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垄断“救灾”正是独裁之灾

在刚刚过去的大雪灾中,灾情波及十八个省区,受害人口高达二亿,但在中国媒体上,严重失职的官权却始终是救灾的唯一主角,全不见任何民间组织或临时组织起来的群体救灾行动。特别是当胡锦涛和温家宝亲临第一线之后,出现在媒体上的灾民们,都配合着官权救灾主旋律,没有质问,没有不满,没有批评,只有满口颂歌,满脸感动。感恩戴德之余,还要表示为党为国分忧的决心,一定不辜负总书记或总理的关怀、期望和鼓励,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共政权的霸道,不但作恶无数,还要垄断所有“善举”。它要垄断政治权力而决不允许民间分享,它也要垄断社会性权力而决不允许民间自治,即便政府的腐败无能,使每一次自然灾害都会变成人祸,独裁者也决不会让民间进行有组织的自救。

在自由国家,慈善大都归民间,大到几百亿美元资产的基金会,小到每个公民的捐款,全部由民间自己筹集、自己管理、自己支配。而在中国,慈善也归政府,民间无权染指,民间捐助也要集中到政府的中华慈善总会。问题是,独裁政府没有信誉,无法筹集到大规模的慈善捐助。而且,政府慈善机构又不能善用民间捐助,致使那点儿可怜的民间捐助被浪费。

在此次大雪灾中,民间救助活动近乎空白。难道中国人就那么没有同情心和互助精神吗?非也!大灾难中民间自救的空白,源于民间自组织的匮乏,而民间资源没有组织化,民众就是分散的原子性存在,个人的利他精神无法转化为大灾难中的救灾力量。所以,民间即便有心,也无能为力。

中国宪法虽然明文规定“结社自由”和“新闻自由”,但独裁党决不允许独立的民间社团和新闻媒体的存在。恰恰相反,中共一直对民间组织进行严格的管制和打压,以至于,中共甚至不惜公然违反宪法而把“颠覆国家政权罪”写进《刑法》,专门为了打击民间的政治性组织。当下中国的民间组织,要么受当局操控,成为政权的统战花瓶;要么被当局镇压,成为阶下囚;要么走向官商匪一家的黑社会,九十年代中期以来,黑社会化迅速蔓延,已经成为重大社会公害之一。

独裁政治必然是“恩赐政治”,垄断慈善事业和救灾,既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恩人形象,也是为了让民众养成凡事依赖政府的惰性。正是这种政府包揽一切的独裁体制,压抑了民间的创造力,扼杀了国人的同情心和利他精神。富豪们有钱无处捐,百姓有劲无处使,大量民间资源被闲置被浪费。久而久之,对他人苦难和公益事业,国人变得冷漠麻木,所谓“只顾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以至于,鲁迅笔下的“看客”变成国人缺乏公益心和同情感的典型形象。

独裁程度越高的社会,个人就越分散越孤立,社会的一盘散沙状态就越严重,民间就越容易被权力操控,越无力向独裁政府挑战,越缺少自救互助的能力。所以,独裁政府最希望面对分散而孤立的个人和一盘散沙的社会。而一个国家的真正强大,不在于一个独裁政府的权力之大,而在于民间之大,只有建立起一个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才能使民间社会发挥出组织化的惊人力量。

在此意义上,垄断“救灾”,正是独裁之灾;垄断“善举”,也是独裁之恶。

2008年2月13日于北京家中

【苹果日报】2008.02.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