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芷明:刘晓波的名字很快会被中国社会所熟悉

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挪威著名女演员丽芙-乌尔曼(左)阅读刘晓波2009年被宣判11年徒刑前的“最后的辩护——我没有敌人”。 REUTERS/Toby Melville

被剥夺自由的刘晓波夫妇消失于公众视线。2012年颁奖时的轰动与关注之后,刘晓波的名字似乎在国际社会舆论中也很少再被提起。如何理解国际舆论对这位目前唯一一位失去自由的诺奖得主的淡漠?两年之后,如何看待刘晓波获奖对中国社会的意义和影响?法国汉学家、法国刘晓波声援委员会主席侯芷明女士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诺贝尔奖评选结果揭晓时节,中国民众心情复杂地关注着2012年是否会有中国人获得这项有着世界影响的荣誉。而此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仍然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继续消失于公众视线。

自八九学运之后,刘晓波就被中国政府视作异见人士,被剥夺了在国内自由发表言论、阐述主张的平台,其作品只能见诸于海外媒体发表。2009年年底,他更因为参与起草推动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而被判处11年监禁。2010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首位在中国大陆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同年底,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终于被解除软禁、获得自由后,刘晓波也就成为当今世界唯一一位失去自由的诺奖得主。而他的妻子刘霞也自诺奖结果揭晓时起,不仅失去了为丈夫发声、呼吁的可能,而且显然也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的自由。根据英国BBC广播公司近日从接近刘晓波家人途径获得的消息,中国当局正努力迫使刘晓波选择流亡国外,而刘霞,她目前健康状况不佳。由于没有人身自由,由于担心丈夫的状况,她深受精神折磨。

法广:西方国家过去曾多年积极为缅甸被软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呼吁,向缅甸军政府施压。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仍然在监狱中服刑,他的名字在国际社会好像已经很少被提起。怎么理解这种局面?

侯芷明:我觉得有两个原因。我先从最后一个说起。这最后一个原因是,其实,昂山素季和达赖喇嘛在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很多人关注。达赖喇嘛用了18年的时间,才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提他的名字。只是慢慢地才积累起来,开始有—可以说是一种真正的群众的、世界的运动,去关心他。昂山素季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糕。她一直被软禁,不是真正的监狱。开始的时候,世界上,人们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她是哪个国家的人也记不起来。可是,慢慢地积累起来,由大家共同的努力,才有人开始为她呼吁,呼吁释放她,最后才得到了成就。

关于刘晓波,在西方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刘晓波原来在西方不那么有名,不像其他人,比如胡锦涛,现在大家基本上记得他的名字。西方国家的人要记住中国人的名字很困难,所以,刘晓波这个名字大家记不住。第二,在西方,我们也需要一点时间,来安排国际上支持释放刘晓波的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正在设计中,有法国的刘晓波委员会,杨建利也在美国呼吁;余杰最近出版了刘晓波的传记……所以,我想,刘晓波也会慢慢地提高名气。他现在不算太有名,但是,等一段时间以后,他会越来越有名。

法广:中国政府把刘晓波投入监狱,是想尽量减少他的影响,减少诺贝尔奖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听您的介绍,中国政府实际上还是没有完全达到这个目标。那么,颁奖两年以后,怎么看首位中国人、而且是一直被政府看作是异见人士的人获得诺贝尔奖的意义呢?

侯芷明: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另一个比较:六•四天安门事件,九十年代的时候,很多人知道有六•四发生,但是不敢讲。九十年代末,没有人敢提,而且年轻人根本不知道六•四发生过什么;但是现在,22年后,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中国人不知道六•四是什么。这就说明中国的那些宣传工具确实非常有效,他愿意让你相信什么、或者愿意让你听什么、愿意让你服从什么命令,他很有办法;不让你听什么消息,他也很有办法,很有效率。但是,现在这个世界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有微博,有因特网,有推特,有Facebook,什么都有,所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二十三、四岁的中国年轻人越来越看透了,越来越明白了。三十多岁的中国人中,很多人不知道六•四是什么,但是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知道!所以,刘晓波的名字也会慢慢地成为中国社会的名人之列。当然有些遗憾,这需要一点时间,但是,这个时间快要到了。

(记者:瑞迪)

【法广】2012.10.11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