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魏京生获萨哈罗夫人权奖的启示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最后一次看见魏京生,是一九七九年在北京的监狱里。他被中国政府判了十五年重刑,只是因为他在民主墙运动中批评了邓小平和中国政治,那时他刚刚熬过一年多一些的牢狱岁月。我也正在服我十年多的刑期的最初岁月,我被判刑也是因为在民主墙所从事的政治活动,还有组织救援被中国政府称为反革命的魏京生。这最后一面给我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他当时被剃了个大光头,面容较瘦而且很白。我俩已经有一年多未曾见面了,他以手势和面部表情向我打招呼,但我高度近视的眼睛却混然不觉,直到擦身而过时我才猛然一惊:这难倒会是魏京生?悠悠十六年过去了,这最后一面始终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里,并带着未能善加利用的遗憾苦涩。我想这一印象会一直留下去,留到有一天中国争取到基本人权,我和魏京生可以在北京自由相聚的时候。

今天,欧洲议会颁发魏京生萨哈罗夫人权奖,我既有欣慰亦有悲忧。中国政府一直企图压制诬蔑魏京生,采用封锁真相和歪曲事实的手法,中国政府尤其恼火魏京生获得国际重要奖项。但是世界毕竟不同于以往了,魏京生所争取的人权民主活动还是在国外广为流传开了,并得到了同情、尊敬和支持,魏京生获得萨哈罗夫人权奖就是证明。把萨哈罗夫人权奖给予魏京生,不仅仅是在奖励他对人权民主的坚定不移,他的勇气和骨气,同时也传递给中国争取人权民主的人一个很有力的信息,就是国际上对你们有了解、同情和支持。特别有意义的是在目前这个时候,国际社会由于经济贸易的需要,对中国侵犯迫害人权的关注和压力减弱下降,中国政府肆无忌惮的迫害镇压异议人士的时候,欧洲议会这一奖项特别有意义,正在孤军奋战的中国异议人士将深受鼓舞和大有帮助。但是在这得奖的日子里,我也悲忧的看到,象时光停滞了一样,魏京生仍然与我十六年前和他狱中相见时相同,又被孤独的关在狱中苦熬着漫漫时光。而且也不是魏京生一个人在遭受剥夺言论和囚禁的痛苦,为了理念象魏京生一样遭受迫害的大有人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关了许多重要的人权民运活动分子。象我的弟弟刘念春,一个为工人争取权益的工运人士,在北京被关押了;象陈龙德、王东海、刘晓波、傅国涌、姚振祥等等,我在这里只列举很少几个人,他们都是非经审判即被关入了劳改队;在最新一波的迫害中,学生领袖王丹更被判了十一年重刑,郭海峰也被判了七年徒刑。他们所以落入监狱,不过是追求自己的理想。在中国监狱里,从西藏的拉萨到比邻香港的深圳,都关了许多仅仅是和平的依法的表达自己人权民主理念的人。

中国政府坚持迫害压制人权的一个经常说法是,人权民主是西方的价值观念,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和现实的需要。这一说法显然不真实,而是为了维护统治,缺乏智慧远见又极端自私的说词。我和魏京生一起在民主墙争取人权民主的时候,不要说出国甚至还不敢想象有出国的机会,而且魏京生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但是我们始终相信中国需要人权民主,并且不畏艰险的想说服中国的领导人,使之接受人权民主和现代化是可以共容并进的观念。我十分清楚魏京生几次出入监狱,经受了漫长的痛苦和严重摧残,却锲而不舍追求人权民主,是源于他对中国社会的观察了解,是他对民众横遭暴虐侵害的思索,并总结提炼出了人权民主是改变这种不公的唯一途径。我们坚信人类的普遍价值和尊严,是人的共性并不为国界所割裂,而且也应该为所有的人享有。所以在中国也并非只是我和魏京生等极少数的人,否则就不会有成千上万人积极投入的民主墙和八九年的民主运动了。

中国政府必须了解,它如果想赢得国际社会的平等对待和尊重,它也一定要尊重维护它的公民的尊严和权益。继续不顾一切侵犯本国民众的人权,只图眼前的短暂的政治上经济上好处,以专制暴虐的统治使本国民众生活在耻辱、痛苦和伤害中,固然是中国民众的不幸,就是对人类安全与和平也并非福音。而且中国有十二亿人口,国际社会不能对这里恶劣的人权状况视而不见。我期望欧洲议会颁奖给魏京生,在国际社会有提示和启发作用,从而有更多的力量和方式帮助支持中国的人权民主运动,促使中国的人权民主也能跟随经济发展。

1996.12.4

【北京之春】1997年1月号-封面主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