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宝:胡锦涛发配刘晓波

“六四”前夕,为了削弱刘晓波在民间的影响,胡温当局将其发配到他的家乡辽宁锦州监狱。这激起了民间的反弹,民间普遍认为,不管当局如何处置刘晓波,仍然无法撼动他在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中的领袖地位、在民间的声望以及在海外的影响。

海外媒体给知识精英话语空间

半个世纪以前,在那“黑暗的年代”里,鲁迅先生的文章还允许发表在国内的《新青年》等杂志社,民国政府还允许筹办《新生》、《萌芽》、《前哨》、《十字街头》、《译文》等重要文学期刊,从而奠定了鲁迅“五?四文化先驱”的地位。他的杂文“如匕首,似投枪”,他是当之无愧的“民族魂”,甚至连毛泽东都称赞他为“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是“中国现代第一等圣人,而他自己则不算”。

但是,正是称赞鲁迅的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五。七反右”、“文化大革命”等无数次的政治运动,将鲁迅的追随者投进了监狱,一步一步收紧了言论空间。历史进入二十世纪末,以刘晓波为代表的知识精英们的言论空间反不如鲁迅那个时代了,特别是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大陆媒体成了御用文人煸情的天地,献媚的场所,许多真相被掩盖,真知灼见被扼杀。以刘晓波为代表的独立知识分子只能通过网络传递到海外如香港、美国等地的媒体发表。

刘晓波是中国当代鲁迅

从“六四”前后到二○○八年的二十多年,刘晓波用文字“不停地说”,从《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到《向良心说谎的民族》,从《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到《○八宪章》(起草人之一),他用良心说话,他用思想启迪众生,他的苦口婆心,他的真知灼见换来中国民间大众的觉醒,却没能换醒麻木、冷漠的当权者,二十年来,他留下几百万字的文字。他犀利的思想与观点几乎都发表在海外的主要媒体,其中,《争鸣》、《动向》在前后二十年里,几乎每月的期刊都发表了刘晓波的文章。他的文字甚至于比鲁迅的文字还要犀利,思想还要深刻,他殚精竭虑、不避艰难的呐喊只为知识分子的使命,他理性地批评只因诊断出中国深层次的危机,他看透了中共骨子里的虚弱,狼子一样的野心,他清醒地认识到,专制与独裁都没有好下场,他的政论文是新时代的匕首、投枪。

虽然民间拥戴他,但当权者对他恨之入骨。二○○八年,当权者将其关进监狱,并不顾全世界爱好和平与自由的人民的反对,将刘晓波判刑十一年。刘晓波笑傲那一纸判决,他竟然以《我没有敌人》来做最后陈述。他的观点很明显:中共当权者不配做我的敌人。

刘晓波们传递中国危机意识

西方历代的社会思想家、哲学家大多数是揭示人性之恶、报道人类危机的“乌鸦,”正是有了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黑格尔、尼采等思想哲人的不断“哀鸣”,才有今天西方社会的繁荣与文明进步。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统治者自古以来喜欢喜鹊,讨厌乌鸦。千百年来的文字狱,将中国知识分子的天职早已改选成为王权神授佞巧善噪、歌功颂德的犬儒,而以鲁迅、胡适为代表的“先知”们在二十世纪初的哀鸣与刮噪,可以说开创了中国历史的先河,这才有“五。四运动”的文明成就。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以刘晓波为代表的知识群体深感责任重大,他们不时发出中国社会能源危机、生态危机、人口危机、信仰危机、分配结构危机等深层次危机的呼声,他们对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末世衰微的哀唱,可谓苦口婆心,并且诊断出种种良药,以《○八宪章》为主的一剂“良药”虽然苦口,但不啻是最好的偏方,以胡温为代表的“病人”们并不愿意服下这剂偏方,并且不惜代价地制造种种冤狱:先是将刘晓波收监判罪,并不择手段地打压、威吓、监控签署《○八宪章》的知识分子。

胡温头上的悬剑

按照联合国有关标准,基尼系数○点四─○点五表示“收入差距较大”,○点五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而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丛亚平和李长久在《经济参考报》发表的文章则称:我国基尼系数已从改革开放初的○点二八上升到二○○七年的○点四八,近两年不断上升,实际已超过了○点五。这是目前为止对中国基尼系数最为严重的估计。这无疑于悬在胡温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谁不知今年四月份以来的六起校园无理性凶杀案的诱因?君不见深圳富士康短短两个月里发展到“十二跳”自杀?君不闻北京上访村、各地政府大门里层出不穷的上访者的哀嚎?

胡锦涛近年来数度点名“三大担心”──西藏、新疆和贫富收入巨大差距的问题,虽然看清楚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但只是停留在嘴上,他们对于地方权贵的贪婪、残酷、掠夺却无可奈何,对官商黑恶的政治体制视若无睹,对于因分配不公而造成的严重社会危机没有任何举措,手段是软弱的。

面前这些严重的社会问题,其出路只有开放党禁报禁,还政于民,认真吸取刘晓波们的意见、见解。但是,恰恰相反,胡温执政以来,视批评意见为洪水猛兽,视刘晓波们为讨厌的“乌鸦”,一直认为中国社会不安定因素来自于异议的声音,强硬打压表达不同声音的知识精英。先后对全国各地数十异见人士判罪,判罪的依据无一例外地都是《刑法》的恶法条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胡温对刘晓波们应有的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权茫然不知所措,甚至滥加亵渎与摧残,是引发中国更深层次危机的祸根。

人类历史早就铁定地证明:压抑从而丧失社会危机意识,其实就是压抑、摧毁人类文明进步的原动力,胡温体制剥夺刘晓波们表达自由观点的权利,其实就是扼杀人类文明新生儿的“奶母”。

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争鸣】2010年7月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