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希:被失踪、被自杀成为中共戕害公民的常态——抗议中共当局拘捕刘晓波先生

2009年6月2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据公安机关侦察掌握,近年来,刘晓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刘晓波先生的夫人也于24日上午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的逮捕通知:“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于2009年6月23日11时由本局执行逮捕,现拘押在北京市看守所。”

刘晓波先生自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至此失去自由半年多,终被专制独裁的中共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期间刘晓波先生被关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秘密地点“监视居住”,其夫人也只获准与其见过两次面。

2008年12月9日,《零八宪章》一经公布很快引起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而此之前的12月8日,得到风声的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人张祖桦先生、刘晓波先生进行了迫害,张受到北京警方12小时的传唤并被前后两次抄家,最后取保候审;刘被警方抄家并拘押。

提出了“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财产保护、财税改革、社会保障、环境保护、联邦共和、转型正义”这19点基本主张的《零八宪章》针对当下中国一党专政、公民无自由无人权的现状,为中国的变革谏言谏策,并向全体中国公民发出理性而温和的呼吁:“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却遭到一向害怕民间崛起的中共的严厉打压。各地的众多签署人不断被喝茶、被骚扰,中共至死不改专制本性,企图永远奴役公民。

20年前,中共残酷镇压天安门广场请愿的学生;20年后,中共继续压制民间呼吁民主改革的浪潮。20年前,刘晓波先生义无反顾地支持六四学生的民主运动,以“反革命”罪被捕并被开除公职;20年后,刘晓波先生参与起草并发起《零八宪章》以促中国之变革,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然而,20年前,广场上的血雨腥风,我们不会忘记;20年前,刽子手对年轻生命的戕杀,我们会永远铭记。20年后,《零八宪章》为渴望自由民主的公民所认同和践行;20年后,刘晓波先生再次因言获罪,再次证实了中共的无耻和变态。

近年,中国的群体性事件接连爆发,中共当局不反思却一味掩盖事实为自己遮羞,并一再混淆视听将罪名抛给“反华势力”,继续它的愚民伎俩。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一些持不同政见人士、维权人士就会被失踪、被旅游、被喝茶、被监视,这个与公民对立的政权似乎时刻处在高度恐慌之中。前有瓮安公民李树芬被自杀,后有石首公民涂远高被自杀;前有高智晟律师被失踪,后有“有罪而免于刑罚”的抗日女邓玉娇被失踪。于是只要是跟中共官员沾上关系的事件,就总有受害公民被自杀、被失踪,总有公民群体被不明真相、被犯罪分子挑唆、被反华势力利用……被失踪、被自杀俨然成了中共戕害公民的常态。瓮安的火烧警车、政府办公楼是中共当局逼出来的;石首的砖头酒瓶对抗武警也是中共当局逼出来的。众多原本忍气吞声的公民被逼抗暴了、被逼觉醒了、被逼维权了,看样子中共政权总要亡在自己手里,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

可是只要还有一点喘息余地的中共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不顾各界督促释放刘晓波先生的呼声,仍旧一意孤行实施拘捕。不顾网民的强烈反对,中共当局要求自2009年7月1日起所有出售的电脑都必须装有“绿坝”软件,美其名曰“花季护航”保护未成年人健康上网,实为监控公民上网的窃取隐私的流氓软件,被网民蔑称为“驴霸”,并号召全民抵制预安装绿坝。同样的,搜素工具Google也被中共当局以传播色情为由进行谴责,并被央视搬上《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Google的Gmail软件遭到封锁。以说谎放屁着称的央视在《焦点访谈》中采访其内部实习员工高也作为大学生的代表来控诉Google,可笑的是被网民识破,高也遭人肉搜索,名声大臭。中共企图以控制网络来切断公民获取各种信息的渠道恐怕难以成功。

在绿坝过滤软件的争议后,北京市政府又宣布,2009年年底前将组建万人网络志愿者团队,负责监控不良网站动向,同时将要求所有网站主办人或版主必须以实际名字进行登记。可见中共当局已视网络为洪水猛兽,不断投入大手笔监控网络干涉公民隐私,公开地限制网络自由、公开地侵犯公民言论自由、甚至公开地强奸、戕害每个公民,中共在罪恶的道路上正越走越远。正如有论者分析的:“中共用逮捕刘晓波和关闭Google告诉全世界:中共在政治前途上选择了堵和封锁的愚民道路,而决不走改革和疏导的民主之路。”

中共当局种种倒行逆施的行径已经昭示:我们只有起来维权才能保住最后的一点尊严,甚至生命。今天邓玉娇被失踪,明天就可能你自己被失踪;今天涂远高被自杀,明天就可能你自己被自杀;今天刘晓波先生被拘捕,明天就可能你自己被拘捕。一个疯狂的政权能干出任何疯狂和不可理喻的事情来。请你加入为受难的刘晓波先生抗议、呼吁的行列中来,为了一个看似与你不相关的人维权,其实就是在为你自己维权。

自由、人权都需要自己起身争取。不要忘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屠杀、不要忘了六四屠杀……在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者德国新教教士马丁·尼莫拉的一道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当为自由鼓与呼,请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数。

【民主中国】2009.06.2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