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流亡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Peter Englund/瑞典文学院院士,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
Per Wästberg/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主席、国际笔会荣誉会长

刘霞的厄运来自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博士吗?二○一○年十月八日,诺贝尔和平奖公布之日当晚,她失去了自由。迄今,她被软禁在家已逾三年。刘霞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画面几可定格,那是她的友人清晰描述的情景:二○一三年十月初的某个下午,当她们在刘霞那门禁森严、便衣警察不时巡逻的(公寓社区)海淀区玉渊潭南路九号楼下呼唤“刘霞”时,她或许因听到而打开寓所窗户,站在窗前,遥望。友人向她招手并大声地问她:“晓波怎么样?”

她在哭,她回答:“晓波是我们家情况最好的了。”然后,她望着被挡在住宅大门外无法上楼的友人们啜泣。

这简洁却令人心碎的回答,其中饱含太多的讯息。作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政治犯刘晓波妻子的刘霞,自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刘晓波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被移送至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后,每月一次,刘霞再度开始从北京至锦州监狱五百公里的往返之行。每月下旬,刘霞由警车“护送”、偶尔以火车包厢式“看管”,在警方的“陪同”下完成这月复一月的探夫之旅。每次,只能与丈夫相聚半个小时。

就我们所知,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前的近两年囚禁中,刘霞和刘晓波在会面开始时还能相互拥抱,甚至可以隔着桌子拉着手在狱警监视中对话。可是在近三年中,刘霞虽仍能每月探监一次,但过程受到警方严密的监控,狱警愈发频繁地中断他们的对话。除了问候及询问刘晓波的身体状况外,夫妻间已不能说更多,多数时间,他们只能彼此凝视对方。

两年多来,刘霞一直无法当面交她写给丈夫的信,之后,她转托律师代交亦遭狱方拒绝。近三个月以来,甚至连律师申请会见刘晓波也遭拦阻。一年前的一次探监中,当刘霞想告知曾是文学批评家的丈夫,莫言获得了二○一二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时,她刚说出“莫言”两个字,狱警就切断了他们的谈话。所以,在狱中的刘晓波,既不知道莫言获奖,也不知一直供予刘霞生活开销、并负责传递刘霞及刘晓波有限狱中讯息的妻弟刘晖,已于二○一三年八月十六日,被加之以商业“诈骗罪”,判处了和自己一样长的十一年刑期。

而刘霞被“国家”特许的每周一次由警车接送与父母及兄弟的聚餐,亦因弟弟入狱而变得残缺。近半年来,她除了要面对年迈的父母,还要安慰跟自己一样受到丈夫入狱十一年遽变打击的弟媳。

刘霞患了冠心病,且心绞痛不断发作,但她不能自由就医,无法得知自己的病况,更谈不上必要的治疗。令人堪忧的是,她失去了进食的欲望,不单是食欲消退,而是厌食,她仅能依靠书籍、香烟和红酒,聊以打发孤独无尽的时光。

二○一三年六月,北京警方正式通知刘霞,她不能在中国举办任何个人摄影和绘画展览。作为一个艺术家,她画的二十多幅油画,只能秘密地搁置在友人处。她家中的电话及她的手机早已被切断,她也不能上网收发电邮。她目前能做的,或许仅仅是一次次地站在春、夏、秋、冬的寓所窗前,盼着再一次看到朋友在楼下和她招手。

刘晓波博士迄今已三次入狱,另有一次被国家以“监视居住”名义羁押八个月。最近一次自二○○八年十二月八日开始,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再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早在一九九八年,刘霞就曾以痛彻骨髓的诗句隐喻着前往东北大连探望再次入狱的刘晓波的经历:

驶向集中营的那列火车
呜咽地辗过我的身体
我却拉不住你的手

二○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刘霞因获准旁听她弟弟被起诉的法庭审讯而获数小时短暂的自由,那天,她昭告世人:“如果别人说我自由了,告诉他们,我没有自由。”

自二○一三年六月迄今,因为被长期软禁在家,刘霞的精神和身体渐至可承受的极限;她正在失去描述自己状况的能力。

我们迄今唯一可以看到的刘霞被软禁前的最后影像,来自一段她为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成立五十周年而制作的录影讲话。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在日本早稻田大学举办的“为刘晓波自由而呼吁”活动中,这一录影讲话曾向逾千名听众播放。当时,聚光灯聚焦在刘霞那面无表情的苍白面容上,她的声音低沉、缓慢,会场上静得令人窒息,与会者缄默。刘霞最后的一段话令人潸然泪下:

在一九九六年十月八日到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晓波被劳教三年期间,我给他写了三百多封信,他给我写了二、三百万字,几经抄家,他的文字基本消失。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刘霞的处境令人极度担忧。但她的不幸很容易被只关注着她身陷囹圄丈夫的国际社会所忽略。而由于患上了重度忧郁症,她开始渐失生活下去的意志。这一切,让我们怀疑她能否等到刘晓波出狱的那一天。

她需要这个世界伸出手来搭救她。

我们郑重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还刘霞以自由。这些自由包括:接听电话的自由,接发传真、上网及收发电邮的自由,外出购物的自由,去餐馆吃饭的自由,随时探访父母及会见友人的自由,选择医生就医的自由,与丈夫相互阅读对方信件的自由,以及,在中国及世界各地举办摄影展及画展的自由。

刘霞不是政治犯,她只是政治犯的妻子。所以,我们在这里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请不懈地在每一个可能和中国政府会谈、见面、互访的场合,吁请中国政府立刻还给刘霞基本的公民权利。

我们也吁求世人,尽一切可能关注她,为她呼吁,直到她自由!

【自由时报】2014.02.10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