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台致电刘晓波的代表律师莫少平,他说至今仍未知刘晓波及其家人的情况。对于有消息指,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过后,家人要求见刘晓波被当局拒绝,莫少平认为,中国政府的行径绝不能以正常人的角度去思考。

他说:“有甚么好说的,他们是佑法犯法。没有就过不过那段时间,现在这里禁止就已经是违法。
记者:“家联系不上吗? ”
他说:“是的。”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网站,引述刘晓波兄长刘晓光表示,他家中的电话,在上周五即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当日起被切断,到本周五才恢复通讯,而锦州监狱方面已经通知家人,今个月都不能探望刘晓波,这是他和弟弟刘晓暄第五个月,不获安排与刘晓波会面。而自从十月公布刘晓波获和平奖后,家人就再没有收到刘晓波的信件,家人怀疑信件被狱方扣起。

报道又说,刘霞目前仍受监视,不可以用电话,也不可以走出家门,由别人代为买菜。报道又引述刘霞父亲所说,指至今仍不获准与女儿见面。

本台分别致电刘霞及刘晓波弟弟刘晓暄,但电话持续处于关机状态。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过后,中国当局不但对刘晓波及其家人的打压未有放松,对民间维权人士的骚扰亦不见得有减少的迹像。

国际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现居济南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十月八日刘晓波得奖公布后,他与十多名朋友立即在家楼下烧鞭炮,此举引来公安的警告,其后他在网上写文章,要求政府借助刘晓波获奖的契机,推动政治改革。但此后换来的不单网路时断时续,更是每天接到轰炸式的来电骚扰。

他说:“我们在路上放鞭炮,那是十月八日,九号始就收到电话骚扰。电话骚扰分两种的,一种是没有人讲话,另一种是不断播宣传资料。”

孙文广指,那些骚扰电话都有号码显示,但全是他认识的朋友电话号码,而朋友们都否认有打给他。孙文广认为,那是国保六月曾拘禁他时,盗用了电话资料,他多次向国保质问但对方都拒绝承认。

经常接受外地传媒采访的孙文广认为,当局的卑鄙行径,目的就是要阻止他向外界发表刘晓波以政制等意见。

他说:“他就是不想你接受如自由亚洲,海外其他广播传媒如香港、台湾的访问,因为他骚扰以后,你不能每个都接吧。太烦扰了,是吧。”

孙文广指,即使和平奖颁奖礼完结,但骚扰未有停止,每天最少接到过百个“没有回应”的电话。但孙文广表示,他会默默接受,相比起在狱中的刘晓波不能与外界联络,他已是非常幸福。

而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已过了七天,仍有维权人士未能获得自由。陕西省的杨海、张鉴康等一批维权人士,仍然被当地国保带到外地旅游未归,本台周五傍晚致电杨海及张鉴康,电话仍然未能接通。

而获得释放的亦不见得完全自由。维权网报道,北京异见人士查建国于和平奖颁发前一天遭软禁,直到周日才解除。周四中午原定与朋友们吃饭聊天,但当日上午,已被警员登门阻止出席饭局。

(记者:林静)

【自由亚洲电台】2010.12.1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