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周五在挪威奥斯陆进行时,中国有超过百名《零八宪章》签署人、民运及维权人士受到各种方式的监控及限制,自本周一起,该批人士陆续恢复自由。刘晓波的朋友除了自十月八日后被监控外,部分在颁奖礼前或较早前被警察带到外地旅游,包括《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张祖桦、刘晓波前代表律师莫少平、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高瑜、“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零八宪章》签署者莫之许及刘荻等,他们周日起陆续返回北京。

高瑜周三向本台表示,自十月八日后,她家门外有警员站岗,外出要坐警车,到十二月八日,她接受外媒采访后,国保人员要求她去旅游,在她同意下,她与丈夫与警察一起到了怀柔一处山庄度假,周日回到北京,目前警察巳撤岗,她可以自由外出,但电话仍受监听。

她说:后来那个车一直开到怀柔一个山庄,一大片人就我们六个人,还有警察三个人,我九号去到十一号,共住了两天,他们八号跟我商量,我说好吧,因为我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采访。

高瑜又指,当局用不同方法监控维权人士,例如监视鲍彤的警察特别多,他外出都有两辆警车跟踪,但不让他坐警车,也禁止他接电话,而张祖桦也被严密监控,他不同意去旅游,因此被强行带离北京。高瑜表示,现在最紧张的时刻巳过去,尤其是上周三至周五,颁奖典礼附近日子,当局严更防有人集会。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表示,丁子霖自十月十二日在无锡跟他们联系后,便音讯隔絶,她的互联网及手机被切断,直至周三仍不知道她的下落。至于她本人,自十月二十三日从褔州返北京后,警察作二十四小时跟踪及站岗,直至十二月初被要求离开北京到昆明旅游,现在家门外巳没有警察。

她说:最后他们(警察)总是来找,我也觉得很烦,人也增加很多,从两个人、四个人到十几人,后来我同意走,他们买的票,八号走,十二号返北京。

《零八宪章》签署者及刘霞朋友莫之许及刘荻也分别被旅游,仍在四川乐山的莫之许向记者表示,周二晚上他恢复自由,因为监管他的警察撤走了,他们告诉他不要提诺贝尔和平奖的事,他在乐山巳四十多天,现在仍留在乐山探亲,至今他没法跟刘霞联络。

他说:他们说尽量不要谈这个事(诺贝尔和平奖),也说不上,事情巳经过了,谈不谈也没这件事了。不知道刘霞的事,但这边巳经松了估计刘霞也快了。

周二巳返回北京的刘荻表示,她曾答应警察不接受采访,所以不方便说详情。

另外,记者曾致电张袓桦,电话曾接通,他的夫人田园接电话,但随即被切线,之后电话没人接听。

据了解,张袓桦上周被带去旅游,周一返回北京,现时家外有警察站岗。而刘晓波前代表律师莫少平上周被带去旅游,巳返回北京,他的电话被屏蔽,这两天,他家门外仍有警察守候,另外,警察到他的律师事务所内陪同上班。

另外,自十月初起被软禁的六四民运人士及《零八宪章》签署者包括周舵、陈子明、蒲志强、何扬及余杰等,陆续跟外界恢复联络。与刘晓波同被称为“六四四君子周舵”表示,自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奖第二天,他被软禁至今共六十多天,周二刚获解禁,家门外的国保、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保安监视,他不能接受媒体采访,外出要坐警车,现在警察全部撤走。

他说:那天很凑巧我刚出门,然后国保就到我家,结果他们扑了空,第二天我去朋友家参加一个聚会,国保他们好几个人就在家里等我,然后被软禁了。

被称为“六四幕后黑手”的陈子明向本台表示,直至周三上午,他家楼下仍有国保人员及两部警车,不知道晚上会否撤走了。上周,他曾被要求去旅游,但最后因身体不佳,国保没再要求他。陈子明又指,对于刘晓波获奖后表示此奖首先献给六四亡灵,他表现很得体也替他感到高兴。

他说:我觉得谁得奖都是好事,这是奖给中国民主运动,刘晓波现在在监狱里,这个奖应该给他。

余杰及何扬周三则分别在推特上留言,指被软禁多天后,终获部分自由。

另外,维权人士及《零八宪章》签署者华泽、王茘蕻、李海、王仲夏等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络。自刘霞公布一百四十多人邀请出席和平奖颁奖礼名单后,大批人士被禁止离境,他们包括茅于轼、徐友渔、艾未未、刘晓原、崔卫平、莫少平、贺卫方、李苏滨等。

(记者海蓝)

【自由亚洲电台】2010.12.15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