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方面的背景是:

至2004年2月,全国共查出拖欠农民征地补偿费用接近100亿元,其中河南省的问题特别严重,该省清查出拖欠农民征地补偿费超过10亿元,已偿还7亿多,尚欠3亿多元。

直接背景:

河南省郑州市师家河村的村长刘国照将6千多名农民约1500百多亩耕地收回去,再卖给地产发展商,开发工厂、旅游、养鱼或种植果园,使每名村民的平均耕地由原来的一亩多,减少到九分。2004年6月20日又要重新调地,把九分地变成六分地,农民也同意把土地卖出去,卖地所得的4000多万元人民币,被刘国照中饱私囊,农民一分钱也分不到。村民多次逐级上访一直到中央的国土资源部,但都没有得到受理。6月29日四、五百名村民到区政府上访,回程时遇上交通意外,造成一死六伤惨剧。车祸后,郑州市委派了调查组进驻师家河村,对事件展开调查,并承诺在7月31日公布调查结果。然而调查组突然在7月30日晚上撤走,当局并未公布调查结果,村民酝酿进一步到北京上访,在酝酿过程中走漏了风声,政府为了防止村民到北京去上访,动用大批武装员警,于次日凌晨时非法冲进村里,想抓上访带头人,村民不服,奋起抗争,就爆发了警民冲突,武装员警动用武力并开枪酿成流血事件,造成20多名村民中弹受伤,另外约80多人被打伤,发生事件后,当地政府封锁消息,抓捕多人,并致使多位村民为躲避抓捕在外逃亡。

发生时间:2004年7月31日凌晨

事件的具体经过:

2004年7月31日凌晨2点半左右,600多名防暴武警乘坐五十多辆警车包围了郑州市师家河村,抓捕带头上访的村民,四周邻居听到声音出来时,武装防暴员警用电警棍和橡胶警棍威胁村民,堵住村民家门口不让出来,一些村民从墙上跳出来围观,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武装员警领导下令对天鸣枪,一二百名村民围而不散,面对手无寸铁的村民,防暴员警发射催泪弹村民四散、员警继续用霰弹枪扫射四逃的村民,造成几十名村民受枪伤,大部分人伤在背部,也有部分人头部中弹,员警又用警犬和电棒等各种武器追打村民,有一百余名村民被打至瘀肿或流血,包括被枪伤者在内至少有六名村名受重伤,防暴员警和公安对受伤的人也毫不留情。后来,村民们护送伤者去村卫生所,到8月3日为止还有一位没有村民被没有脱离生命,在郑州市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事后,村民在事发现场找到100多发发射过的、空的霰弹枪弹壳。至8月3日,当局抓捕了9个人,放了7个,仍有刘玉山和李小四还没放回来。

事件后续:

流血事件发生后,以郑州女副市长高建慧带队,在师家河村附近抽调了300-400的政府人员来村庄调查。调查人员回避造成村民上访的真正原因,指责村民上访时人多扰乱社会、违法等,意在安抚重伤人员,企图通过这次所谓调查,瓦解村民们再度上访的意志。

8月1日晚6点,郑州市当局越过惠济区政府对村长刘国照实行双规。村长虽被双规,但村民对揪出村长背后渎职的镇、区领导,还有能够调来千名防暴员警行暴的市领导乃至更高层的追究并没有停止。8月1日,连调查人员和村民们在内共有几十人在师家河村委大院时,村民们质问是谁下令调遣防暴员警时,市里的调查组回答:是市里某些领导开会决定、下达的命令。回答时高副市长也在场。调查人员回避回答是谁下的令和抓人的理由。村民表示还有二人被关押、至今家属不知亲人被关在何处、为何不放人时,调查人员逃避了回答。为此村民多次打电话给高副市长,她从上午推到下午说会放人,从下午推到次日,一打电话过去,她就说马上要开会或正忙着。记者也于8月4日打电话给高建慧副市长询问师家河村案件时,她借口开会匆忙挂断。

