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PC】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1(独立中文笔会2010年9月26日东京讯)独立中文笔会和大赦国际日本分部、美国笔会昨晚在日本东京联合主办“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参加即将于今日至30日举行的国际笔会第76届代表大会的世界各地先期到达的代表和嘉宾、当地听众和媒体记者约70多人应邀出席。到会者包括: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玛莉安·博茨福特·弗雷泽(Marian Botsford Fraser),国际笔会理事克里丝汀• 舒尼德(Kristin T. Schnider)、崛武昭、杨炼,维吾尔笔会会长凯撒,日本笔会秘书长井出勉,韩国、捷克、丹麦、瑞士德语笔会、加拿大、比利时等笔会的代表。作为主办者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笔会代表团成员有来自德国的会长廖天琪、香港的副会长潘嘉伟、英国的理事马建、中国广州的网络工作会员会协调人野渡、瑞典的狱中作家会员会助理协调人小乔、日本的狱中作家委员会委员王进忠和会员赵南。到会采访的媒体有BBC、自由亚洲电台、日本《朝日新闻》、《每日新闻》的记者。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2演讲会在早稻田大学附近的早稻田奉仕园会馆的自由厅召开,由大赦国际日本分部代表北井大辅主持,昨天晚上六点开始举行,廖天琪为引言人,潘嘉伟、马建、杨炼、野渡为演讲人。

廖天琪以影像资料介绍了独立中文笔会,包括宗旨、结构、相关活动和狱中作家救援项目,特别提到目前已超过会员总数一半的中国大陆会员所处的写作自由受侵犯的困境和抗争的勇气,而本会前会长、荣誉会长刘晓波因参与起草和联署《零八宪章》和几篇文章被判11年重刑的案例,就是对中国大陆现状一个典型说明,需要我们的不断关注和声援。廖天琪在演讲后还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的采访。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5潘嘉伟重点介绍了刘晓波案情及国内外舆论反响,包括《零八宪章》其他签署者在刘晓波被捕后的不断声援——如沙叶新、张祖桦等41人联署发表《我们和刘晓波不可分割》和于浩成 、张思之等165人联署发表《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全世界作家何各国际人权组织的多次联名呼吁,美国、欧盟等民主国家政府、议会以及联合国人权专员表示关注和要求释放的声明和决议,尤其是他所在的香港团体和民众的持续抗议和声援活动。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4马建介绍了刘晓波自1987年出版《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以来 的十几本著作。刘晓波在1988便获得了文艺学博士学位,也是中国大陆最早的文学博士。在八十年代他就以大胆批判文学界的腐朽麻木而被称为“文坛黑马”,成为八十年代最有影响力的青年评论家。但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改变了他的人生和写作方向,他从文艺批评转向了社会批评和政治随笔评论。以《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为界线,分为八十年代是美学和文艺理论建树期,和九十年代的反思及政治批评理论实践期。其中由于多次入狱而被迫中断写作。马建用幻灯列出了刘晓波每部著作的封面和简短说明,然后在结语中说:“一个因写作而入狱的国家是令人不安的,一个靠消灭思想维持的社会更是令人不齿。作家应该有文学创作的领域,也应该有发表言论的空间,两只翅膀缺一不可。是的,极权可以暂时消灭思想者,但没有了思想就面临一个危险的黑暗时代,和平与文明是不会光临的。”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3杨炼介绍了作为诗人的刘晓波及其诗歌。刘晓波早年以文学评论家出名,后以政论家著称,作为诗人则不大为人所知。杨炼介绍说,其实晓波在年轻时就爱好诗歌,1978年在吉林大学中文系上学时与六位同学组成“赤子心”诗社。他的妻子刘霞是一位摄影艺术家和诗人。1996年,两人刚结婚不久,刘晓波就因发表异议文章被判劳动教养三年,他和妻子通信数百封,以诗唱和。1999年,刘晓波被释放后,两人将这些诗歌整理出来,2000年在香港合出了一本诗选。刘晓波的这些诗歌初读时似乎有点柔弱,会觉得不大够劲,但这是他在被关押中给妻子所写的诗,细读下去就会发现他在柔情中所体现的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精神,有以柔克刚、以弱胜强的意境。杨炼朗诵了他的四首诗《给妻子》、《狱中的小耗子——给小霞》、《雨中的我——给霞》、《夜晚和黎明–给小霞》:“独自睡去的夜晚/格外寒冷/黎明前的孤星更显无情/尽管有床头的橘黄色灯光……把灯熄灭吧/让烟独自燃烧夜的寒冷/把酒泼向窗外的夜/让黑暗醉倒呕吐出另一个黎明/一个也许会有消息的黎明”。杨炼还朗诵了自己的创作《流亡之书》。

声援刘晓波等中国作家演讲会在东京举行6野渡是来自中国大陆的《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介绍了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作用和影响,以一些生动的事例说明了中国民间社会的现状以及异议人士、维权群体的处境。他提到,《零八宪章》发布后民间抗争的形势出现的一些新变化,比如在中国大陆目前流行 “被喝茶”和“围观”两个新的流行词。“喝茶”之前加“被”当然是指被迫与公安局国保或国安人员打交道,说明了当事人日常生活中遭骚扰的无奈困境,但现在成为说话者的一种自豪,还建立了“喝茶网”,没有“被喝茶”反而是一种缺憾甚至耻辱了。“围观”本是一向形容中国民众不参与社会活动却热衷看热闹的概括甚至贬词,而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抗议当局的群体事件比如时,往往以大多数人只是 “围观”来缩小该事件参与者规模。但是,民众也就正好利用这点来降低参与群体抗争的风险,比如很多人到法庭外去声援受审的异议作家、维权人士——在网上自豪地说:我今天去“围观”了! “被喝茶”时对警方说:我只是在那里“围观”呀!(听众大笑)人们在网上还经常交流“被喝茶”与“围观”的经验。野渡还提到国内数百多位知识分子、律师、工人、农民等联署给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公开信,呼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

演讲会进行了三个小时,使用中、日、英三种语言,气氛热烈,演讲者和听众都感到时间太短太快,言犹未尽。另一演讲人、美国笔会会长克瓦米·安东尼·阿皮亚教授(Kwame Anthony Appiah)本来计划介绍他提名刘晓波争取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情况,可惜因班机误点数小时,赶到时刚好散会,不过他将本月29日晚在国际笔会代表大会庆祝狱中作家委员会成立五十周年的活动时演讲。

此外,先期到达东京的独立中文笔会代表廖天琪和小乔,当天上午参加了日本笔会举办的“儿童文学讨论会”。廖天琪在会上发言说:笔会应支持中东战争地区的儿童读更多的具有想象力和美感的读物,不要让他们手里拿着玩具枪支玩杀人的游戏。两人还参加了下午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廖天琪在发言中介绍了与澳大利亚悉尼笔会的翻译合作项目,简介了刘晓波案的现状,感谢国际笔会和许多笔会的支持,请大家继续关注刘晓波案。

国际笔会是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致力推进世界各地作家间的友谊和理性合作,为言论自由奋斗,代表世界文学的良知。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的145个分会之一,抗议中国当局对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监禁、骚扰、监控,致力于结束中国对互联网的监控和对自由写作的种种限制。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和维护言论自由以及“因作家畅所欲言”活动的更多信息,请参见
http://www.chinesepen.org。

【独立中文笔会】2010.09.2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