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廷文:从廖亦武“出走中国”谈贝岭与郝龙斌

中国流亡诗人贝岭投书,道出他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请延签函,文化局竟然不理不睬。他要求文化局道歉。

到底是不是因为艾未未被中国政府拘留,写艾未未的台北市前驻市作家贝岭就被北市府暗地刁难?我们不晓得。但文化局拖延回覆贝岭申请,却是事实。这是自由台湾牺牲良心作家向极权中国谄媚吗?郝市府恐怕有大力釐清的必要。因为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正是台湾之所以为台湾、中国之所以为中国的最大区别。

郝市长可能不知道,纽约时报在九月十四日登出中国作家廖亦武的投书:出走中国(Walking Out on China ;http://www.nytimes.com/2011/09/15/opinion/walking-out-on-china.html),叙述他由云南经越南逃亡到德国的过程。他为什么要逃亡?因为中国当局得知他的书将在美国、德国、台湾出版时表示:“在西方国家出版是违法的,你的书破坏国家声誉”;他受邀参加PEN World Voices Festival,申请出国,被公安邀去“喝茶”说:“你若坚持参加笔会,一到机场就会被捕,变成下一个艾未未。”廖亦武在投书中很明白的说,就是为了出版与言论的自由,以及让世人看到中国的真相,因此决定“出走中国”。

这次贝岭事件之所以引起媒体关注,因为台北市府的态度令文化界怀疑,和贝岭写哈维尔和艾未未有关。这两位,可是中国的眼中钉!逻辑继续推论下去,岂不就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喜欢的作家,台北市政府就不能喜欢?这是新版“中华台北”吗?

台北市府如果轻忽贝岭延签事件,有一天,当贝岭投书到纽约时报时,甚至国际文化界开始主动追究此事件时,恐怕台北市形象受到的伤害,耗资一百多亿的花博办个十次,也补不回来!

刘晓波入狱时,台湾出版业者专访廖亦武问起:“我们能干嘛?”廖亦武回答:“根本不用指望你们台湾人!”(请google“访廖亦武:我不过想写得自由而已”)廖亦武在暗示国民党越来越像共产党吗?一叹!

(作者为医师,译有《人道危急》)

【自由时报】2011.10.0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