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5 16:39:47 李健

根据海内外各种信息来源,2005年12月6日,广东省汕尾市政府出动武装警察开枪射杀东洲镇维权的村民,多人死伤。网络上有大量照片,显示死者家属在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请求认领尸体的场景。

下面是引自路透社12月7日的报道:

广东汕尾市东洲镇的村民,在抗议风力发电厂工程未提供足够土地征收补偿时,与警察爆发冲突,之后武装警察将该村封锁。居民说,镇暴警察在12月6日镇压暴乱时,曾对村子里的抗议者开枪。根据当地居民和人权团体的估计,死亡人数介于2-20人之间。

一名村民说,“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他还说自己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他透过电话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这位村民说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10日的报道也称:

在中国广东省汕尾市东洲村发生的武警开枪打死村民事件,据报被打死的村民多达20多人,有关官员正企图用钱收买村民,隐瞒罪行。

据了解,2002年广东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在当地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东洲大约40,000多村民失去立锥之地,并没有得到受到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

当地政府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锁消息。愿意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无法接受委托。村民们投诉无门,遂采取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的和平请愿方式,敦促政府尽快妥善解决村民们的合法补偿和安置问题。

据悉,此前,由城市土地开发和工业建设引发的农村土地征用补偿安置问题,近年来已经导致一系列大规模的、激烈的官民冲突。如2004年7月31日河南省郑州市师家河村流血事件;2004年10月4日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流血事件;2004年11月四川汉源事件;2005年7月-10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征地罢免村官冲突;2005年6月11日河北定州绳油村村民遭袭事件等。

汕尾东洲血案已经进入第9天,东洲情况仍未见好转。据东洲村民透露:目前每户死者家属的门口有汕尾官方派出的工作组的人员看守,不许死者家属与外人有任何接触。如果谁不管什么原因接触了死者家属,就会被公安部门找去谈话,被怀疑是死者的幕后策划者。12月12日,死者江光吉的亲叔叔江隆去了死者家里两次,探访安慰遗孀和孩子,结果被公安人员带走谈话,结果到了15日还没见回家。江隆的老伴哭诉说“我家老公是死者的亲叔叔阿,连去看看他的亲孙和安慰家属都不可以么?到现在还关押在东洲派出所内,不让回家,这是干什么啊?”另外,村民们听内部朋友透露:中共声称已将向农民开枪的汕尾公安局副局长吴声逮捕,事实上,在三天后,已被当局无罪释放。村民表示:今天已是12月15日了,我们东洲人民依然在一片恐慌压力中,还没有看到中央来过和调查,全村到现在还是急等中央尽快到来!!

2005年12月13日

德国之声/中国新华社承认了汕尾惨案的发生。

广东媒体报导了初步的处理。习惯的做法,矛盾的态度,表明中国政府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毫无疑问,针对“闹事”的民众,开枪造成死伤,是一个十几年来不曾有过的非常事件。如果中国政府不严肃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新华社报导:承认事件先期定性

12月6日,星期二,广东汕尾附近两个村子的村民,由于建电厂占用他们的土地没能得到合理的补偿,向电厂发动了进攻。当地武警部队开了枪,造成了伤亡。

直到12月10日,星期六,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才报导了这条消息(总算报导了这条消息)。报导引用汕尾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消息说:这次冲突是“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

关于死伤人数,新华社说:“警方在鸣枪警告时造成三人死亡,八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

先说因。新华社这个简短报导使用了文革语言,把“打、砸、抢”改了一个字,成了“打、砸、烧”,然后毫不犹豫地定性为一起“严重违法事件。”也就是说:错在村民。罪在村民。

再说果。对警方的残忍行为,却解释成“在鸣枪警告时”“造成”死亡和受伤。也就是说:警方是没有责任的,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也只不过是鸣枪警告。顶多是个误伤罪。

广州日报报导:开始处理

12月11日,星期天,广州日报报导了此事,称当局建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有关武警部队的负责人已被逮捕。原因是“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

中国政府和共产党中央当然不会不管这件事,因为这已经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事件。尽管广州日报用了“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这样的话,但毕竟让人看到:说归说,中国还是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中国异议人士的观察和抗议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撰文“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文中说:“我查遍国内各大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全不见这条新华社报道。”在大陆的民间网站,“只有浏览有限的‘递进民主’和经常打不开的‘自由中国论坛’中转载了境外媒体对东洲血案的跟踪报道。”

刘晓波还特别指出,人民日报海外版在12月10日发表了一篇“中国人权保护有目共睹网络成民众表达观点平台”;新华社12月11日发表“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借所谓人权问题攻击中国”。刘晓波呼吁:“为了东洲乡的冤魂,我强烈抗议:中共广东省汕尾市当局的暴行!抗议中共最高当局严密封锁这一暴行的黑箱操控!”

