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光先生在最近编著的《论普世价值和〈08宪章〉》一书中,收录了两封他在2009年1月4日和5月4日给习近平校长的信,为刘晓波和《08宪章》辩白。这里发出的是该书附录二信的全文。

关于《08宪章》的两封信

关于克服当前面临的社会危机的建议

杜按:本文是我在2009年1月4日所写的建议的一部分,建议信经由中央党校李景田常务副校长转送习近平校长并报党中央,没有在网上披露,后收入2010年初编印的《杜光文存》第21 辑。全信约三千字,这里仅摘录与《08宪章》有关的内容。

至于以友为敌,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有着十分惨痛的教训。反对“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派,反右倾,都把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和共产党员打成阶级敌人,文化大革命就更不用说了。粉碎四人帮后,胡耀邦推动平反冤假错案,使300万余名干部的冤假错案得到了平反,上千万无辜受株连的干部和群众得到了解脱。结果,大大提高了党和政府的威信,为改革开放奠定了广阔的社会基础。遗憾的是,那种以友为敌的思维方式,十多年来竟死灰复燃,造成许多新的冤假错案。最新的例子是有关部门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08宪章》起草人刘晓波。《08宪章》(我也在上面签名)其实是一份立场温和、语气平缓、态度和解、对党与政府寄以殷切期望的宣言书,它认为我国目前“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导致“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为了避免“灾难性的暴力冲突”,应该改革现行体制。为此,它提出了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等六条价值理念,十九点基本主张。这些理念和主张,有些是联合国1948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和后来的两个权利宣言明确记载了的,有些是我们党在四十年代的许多社论和文章里多次强调过的,有些是现行的宪法里有着具体规定的。以“宪章”的形式向社会发布,可以为社会探讨改革的方向提供一个初步的平台,因为“宪章”的所有内容,都是可以讨论、可以修改的。正因为这是一份温和、平缓、和解、怀有期待的宣言,所以发布后立即遭到国外的反共反华人士和主张回到改革开放前的旧时代的极左派的批判。把这样一种观念形态的政治主张加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在是过于牵强了。希望党中央能够关心并检查诸如此类的案件,摆脱改革开放前的那种思维方式,用理解、宽容、团结、和解的精神来对待持有不同政治见解的知识分子。凡是仅仅在言论或文字上提出自己的政治见解、却没有实际的犯罪行为的人,都应该无罪释放,还其自由;并且在今后杜绝“因言获罪”、“以文治罪”的恶劣传统。从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广大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共同为建设伟大祖国而尽心竭力。

关于报送《杜光文存》第16辑的信

李景田同志并请转
习校长近平同志:

送上我的文存第16辑,其中的第一篇《08宪章:和解的宣言,合作的宣言》(首页目录为避免警方查抄,删去“08宪章”四字),务祈拨冗一读。

“08宪章”发布后,许多同志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采取了排斥、打压的态度。我却认为应该从积极的意义上去看待它:首先,目前社会危机四伏,最危险的是党内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它败坏了党的形象,腐蚀了党的精神,使党脱离群众,根本原因在于权力不受制约。要摆脱这种困境,最佳的选择是改革政治体制,建立完善的、保证政治权力不至于滥用的机制。“08宪章”提供了一整套可供选择的方案。其次,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到达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当前社会各个领域的现实表明,到处都存在着需要经过民主主义加以革除的封建专制主义遗毒,这说明我国的民主革命任务远未完成,还没有“经过民主主义”。我们党的目标是要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这个目标,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党内普遍认识不足。“08宪章”描画出“经过民主主义”的路线图,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再次,“08宪章”立场温和,持论理性,语气平缓,态度和解,是从国家民族的前途着想,对党怀有期望的宣言,把它看做是“海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阴谋,是很不恰当的。

在这篇文章里,我还就“08宪章”所涉及的修改宪法、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联邦制等问题,作了一些历史回顾和理论分析,供你们参考,如有不当之处,请予批评指教。

顺致
敬礼!

中央党校离休人员 杜光

2009年5月4日

【参与】2012.12.12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