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昶玮:中国政治转型系列理论预想之五: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的可能性分析

引言:

因为中国的特有的政治运行模式,使中国当下又到了要发生政治路线的选择与斗争的时刻了。因此近来各个政治派别和势力纷纷发言,试图夺取今后的政治主导权,也就是今后的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政治路线的选择问题。而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政治转型,则有左派的方案:“新民主主义”派的方案;宪章派的路线;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和理性主导社会的政治路线。而鼓吹和支持上述这些政治路线的报纸传媒计有《人民日报》、《南方周末》等等许多官方的和半官方的报纸等,而特别的是《人民日报》等反映高层政治风向的报纸的参加,说明有关的政治路线的争论这一次是真的发生了包括中央高层的不同意见的争论了,而不再是仅仅中低层在那里争论了。

由于具体主张上述路线的人士有的完全在野,毫无权力在握;而有的路线则是反映了高层或者准高层权力人物的倾向;而目前中国社会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对未来的影响力又不可忽视,因此究竟今后到底走什么路线,就是非常错综复杂的事情了:准确的分析起来非常困难。

但是虽然理论上分析非常困难,但也不是毫无线索可寻。因此本人就来一次大胆的全面梳理,来剖析一下究竟中国的未来到底会怎么样吧。前几篇分析了左派、民主社会主义派、新民主主义派和社会主义宪政派上台的可能性问题;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的可能性问题。自由主义宪政派就是包括以《08宪章》为旗帜的自由民主派,和主张实行西方民主国家那种政治制度的自由派人士。

一.自由主义宪政派的政治主张和其政治势力分布

自由主义宪政派的系统政治主张和政治要求集中体现在《零八宪章》内;而散乱的言论和主张则是那些主张学习或实行西方现代政治制度的言论。

自由主义宪政派的政治主张就是要由人民通过民主程序来授予政权以合法性、以宪法来限制政府的权力、不存在永远的执政党、一切以大多数人民的意愿和选择而定、各级政府主要政务官员由定期的选举产生;达到“民有、民治、民享”、立法民主、司法独立、权力制衡、保障人权;军队国家化,军队效忠于宪法和国家而不是效忠于什么政党;结社自由、宗教自由、保护言论的自由;实行自由与开放的市场经济、保护私有财产;建立全民覆盖的社会保障制度,使所有人民均有基本的养老、就业、教育和医疗的社会福利保障;保护环境;联邦共和;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等等。

总结自由主义宪政派的要求和政治主张,可以看出该派的主张与要求,几乎都是那些目前为止被历史和各国社会实践证明是比较先进的那些人文思想和理论所阐述的价值观念等等:这些人文思想观念都是历史上的思想家们提出来的,例如卢梭的民约思想、孟德斯鸠的权力分立和制衡的思想、各个人权宣言所主张的人权保护的思想,等等。这些先进思想经过世界各个民主国家千百年来的实践证实:它们对于遏止政府腐败、保护人民的正当权益、遏止战争与防止对人民的压迫与奴役等等,确实具有巨大的作用与效果,因此都被历史证明是非常先进的价值观念。该派就是要使用这些已经被历史证明了的先进思想价值观念,来改造当今中国所正在实行的这套专制独裁的、腐败蔓延无法医治的、权贵阶级横行霸道鱼肉民众的、一党执政并自己宣称自己永远正确和伟大的、侵犯人权的、践踏宪法和法律的、根本不被任何独立力量制约的,这样一种很是有许多不合理的制度。

自由主义宪政派的势力分布很广,国内知识分子之中支持该派主张的很多,海外知识分子支持该派的更多,几乎大部分海外知识分子都是支持该派的。在工农之间也有一部分有文化的工农分子是支持该派的。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也有该派的支持者。而由于知识分子在现代国家几乎就是舆论和民意的主导势力,因此该派的力量很大。与民主社会主义派、社会主义宪章派和新民主主义派、左派等派的力量相比较,自由主义宪政派的知识分子支持者最多,是当今中国最主要的政治派别了。现在的执政当局也把该派视为主要政治对手。著名的89年政治事件和2008年的《08宪章》运动就是该派和执政当局之间发生的事情,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成为世界媒体强烈关注的焦点。

二.自由主义宪政派的生存现状以及和对手之间的争论

该派有如下几个特点:一是主张自由主义宪政的人士,几乎都是体制外的人士;二是几乎大部分海外中国知识分子都是自由主义宪政派的主张;三是该派很是获得西方民主国家的赞同与同情;四是国内的主张民主的知识分子数量很多,而且大都是该派的支持者:该派在国内获得了很多知识分子的支持。他们的支持者应该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数量最多的,远远超过支持左派、支持民主社会主义派和支持社会主义宪政派的知识分子的数量。

当然了,支持该派的也有部分体制内的人士、部分理论人士和部分工农分子,但数量很少。由于该派获得了国内外大量知识分子的广泛支持,因此在网络上特别是在海外的网络上占据了舆论阵地的主流,是网络舆论第一个大赢家。而这种情况也是符合世界民主国家现在是引导世界的主导势力的这一当前的大潮流和总背景的。