丁子霖、蒋培坤、包遵信、刘晓波、余杰等17名中国异议人士就发表了“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声明谈了事情的起因:“据称,2002年,广东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在当地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东洲乡大约四万多村民失去立锥之地,并没有得到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合理补偿和安置。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代表,封锁消息,禁止媒体报道。愿意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无法接受委托。村民们投诉无门,遂采取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的和平请愿方式,敦促政府尽快妥善解决村民们的合法补偿和安置问题。我们认为,正是地方当局的滥用权力和蛮横打压,才引发了激烈的官民冲突;正是中国当局对公民基本人权的一贯漠视,才导致了这一骇人听闻和令人愤怒的血案和杀戮。”

这些异议人士说:“我们认为,群体维权事件导致恶性官民冲突,根本原因是二十多年的跛足改革导致政体改革的严重滞后,中国政府的执政理念和危机处理方式,仍然沿袭专制主义时代的模式,还没有根本的改变。……正因为有这样不受的政治权力的纵容,各级政府才敢滥用权力榨取百姓,广东汕尾当局才敢在青天白日之下,无法无天地射杀生命。”他们提出了八点要求,包括调查和依法处理下令和实施镇压的官员和军警,立即开放媒体的采访报道。这个严重事件告诉我们什么中国近年来的官民冲突越来越多,而最多发、最严重的地区恰恰是中国经济改革最早,发展最快的广东。我们不断听到村民与上层冲突的消息,维权人士和律师被抓,直到现在真枪真弹地对待弱势民众。这说明什么?为什么是广东?为什么是经济发展好的快的地方?这恰恰说明,经济和政治的体制在中国的脱节已经到了社会无法承受的程度了。就象中国异议人士们说的,这是跛足改革的后果。政治体制的改革已经不能再拖延了。如果说,广东的经济一度走在全国前面,然后全国就跟了上去,那么,现在广东的官民冲突走在了全国前面,难道等着看全国也跟上去吗?

到了真刀真枪对民众的地步了。这是十几年来中国未有的事情。新华社说死了三人,西方媒体说二十人或三十人不等。英国广播公司还说,有关官员花钱收买村民,让他们隐瞒数字。数字固然重要,如果真有花钱买数字买良心的事,更是让人毛骨耸然,但是,真正的关键不是数字,而是:开枪了,死人了。这是性质上的问题。中国俗语说“人命关天”。可是,无论松花江事件,还是汕尾事件,当事的官方人员想到过这个俗语吗?一条命也是命。当年,袁木公开声明天安门事件“只死了”二百多少人,西方媒体说是几千人,甚至上万人,多年来一直为这个纠缠。但是,即使是二百多人,即使所有的人都不是死在天安门广场,能改变事实的严重性吗?中国近年来的官民冲突,到了真刀真枪的地步,这是一个性质上的转变,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说明什么?中国在法律上看来必须有个明确的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动真家伙。否则,一旦滥用起来,那将是不可收拾的。

什么官民冲突一发生,马上定性说是民众不好。尤其是如果是村民百姓跟国家机器-警察发生冲突,那就绝对是民众不好。这些民众实际上就成了犯罪份子,你再有理也没理了。这是什么逻辑?什么叫“发动暴力袭击”?中国的官方媒体经常把果写成了因,把前面发生的事情给忘了。然后就习惯地用上文革的语言,先把你一棍子打晕了,我这儿就好开脱了。警方,再过火,也就是一个“处理不当”,是个火候的掌握问题。什么是真正的犯罪,中国的法律难道不应该就此来个重新审核,明确化吗?否则,这种事情蔓延下去,民心何在?

刘晓波:滴血的GDP数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