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二一○是世界人权日,二○一○年这一天诺贝尔和平奖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颁给中国作家刘晓波。但是获奖人正因○八宪章被中国监禁在狱中,无法出席。不只这样,有些国家的大使也因中国的警告而缺席颁奖典礼,反映的是强调和平崛起大国——中国的文明缺陷——而这正是向它倾斜的台湾统治当局:中国国民党政府,攀附的对象。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蒋经国领导的中国国民党政府,也采取以镇引暴方式,压制在高雄举办的人权日游行,发生美丽岛高雄事件。以军法与司法审判制造了民主的灾难,但也引发民主运动的狂飙。一直到国会全面改选,甚至总统直选,而有二○○○年到二○○八年易党执政的历史。历经三十年,人权被迫害的历史仍然是标榜中国文化的统治权力形迹。

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在中国国民党领导下的美丽岛事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国共产党专政下的刘晓波事件,分别是两个标榜中国文化传统大国在人权日对人权的极端迫害现象。尽管中国国民党的统治作为已因台湾人民的抵抗而被迫改弦易张,但民主的精神并未真正落实,反而表现出迎合中国共产党专制统治以求压倒台湾的倾斜现象。而中国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的前一天,冒出一个孔子和平奖,给了连战这位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一顶奇怪的帽子,伊伊唔唔,琵琶配南胡。

在世界人权日的时际,诺贝尔和平奖的荣光照见中国人权的灰暗,而中国的人权灰暗事实上也反映了在台湾这个相仿国家的历史。景美人权园区正展示着台湾转型正义不充分实现的历史—就在景美军事法庭、军法监牢的旧址,仍然呼喊着淤积在未清算历史的喊叫声。

去看看景美人权园区的展览吧!去看看在中国国民党的戒严统治、白色恐怖时期,怎么逮捕政治异议份子、良心犯?又怎么审判他(她)们?怎么监禁他(她)们?怎么迫害他(她)们?去听听在静寂中政治异议份子、良心犯的喊叫声,不只台湾人,更包括跟随中国国民党流亡到这个岛屿的原中国人。他(她)们原是共同建构这个岛屿国家的力量和良心,却成为牺牲者。让转型正义实现,台湾才能脱离戒严魔咒,让人权之光照耀我们的国度。

(作者李敏勇,诗人)

【自由时报】2010.12.11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