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提问:刘晓波获奖与中国崛起有什么关系?相信多数人的答案是肯定的。中国官方舆论表示,将和平奖颁给一位在押的囚犯,显然是对中国内政的干预。如中国《人民日报》11月5日发表的题为《与诺贝尔遗愿背道而驰的和平奖》一文就明确提出,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是西方有预谋、有组织、一直以来精心策划的事件”,授奖刘晓波是出于“西方对中国崛起的极度恐惧”。 是想“最终实现整垮中国的目的。”

中国崛起,恐惧还是担忧?

同样,西方也不否认刘晓波获奖同中国崛起的关系。西方对中国崛起是否恐惧?答案也是肯定的。但西方舆论一般不用恐惧,而是用担忧这一字眼。诺奖委员会主席在颁奖仪式上的致辞本身就明确表示,诺奖委员会祝贺中国强大,但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成为一个可以批评的国家。换句话说,世界愿意接纳一个强大的中国,但担忧中国成为一个不能批评的强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三十年来,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天的中国如果返回闭关锁国的时代,也仍然会走向衰落和颓败。

从这个意义上讲,刘晓波获奖是否是要“最终实现整垮中国的目的”似乎难以成立。但是说西方不希望崛起的中国成为世界新的冲突之源则是无可置疑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官方自己一定要强调中国崛起是和平崛起的原因。

对于中国的崛起,西方有各种看法。大致分疏:一种是命定论,认为风水轮流转,西方统治世界五百年,盛极而衰,中国该兴盛了。一种是崩溃论,认为中国虽有三十年来的快速经济增长,但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社会矛盾恶化,专制成本过高,经济增长将由于制度原因而无法持续,最终崩溃并非不可能。中国到现在为止的经济增长似乎证伪了西方流行已久的崩溃论,但是,崩溃论仍然有着不小的地盘,原因是众多人相信,没有政治民主保证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长久的。

西方舆论也有一个共识,即无论中国崛起还是崩溃,均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崛起如果能够给中国和世界创造和平和财富,这一崛起就是值得称道的。反之,如果中国的崛起偏离世界主流秩序,中国的崛起的代价是否决普世价值,那么这一崛起即是应该受到抵制的,是应该被扭转方向的。

西方的回应与中国的选择

这样看来,与其说围绕刘晓波获奖的交锋体现了西方要整垮中国的目的,毋宁说西方希望中国在崛起的同时遵循普世价值。更加确切地说,西方希望中国按照由普世价值派生的一套规则崛起。中国可以说普世价值乃为西方价值,但是包括诺奖委员会的西方舆论表示,普世价值与世界主流秩序,本来就是中国认同的,中国是联合国人权宪章签署国,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说明中国完全认同全球化的游戏规则。不仅如此,西方还有进一步的要求,西方要求中国负起大国责任,参与维护世界和平,监督专制暴政国家,谴责侵犯他国的战争行为。比如,要求中国制裁苏丹政权种族屠杀,谴责朝鲜炮击韩国等等。

从这个角度,如果可以将刘晓波获奖看作是某种西方对中国崛起的回应的话,这个回应的信息是十分清楚的。西方不希望将中国崛起同一个强权加专制的国家的崛起划上等号,也不希望这种崛起是以牺牲目前世界的主流秩序为代价的。当然,西方是既存秩序的捍卫者,西方希望在既存秩序框架下接纳崛起的中国。应对西方的这一回应,中国有两种选择:

一是坚持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路,顺应世界秩序;二是全面对抗,以实力改变这一秩序?

(记者:雅尼克)

【法广】2010.12.21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