事后的消息封锁:

此次事件发生后中共媒体照例保持沉默,据说新华社郑州分社有人曾对村民作了采访,但仍然没有没有大陆内媒体发出声音。有知情人士率先把有关警方镇压村民的消息和照片捅到网上,这位匿名人士告诉美国之音,领头上访者和他这样没有上访而对外发布消息者随时可能被抓,不得不在外逃亡。他说,“上访者几个所谓领头的人都在外边,包括我,我本身并没有参加上访,只是在网上第一个把这事情公布出来。所以,我也受到这方面的威胁。我迫不得己也在外边,不敢回家。”他表示,这样东躲西藏,是希望能够在事件发生之后,继续向线民和公众发布有关的真相。

结语:

在中共借城市化、工业化过程,加快掠夺农民财富后,广大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不断遭到贪官非法蚕食、剥夺,处于弱势的村民被迫集体上访和抗议的事情时有所闻,而地方政府极力封锁消息,掩盖问题,甚至不惜动用国家机器进行镇压。师家河村事件至今仍未能让中共领导人对农村的社会问题有更清醒的认识。他们的思路里,所谓解决问题,不是从农民的利益出发,不是真正为农民解决农地的问题,而是驯服农民成为愚民顺民。

这矛盾是由来已久的,摆明了两个中国最尖锐的社会问题,一个是争地,一个是腐败,这两问题是连在一起的。争地,强行争地和暴力争地,强行拆迁和暴力拆迁,这是官商结合,权钱勾结的一个大问题。这问题导致了大量上访,引发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使大批的城市里的居民失去了自己的房屋,成为了无家可归的人,使大量的农民失去了土地。这种失去土地是非常惊人的,一方面是中国的耕地每年以一万亿速度在递减,另外一方面来讲,中国的粮食危机已达到三十年最大程度,依靠进口来维持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农民赖以维生的土地被强征了,又得不到任何的保障,他们用很少的土地生产粮食,加上各种名目繁多的盘剥,中国的农民是世界上非常苦难的群体。

郑州师家河村武警开枪伤人事件后,他们派出三四百干部去做工作,和以前一样,他们的目地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目地是掩盖着,避免家丑外扬,尽可能打压群众,想做一个消声的工作,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临时抱佛脚的消声工作是不会见效的。这次事件和1989年以后江泽民上台以来所奉行的政策有很大关系,他奉行一个维持局面策略性手法,就是牺牲农村,收买城市,出卖农民和工人,来收买精英阶层。最近十几年来,他们所奉行的政策很明显的是给高级知识分子和大学教授一再的加工资去堵他们的嘴,希望他们不要给政府出难题;给公务员一再的加工资,因为公务员是他们看家的奴仆,使唤的仆人,给他们加工资把他们讨好,另外给军队、部队官兵不断加工资,因为是他们看门狗,是他们镇压的工具。给这三类人不断的加工资,加到和物价水准脱离的程度。但是钱就那么多,他另一方面从工、农搜括钱财,对农民是一再的牺牲,不仅没有起码的医疗保险、税收负担非常沉重,而且对农民问题不予解决,征地、占有农田,以及得不到补偿等问题,离工得不到工资等问题非常严重。同时,下岗、失业的问题也非常的严重。他们认为这两方面工、农,他们过去利用过的,现在没有什么造反的组织能力和精神,所以他们认为他们是可以牺牲的。在这个政策下,中国农民可以说是中国最苦的;城乡差距在2001年重新回到了1978年以前的水准,就是这么一个政策,收买城市、牺牲农村,一手拉一手打,一手拉一手压,这么一个政策,使农民成了直接的牺牲品,贫富悬殊也一再加剧。以中共党魁为代表的反动利益集团,他们自己透过他们的镇压、打压、封锁行为,把自己定义在真正的反动派的地位上,这是他们专制的本性、独裁的本性,和制度的特性所决定的。

【大纪元】2009-04-17

刘晓波:滴血的GDP数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