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前夕,中国当局进一步打压支持刘晓波的人士。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维权律师滕彪、资深记者高瑜等,被强迫离开北京,对外通讯亦被截断。而在北京被软禁的人士,从周四起完全禁止外出。当局又发动舆论机器,大肆抨击诺委会颁奖给刘晓波。

中国外交部周四的例行记者会上,记者一半的提问都是有关刘晓波获奖一事。发言人姜瑜表示,刘晓波煽动他人签名意图推翻中国政权,是危害国家政权。姜瑜:“刘晓波的问题已经脱离一般性的评论言论的范畴,属于具有现实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对危害本国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的犯罪行为依法判处刑罚是世界上多数国家的通行做法。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以双重标准对待中国的司法制度。”

姜瑜又重申,中国人民以及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都不支持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她强调任何人以刘晓波事件向中国施压都不会得逞。

她说: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是不支持诺委会的错误决定。诺委会的任何做法都无法改变刘晓波的犯罪事实,任何企图利用此事向中国施压阻挠中国发展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被问到刘晓波妻子刘霞为何被当局软禁在北京家中,姜瑜指,外交部不是主管部门,亦不确定刘霞被软禁的消息是否真确,要求记者不要再追问。

与此同时,当局又发动舆论机器。官方新华社周四发表文章,批评诺委会的决定。文章引述专门研究诺贝尔遗嘱的挪威律师赫弗梅尔说,诺委会本应鼓励以对话及沟通,促进中国的民主和法治,但今年的诺委会不是寻求合作对话,而是挑起争议及制造敌意。2010年的和平奖反映他们以西方家长的作风行事,及他们的冷战思维。

文章又引述大陆法律学者的意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高铭暄表示,将和平奖颁给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刘晓波等人,反华意图明显,政治目的不言而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倪峰说,一些西方国家把他们的人权标准加给中国,给中国和世界造成混乱。

北京除在内部发动舆论攻势外,亦封杀外来的资讯,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驻上海记者报道,英国广播公司及挪威电台的网站,在大陆已被屏蔽,相信与他们刊登和平奖的消息有关。

打压刘晓波支持者方面,在颁奖礼前夕进入疯狂状态。前《北京经济学周报》主编高瑜,连同她行动不便的丈夫,周四被国保带到北京的郊区。高瑜的儿子赵先生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国保要求母亲这两天不能外出,母亲不同意,他们遂把父母二人带离北京,相信要等和平奖颁奖礼结束后,才能回来。

他说:不让我妈这两天出去,我妈不干,就说把她带到外地,就北京周边,说要11号才回来。

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周四在其推特上发文,指他刚在任教的单位上完上午的课后,随即被国保强行送到北京外的延庆县看管,到周日为止。记者多次致电滕彪的手机,但都是传来“暂停服务”的录音。

有份发起草拟《08宪章》的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周三前往探望父母期间,公安要把他带离北京,但遭张祖桦坚决反对,公安才表示向上级请士后再决定。而他的电话及网络服务,从周二起已被截断。记者周四多次致电其手机,但一直是关机。

已被软禁多日的北京维权人士查建国表示,越临近颁奖日,气纷就越紧张。国保周四上门告知,因和平奖颁奖礼的关系,这两天完全不准外出。

他说:今天专门来我家跟我说,今明两天不能外出,明说了,就是因为刘晓波获奖的事,他们是反应过度,我们出去又能做些甚么。

志愿机构亦因刘晓波受当局打压,协助艾滋病患者的益仁平中心负责人于方强周四被公安传唤。于方强对传媒表示,公安问他对刘晓波获奖的感受,并警告他不要外出参与活动。

而北京爱知行的律后黎雄兵对本台国语组表示,周三有数名国保及税务人员到爱知行办公室问及受知行的税务问题,并指爱知行涉违法,要求他交出爱知行相关材料,公安指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在外面,黎雄兵代理爱知行的工作阻碍他们调查,要求他辞去所有职务。

另外,香港公民党及关怀中国,于周五和平奖颁奖日,发起声援刘晓波的行动。在街头派发白菊花,寓意争取中国民主自由,并收集市民签名,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及其他政治犯。

(记者姬励思)

【自由亚洲电台】2010.12.09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