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已经两年,他的妻子刘霞依然被中国当局软禁。英国媒体近日曝出,当局向刘霞施压以迫使刘晓波流亡,多位人士认为,刘晓波不会接受当局附条件的“自由”。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1(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BBC英文报道,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与刘晓波家庭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正在向刘晓波妻子刘霞施加压力,以迫使刘晓波流亡国外;消息人士还透露刘霞在贴身的两位女警的监视和多位便衣警察监视住宅的情况下,受到极大的“精神折磨”。

据刘霞好友、中国独立评论人莫之许向德国之声表示,报道中基本是事实,但已经是很久前传出的消息,但从刘霞家人及朋友、刘晓波弟弟等渠道都没有传出最新消息,因此不能确定当局目前针对刘晓波的进一步行动。他亦认为中国政府无理由限制刘霞自由,这也有损其“大国”形象。

另据来自“中国网”消息,10月9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发布会上,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平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关于中国政府是依据什么法律或制度来软禁刘霞的问题时,该官员表示对刘霞的软禁是依据中国法律认定。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2

刘霞

“他们是用哪条法律对刘晓波判刑、对刘霞软禁?”

正被北京警方软禁的维权人士胡佳向德国之声透露在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通过特殊方式让刘霞打开窗帘向外凝望,胡佳站在刘霞家的楼外,用智能手机的灯闪、及轻声呼唤刘晓波和刘霞家人对其的昵称“傻瓜,胡佳”,尽力使刘霞能够看到自己,因为不能惊动监禁警察,双方没有语言交流:“她还是光头的样子,戴着眼镜,那种氛围让我感到她是特别孤独无助的。因为声音比较低,我并不确定她是否听清楚了这些话,如果她能听清楚,她就能明白我是去找他的,我希望这种探望,尽管我们不能够相互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让她知道有朋友在时刻关注她的状态,为她的自由在行动。”

曾任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中国知名民主人士鲍彤向德国之声表示,他已经有两年无法与刘霞会面,很担忧她的处境,同时他也对中国当局对刘晓波判刑和软禁刘霞再次提出质询:“他们是用哪条法律呢?如果中国政府准备依法治国,就应该把自己的法律条文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根据什么法律把《零八宪章》宣布为’颠覆中国政权’?刘晓波不管境况如何,毕竟是经过所谓法院审判,对刘霞软禁是根据哪条法律,不说清楚,只说根据中国的法律,这是搪塞,说中国有自己的法律这就是说不准备依法治国,因为中国的法律就是没有法律。我希望再有媒体记者问的时候,中国发言人应该有点进步。”

一直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恢复刘霞自由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刘霞当前处境也让中国当局大失形象的同时感到更加棘手:“中国独裁政府没有变通办法,走到一个死巷也必须走下去,如果新的执政者没有一个办法把刘霞释放,以此为指标我们不要对新的执政者进行政改、平反六四等抱有希望。”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3

刘霞的摄影作品

“刘晓波曾表示态度:不会流亡”

鲍彤也表示因为无法联系到刘霞,对中国当局对刘晓波是否采取强迫流亡行动尚不得而知,但他早前和刘晓波、刘霞都曾谈起是选择在中国还是在海外生活的话题,他认为刘晓波不会选择流亡:“他过去曾表示过这样一个态度,如果让他流亡,他不会。”

廖天琪透露,确实在前段时间经由一些渠道听闻,中国当局想让刘晓波流亡,刘晓波拒绝接受这种附条件的自由,廖天琪坚信刘晓波即使在狱中,这种坚守其实也是推动一种有力量的行动:“如果用出国当作出狱的条件,我想他不会答应的。刘晓波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精神符号,不止是一个政治犯或异议人士,确实也代表中国一部分知识群体的良心、道德、责任。他不会接受政府的收买或开恩而离开监狱,这也表示他们不会屈服于权力的。”

但廖天琪和胡佳都对中国当局有可能为达成迫使刘晓波流亡,而加大对刘霞的施压表示忧虑,胡佳说:“刘晓波现在唯一要权衡的就是会给刘霞带来多大的压力。”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4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特为刘晓波设置的“空椅子”

“我们的存在就是一种抗议”

胡佳表示透过刘晓波早前作品已明其志,既成为中国变革和观察和见证者,胡佳认为中共将刘晓波关在狱中,也承担了世界范围内的巨大压力,如果释放,又担心刘晓波接下来会推动《零八宪章》进入实施阶段、促成国际社会和中国民间、知识界的联动,以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等,因此中共应该愿意将刘晓波流亡海外,割断其与中国的联结:“当局在这方面其实很恐惧,他们不希望中国出现哪怕软禁中的昂山素季一样的人物,他们把这个风险预估得很高。”

胡佳引用昂山素季“我们的存在就是一种抗议”,认为刘晓波会有和昂山素季、曼德拉等人一致的选择:“对于刘晓波来说,他作为诺贝尔平奖获得者在中国监狱的存在,就等于在中共脸上浓墨重彩的写下’侵犯人权的凶手’,也反衬中共的丑陋,这三年多来晓波在看守所或监狱,他会知道在这个国家坚守会有什么样的价值,如果出去的话对他的理想的实现就会弱很多。”

而鲍彤、廖天琪、胡佳都认为,释放刘晓波和恢复刘霞的自由,是中国政府如果重建公信力或意图改革最直接和容易达成的一种方式。

(记者:吴雨)

【德国之声】2012.10.10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