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廖亦武:只有逃出中国才能自由写作

廖亦武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星期三(9月13日)在《纽约时报》载文详述他逃离中国的经过,表示他之所以改变此前坚持不离开中国的初衷,最终在今年7月份经越南河内逃往德国,是由于中国政府在2、3月份中东阿拉伯之春影响下的“茉莉花”行动采取前所未有的严控措施,在全国大规模拘捕维权异议人士。他说,“只有逃离这个叫做中国的巨大的无形监狱,我才能自由写作和出版。”

廖亦武在《纽约时报》载文详述他逃离中国的经过:“我带着有德国、美国和越南有效签证的护照开始行动。我跟西方国家的朋友简短联络之后,关掉了手机。”虽然他在中越边境的小镇里付钱秘密偷渡到越南可谓轻而易举,但廖亦武说,“我有有效护照,我选择通过桥上的边防检查站出去。”

“7月2日上午10点,”廖亦武写道,“我走了不到100米,来到边防检查站。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奇迹发生了,边检官员检查了我的文件,盯着我看了一忽儿,然后在我的护照上盖了章。”廖亦武马不停蹄地抵达了河内,登上前往华沙的航班,再转往德国。当7月6日早晨他步出柏林特格尔机场时,前去接机的德国编辑施乐姆兴奋地直呼“我的上帝!”

廖亦武说,今年初他还坚持绝不逃离中国,选择留在中国继续记录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今年2、3月份,中国政府对中东阿拉伯之春影响下的“茉莉花”行动采取前所未有的严控措施,在全国大规模拘捕维权异议人士,政治异议人士刘贤斌被重判10年、艺术家艾未未被失踪,所有这些促使廖亦武下决心离国出走。

今年3月,监视廖亦武的警察告诉他“在西方出书违反中国法律。”他描写监狱生活的《证词》“败坏了中国监狱系统的名誉;《上帝是红色的》歪曲了党的宗教政策、鼓励地下教会活动。”还警告他,“如果不取消与西方出版社的合约,将负法律后果。”之后,地方当局拒绝了他应邀前往纽约参加笔会世界之声节的出国申请,威胁他如果坚持去机场将会像艾未未一样失踪。

廖亦武说,“我不愿意走刘晓波的路,不想再被投入监狱;我也不希望被高墙外的人们当成‘自由象征’。”他说,“只有逃离这个叫做中国的巨大的无形监狱,我才能自由写作和出版。”他说,“我有责任让世界了解这个繁荣经济幻影背后的真正中国。”

廖亦武说,他做好打算,不似以往向警察提出出国申请,而是整理好行装,带上演奏用的箫、转经钵,以及两本他珍爱的书,趁警察不注意,溜出家门,前往云南。

廖亦武于上星期前来纽约宣传由美国Harper Collins出版社出版的他的英文版《上帝是红色的》。星期二他出席了美国笔会为他举行的演讲会。他将在美国逗留数月。

(作者:纽约特约记者/倪安)

【法广】2011.09.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