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关于朝鲜战争的真实史料逐渐进入国人的视野,特别是大量翻译进来的美国人和俄国人的有关着作,对中朝关系的历史还原,起到了无法替代的启蒙作用。

现在的中国人已经知道了,即便在毛泽东时代,基于冷战时期的东西对峙,基于韩战中的并肩作战,更基于政制上、意识形态上和地缘上的密切关系,中朝之间号称是“朋友加兄弟的唇齿相依”、“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然而,金日成和毛泽东的实质关系却是貌合神离:韩战的挑起者是金正日,胁迫中国参战的是斯大林,韩战使百废待兴的中国付出了超长的代价:生命、财产、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综合代价。而在被中国人的鲜血代价扶上台的金日成看来,他个人才是保住朝鲜政权的头号英雄。

中国人知道了,在朝鲜,有关韩战的宣传,极力抹煞志愿军而抬高人民军,正如中共对抗战历史的编写一样,极力抹黑国军而吹捧共军;在劳动党内的人事安排上,金日成推行“非中化”,清洗掉政权高层的所有亲中人物;在前苏联和中国之间,尽管中国为朝鲜付出过巨大的人力物力的代价,但金正日显然更听命于前苏联,而对中国却三心二意、翻云覆雨,特别在中苏决裂之后,金日成基本倒向前苏联。只是在前苏联解体之后,经济上无所依靠的金家政权,才又基于经援的需要而使中朝关系升温。

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反差,使国人在西方面前具有强烈的自卑感,移民西方已经成为中国的大多数权贵和大学生的选择;而朝鲜与中国的巨大反差,又使国人透过极端贫困、封闭、愚昧、好斗的朝鲜人,经历一次忆苦思甜般的教育,不仅看到了不堪回首的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影像,更珍惜现在改革开放的局面,而且找到了中国人的自傲自尊,并把金家政权视为中国的最大包袱。在国人对朝鲜的蔑视中,也不乏暴发户式的张狂,正如大陆富豪在香港在西方的挥金如土一样。

同时,在人权意识觉醒的国人的心中,金家政权甚至比萨达姆政权更为邪恶,对朝鲜的鄙视和厌恶已经成为中国民意的主流。如此邪恶无赖的金家政权,谁也不敢保证它不狗急跳墙,做出令周边国家目瞪口呆的暴行。所以,中国的网上出现“中国乐见金家政权的更替”、“北京对平壤忍无可忍”等新闻标题,网民发出“别管穷邻居男盗女娼,何苦用十三亿百姓的血汗去替他交费!!!!!!”、“胡锦涛站在美、韩、日、俄一方,绝对英明!五对一,不由小金继续耍无赖”、“中国应该支持美国的倒金之战”、“倒金比倒萨更为紧迫”、“让罪恶累累的金正日接受世界公审”、“如果美韩日进攻平壤,我们中国人再不能发傻去为金流氓流血了”、“建议志愿军再次入朝,不是帮助金家政权,而是解放朝鲜人民”“支持美国灭亡朝鲜,就是支持中央复兴东北”、“对付政治流氓,不能用胡萝卜,而只能用国际警察的大棒”……的呼声,就一点也不奇怪。

甚至,中国的官方智囊们也乐见金家政权的崩溃,开始郑重其事地谈论:朝鲜政权的改变,实际上不会损害中国的长远利益。因主张对日关系新思维的着名国际问题专家时殷弘教授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可以从朝鲜的崩溃中获利。将接管朝鲜的韩国自然会偏离日本和美国,倾向于北京。而且,美国军队将会撤离朝鲜半岛,中国在东北亚的影响力将上升(我同意“中国可以从朝鲜的崩溃中获利”的判断,但我不能同意时殷弘教授关于“中国联日联韩抗美”的主张)。

尽管,北京在朝核问题上的转变立场与民意之间的关系,还无法用可靠的证据来加以量化的说明,然而,近年来,大陆民意通过互联网和比较开放的其他媒体来主动参与时事讨论的势头,正在以迅猛的态势在民间发酵,对中共政权的外交行为进行评头论足,也已经成为民间发言的常态。起码有一点可以确定:中共智囊们给权力高层的奏折中,肯定吸收了大量民间意见,智囊们会利用民意来加强奏折的说服力,正如胡温体制要靠亲民路线来立腕树威一样。

2003年9月3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