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4日香港讯)独立中文笔会昨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内举行会庆十周年纪念会,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加拿大笔会前会长玛莉安·博茨福特·弗雷泽女士(Marian Botsford Fraser)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并代表2010首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得主得主之一、缅甸诗人札加纳领奖,其致辞全文翻译如下:

玛莉安·博茨福特·弗雷泽各位笔会同仁、各位来宾:

首先我很荣幸能在这里庆祝独立中文笔会10周年,并代表札加纳领取首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独立笔会自从走出1989年6月那个寒冷的阴影而成立以来,成果显著。我作为国际笔会狱委主席,很高兴与独立中文笔会一起工作,这个关系起于2007年12月,当时我们与加拿大笔会和美国一起启动奥运会文宣活动,该活动的标志,以及相继开展的合作,有效、迅速和精确,极为温暖人心和慷慨激昂。独立笔会不但是国际笔会最活跃的分会之一,也是国际笔会最大的资源之一。

缅甸诗人、喜剧演员和社会活动家札加纳是首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理想的得主。他本名貌杜拉,49岁,他为自己取艺名“札加纳”,意为“小钳子”,因为他曾受过牙医的职业训练。从年轻时他就从事表演和做模仿他人的演出,他组建了一个舞蹈团和剧团,并在四部电影里扮演主角。

札加纳成为缅甸顶尖喜剧演员,以政治讽刺著名,复兴了类似缅甸传统中宫廷小丑——唯一被允许批评领导的人的作用。札加纳对喜剧的作用曾颇乐观,他说:“如果政府早上走错一步,我们可以晚上批评它。”有一段时间,军事当局容忍了他,甚至有时邀请他去为他们演出。但随着政治气候恶化,当局失去耐心并试图迫使他沉默。

在1988年的起义中,札加纳发表演说吸引了大批听众,赢得激动人心的喝彩,他成为学生民主运动中一个领先声音,虽然他从不加入任何政党。他对群众的号召力仅次于昂山素季。

札加纳因取笑政府于1988年10月第一次被捕,六个月后获释。但在1989年5月,他在数千民众面前模仿军政府前首领苏貌将军。他因此被捕并被判刑5年,关押在仰光永盛监狱的小监房里。此次他服刑4年,被禁止读书和写作,所以他用陶瓷碎片在牢房地上写诗,并记忆下来。

当札加纳1994年获释时,他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演出。他的录音带和录像受到严格审查。 1996 年,他被禁止任何演出,并被禁止写作和发表作品。但他坚持挑战当局,以文字和口头传播他的笑话,直到2007 年9 月因支持仰光僧侣们秋季抗议而被捕。当年10月他再次获释,但在他批评缅甸军政府应对2008年5月风灾不力后,于2008年6 月再次被捕。

当纳尔吉斯台风重创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时,札加纳动员了400多位演艺界人士为灾民提供帮助。来自这些艺术家和支持者们的捐款,在风暴过后5天送达了很多获得政府帮助甚微的灾民们。札加纳在接受采访时谈了他的工作和灾民的需要,并公开嘲讽国家媒体有关政府救灾工作的报导。

2008年8月,他被指控7项罪名,包括“玷污侮辱宗教”,3个月后他被加以违反“电子通讯法”判刑45年,一周后又以其它罪名被加刑14年。他被从仰光的永盛监狱移送到其家人居住地的偏远农村的监狱服刑59年。

2009年,札加纳的刑期减至35年。我们得知他患有心脏、黄疸和胃溃疡等疾病,不但得到很少的医疗照顾,还经常被拒绝亲属探监,因此我们持续严重关注他在狱中的处境。

2008年,加拿大笔会授予札加纳“人类一体奖”,并要求将这笔奖金用于对他直接有效的帮助,因为囚犯只能用现金才可获得医疗和健康的食品。国际笔会狱委的朋友会尽可能让札加纳每个月获得少量的钱,通过多个月转送救助款,我可以保证这次的奖金我们会同样处理。

缅甸关押大约2100名政治犯。今年5月,对于联合国特使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的呼吁,军政权的回应显得玩世不恭甚至残忍,下令将札加纳漫长的刑期减掉一年,这样其余刑仍然超过三十年。

为什么说札加纳是“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合适选择呢?

札加纳与刘晓波,喜剧演员和思想家,两位诗人,我认为他们在精神上是相通的,都被禁锢在孤立的监房里,被剥夺接触家人的权利,暂时被消音,但不会被击败。我和今晚在座的诸位中的很多人,都参加了奥斯陆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会——确切地说,是授予他的空椅子。在颁奖仪式上,我们听到杰出的挪威演员丽芙?乌曼朗读刘晓波写于2009年12月他被判刑前夕的文字:

“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2007年,在两次监禁之间,扎加纳接受了一位英国纪录片制作者的采访(当然是非法的),在采访中他说:

“我不喜欢报复和仇恨。军政权封禁了我,但我不恨他们。所有我的敌人必定是我的朋友。”

最后,让我以札加纳第一次被囚禁时所作的一首短诗作为结语:

不要唤醒他

门最终何时敲开?
他们不让我知道。没关系
只要我的心还跳动
总有自由的一天。
每扇门都有两向
进和出。每枚硬币有两面
头随尾。所以
多谢平均律
我可以平息思念。

谢谢将首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颁发给缅甸诗人、喜剧演员和社会活动家札加纳!

+++
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世界上最悠久的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的145个成员分会之一,致力于维护全球中文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维护世界各地因从事其专业工作而遭监禁、威胁、迫害或打压的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权益。关于笔会致力于保护作家和维护言论自由的更多信息,请参见http://www.chinesepen.org和http://www.liuxiaobo.eu。

【独立中文笔会】2011.07.25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