刘晓波先生在狱中发布的最后陈述(2009年12月23日),引起普遍非议,归纳起来,大约有下面几点意见:

1.刘先生以一个共产党的颠覆国家罪犯身份,重申二十年前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包括现在代表控方起诉我的张荣革和潘雪晴两位检察官。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2.刘先生在自己的人权,言论权,人身自由被非法剥夺的情形下,强调自己没有仇恨︰“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3.刘先生在中国的民权和民主严重倒退的胡锦涛时代,用大量语言肯定共产党政权的进步︰“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可以说,对外放弃”反帝反修“,对内放弃”阶级斗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得以持续至今的基本前提。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

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4.刘先生甚至在自己被非法和无理拘禁囹圉时,歌颂共产党监狱管理的进步︰“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刘晓波先生对中共作出这些友善的表示和赞颂之后,他申明自己期待中共会给他一个相对公正的判决,如果不能,他会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等待中国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家︰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和亲历,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我也期待这样的进步能体现在此案的审理中,期待合议庭的公正裁决──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裁决.“

结果怎么样呢?大家都已看到,共产党像以坦克回答“没有敌人”的六四学生一样,用十一年徒刑回答了“没有敌人”的刘晓波先生,刘晓波先生又一次以心爱之热去化共产党之冰的努力化成泡影。

现在留待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去看待和评估刘晓波先生在对他毫无仁慈,毫无法纪公正的共产党面前所表现的︰

迂腐,胡涂,书呆子气;

或者

软弱,屈恭,没有骨气;

或者

已经投降共产党,与共产党在唱双簧;

或者

一种近乎宗教精神的忍耐,仁慈,宽容,大度;

或者

一种类似于甘地和达赖喇嘛那样的超政治和短前利益的对人类最终信心的理念和信仰。

显然持前二种意见的人佔了多数,第三种意见也不乏个别,最后两种看法的却廖若晨星。

我想借这篇文章表达个人看法,因为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和因言论被治以重刑,在中国将来的民主发展历史上是一定会被记载的。怎样看待刘晓波先生本人和他的努力,不仅会在中国民主历史上变成一个无法忽略的题目,而且个人觉得,这种看法的宽容和广袤本身就意味着怎样从共产党的二分思维,斗争思维和非白就黑,非朋友就敌人的思维中走出去的必经之路。

【博讯】2010.01.27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