由于该派实际上已经完全主导了网络舆论,而且近来又动作频频,不断的结合世界上发生的大的政治事件大造舆论,包括2008年推出了获得众多知识分子签名支持《08宪章》、中东和非洲近来发生的茉莉化革命的消息传播与评价、议论,等等,使得整个国内的和国外的舆论都被鼓动起来,把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关心中国的人权保护和民主政治转型的事情上来了。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主要是该派独得符合世界文明进步潮流的节拍这一巨大的优势,因此该派是占尽天时、地利和人和三大有利因素,使该派的势力如日中天;虽然是体制外,但却是江湖帮中的第一大派别:被中国执政当局视为第一威胁势力而千方百计的加以防范之。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即执政当局把该派视为主要政治对手之一,对他们大加攻击,称他们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反对四项基本原则”、“西方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打手和代言人”、“反社会主义政治势力”云云。从1989年的6.4事件,到逮捕《08宪章》的发起人之一的刘晓波,自由主义宪政派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的较量一直未间断过。而且自由主义宪政派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的舆论的和政治的较量也已经成为中国政治和中国舆论的事实上的主旋律。

自由主义宪政派的另一个死敌是中国的极左派:因为极左派要恢复毛主义统治和主张全面恢复文革时期那样的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的政治经济模式,全面对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说不”;同时对一切“违背毛泽东思想”的“修正主义”“说不”,全面支持“中东和非洲人民的反帝反修革命运动”,让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亚非拉人民”获得解放,因此视西方民主国家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因此也视主张学习西方民主的自由主义宪政派为死敌:对该派是大打、大骂出手而毫不留情。极左派对自由主义宪政派攻击和批判主要有:“汉奸”、“卖国贼”、“帝国主义的走狗”、“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美特”、“网特”、“带路党”、“《08宪章》事件代表着爱国与卖国两种社会力量的斗争”、“《08宪章》的政治内容完全是重复腐朽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他们所说的自由、平等、博爱、完全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东西”、“《08宪章》是要从根本上消灭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信仰,帮助帝国主义实现在中国和平演变的梦想”、“普世价值派要造反”、“要把中国人民拖入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社会”、还“要牢记齐奥塞斯库和卡扎菲的教训绝不让中国人民重吃二茬苦重遭二茬罪”云云。极左派视自由主义宪政派和当权权贵集团即他们所说的“修正主义当权派”为两大“不共戴天”的主要敌人、必欲“把自由主义宪政派斩尽杀绝”而后快。

可是事实上的效果却是:由于极左派在国内喊打喊杀的,早就引起几乎绝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反感,因此他们如此的叫嚣,反而为自由主义宪政派赢得大量的民心而奠定了基础:这是极左派根本没想到也绝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三.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社会和政治条件

自由主义宪政派能够上台执政的条件和其他的派别如民主社会主义派、社会主义宪政派等都不一样:这是因为自由主义宪政派和体制内原先的意识形态主张差别太大的缘故,体制内的思维惯性对于接受该派抵触太大了。

由于这样一些原因,因此即使发生全国政治协商选择政治道路的情况下也很少有可能选择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而权贵集团在还有其他选项的情况下也不会接受该派;而在实行党内民主的情况下就更不会主动选择该派;也不会有体制内的领袖凭借自己的个人能力力排众议而选择走该派路线。

因此经过各种仔细的分析,我们发现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社会和政治条件必须是现在执政的权力机构彻底丧失权力,即因为社会动乱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的时候,则最大的可能就是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并执政。至于造成政权崩溃的原因,则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例如因为目前的执政当局顽固的坚持当今的这种造成巨大官民矛盾的政治经济路线而根本拒绝改变,于是矛盾愈积愈大,最后造成整个社会的反抗而发生动乱;或者因为台海战争、朝鲜战争等造成军事和政治失败,引发国内经济等矛盾爆发;或者因为再次发生1989年那样的镇压事件因此导致国际经济与军事干预,就像利比亚发生的那样,因为中国国内现在的矛盾如此的之深,可以说是问题成堆纷乱如麻,所以许多事情都不好事先绝对的预测。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由于人民和执政当局之间完全缺乏信任,完全是处于离心离德的状态,因此中国的社会已经非常的脆弱,经受不起什么冲击了。

为什么说经过社会动乱之后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可能性最大呢?这是因为目前在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中间支持自由主义宪政派的人士最多,而海外支持该派的更是占据绝对的优势;而另外一个巨大的因素是台湾的政治制度与该派完全一致:而当中国陷入无政府状态之后,西方民主国家特别是台湾的作用就突显出来了,因此中国必然要走向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道路可以说是没有悬念的事情。

四.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的可能性分析

因为前面我们已经把自由主义宪政派的国内外的支持程度、和他们具体的上台执政的社会政治条件分析过了,因此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机会和可能也就清楚了:依照中国社会内部执政者当前的所作所为和他们所信奉的东西,看来中国迟早要发生和苏联、东欧,以及现在的中东和非洲类似的事情:因为专制当局不愿意和知识分子的民主要求相妥协、当局要一意孤行的和世界大环境相对抗、包括和世界的民主潮流相对抗,因此中国的事情并不怎么前景美好,因此发生社会动乱而陷入政权崩溃泥潭的可能性非常的高;再加上现在苏联、东欧,以及现在的中东和非洲的民主化进程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总的大趋势和大背景,完全是人心所向的问题,而由不得什么人在书斋里设想那般的一厢情愿。因此自由主义宪政派上台执政的机会和可能随着执政当局的一意孤行和执迷不悟,反而可能性是愈来愈大了。

这种情况却是那些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人们的期望所完全相反的结果。套用那些执政者的一句套话就是:“历史的前进是不依人的意志而转移的”,这句话我觉得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

本文的结论是:自由主义宪政派的系统政治主张和政治诉求集中体现在《零八宪章》内。如果现在的执政当局主动选择政治改革和民主政治转型的话,则是体制内的政治派别上台执政的可能性大;而如果执政当局不主动选择走民主的道路,则自由主义宪政派在人民支持下上台执政只是时间问题。

【民主中国】2011.11.1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