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获奖后接受中国媒体采访,2012年10月11日。

莫言获奖后接受中国媒体采访,2012年10月11日/网络DR

法新社刚刚发自北京的报道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莫言今天表示希望中国当局尽快释放刘晓波。莫言是在他的家乡山东高密做出上述表态的。莫言说:我希望他能够尽快地重获自由。

莫言得诺奖中国厚此薄彼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莫言荣获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传媒突显他是首位中国籍作家获此殊荣,并大肆报道,而中央电视台更罕有地在新闻联播中以快讯形式插播,情况与首位华人高行健2000年获得此奖相比,明显厚此薄彼;而曾猛烈批评诺贝尔基金会颁发奖项予高行健的中国作家协会,昨晚则高度赞扬基金会颁奖予莫言是对中国文学的肯定。中国媒体对两位华人获奖的前倨后恭,亦令人质疑中国处事评理仍以政治先行。

若以莫言获奖与首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刘晓波相比,更予人情何以堪之叹。刘晓波2008年获奖时已因言获罪,现仍是阶下囚。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颁发奖项予刘晓波时,更激怒中国政府,甚至影响外交往来。当莫言获奖消息公布后,有中国学者指出,寄望这可暂时缓和颁奖予刘晓波的诺奖委员会与中国政府的紧张关系,长期有可能标志着诺委会正视中国的转折。不过,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莫言获奖不会改善中国政府与诺奖委员会和挪威政府的关系,亦无助改善刘晓波的待遇,因为和平奖是由挪威的诺贝尔评审委员会颁发,与其他四个经济或科学方面的诺奖由瑞典的诺贝尔基金会颁发不同。

中国传媒,尤其是中央官媒对事件的报道,往往是中国政府对相关事件的风向针,在诺贝尔奖委员会于北京时间11日晚上七时公布莫言获颁文学奖后,新华社在6分钟后发出快讯,中央电视台则在10分钟后,罕有地在新闻联播中插播快讯,其后更访问了莫言,指出他是首位中国籍作家获奖。

及至12日,中国不少媒体均以大篇幅报道莫言获奖,官方《人民日报》以整版文化版报道;位处开放前沿的广东的《南方都市报》以头版报道,并配以四版篇幅报道各方感言;繁华上海的《东方早报》亦毫不逊色;甚至远处边强的《西藏日报》亦在要闻版头条位置报道莫言获奖,有关处理与当年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大异其趣。

中国媒体报道时,强调莫言是首位中国籍作家获文学奖,完全没有提及首位华人作家高行健早于2000年时获此殊荣,圆了中国人追逐百年的华人诺贝尔文学奖梦想,不过,高行健获奖时已因作品前卫及反叛而不容于中国,转居巴黎,并入籍法国。而高行健当年获奖时,中国传媒当然亦没有加以报道。

官媒排场高处未算高

有关篇幅之多,虽然比高行健获奖时有天渊之别,但与首位中国籍人士获诺奖应有的调子仍有距离,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解释,中共一直认为诺贝尔奖代表西方价值,而且有“歧视”中国之嫌,因为中国籍科学家从未获奖,故不想抬举它,免得人家质疑,为何准超级大国的成绩如此糟糕!

他续称,中共较注重理科的国际地位,假如有中国籍人士拿到物理或化学奖,估计“排场”会高很多。

此外,更令人侧目的是,中国官方对诺奖评审委员会态度的转变。委员会当年颁发文学奖予高行健时,外交部曾指摘委员会把文学奖颁给在六四事件后退出中共的高行健,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新华社亦引述中国作家协会(简称“作协”)负责人称﹕“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但在莫言获奖后,作协发稿恭贺,除赞扬莫言外,更指“莫言的获奖,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表明中国文学所具有的世界意义。”作协副主席高洪波更向中新社表示,“为莫言感到由衷高兴,为中国文学自豪”;另一副主席何建明亦表示,莫言获奖“是诺贝尔评委会对中国作家传统现实主义写作的一种肯定。”

中国半官方的《环球时报》12日发表评论文章作出响应,指诺贝尔文学奖以往经常有政治化倾向,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获奖便令人联想到他的政治倾向;但中国本土的主流作家莫言获奖,驱散了中国人心中对诺贝尔奖挥之不去的政治纠缠,是真正的文学奖。

至于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受到中国政府猛烈抨击,评论认为,无论以前是中国看低诺贝尔非科学类奖项,还是诺贝尔文学奖主动做一次自我调整,今次颁奖给莫言,都是值得欢迎和鼓励的,而中国崛起,亦令中国的主流不可能长期被西方社会拒绝,不是只有反体制者才有被西方接纳的机会。

(麦燕庭)

【法广】2012.10.12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