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饿莩遍野的极权朝鲜,暴君金二可能是唯一的肥胖症患者。他高耸的大肚皮里,不仅装满了本国百姓的民脂民膏,也装了不少利用核武敲诈来的国际援助,那也是世界各国纳税人的血汗。其中,在喂养金二方面,中共挥霍掉的百姓血汗钱最多,给金二的油水自然也最多。

中共如此厚待暴虐的金家政权,说到底与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无关,而仅仅为了中共独裁的政权利益:1,在独裁政权所剩无几的当今世界,中共不免感到日益孤独的窘迫,所以要全力维系住朝鲜这个独裁后院;2,在与美日同盟的较力中,中共企图用大打朝核牌来牵制美日同盟,使之对中共政权有所求。然而,金二并不领情,一次次让胡锦涛政权难堪。

金二的肥胖也不可救药,因为他太贪婪太狂妄,也太泼皮太无赖,他以朝鲜人民为敌,自然全不在乎朝鲜人的死活;他以全世界为敌,也不在乎国际社会的不满;他敢于向世界头号强国叫板,不在乎亚洲强国日本的警告,决不给一味绥靖的韩国留脸面,不信任维护他的俄罗斯,更不买他的最大施主中共政权的账。

尽管有一衣带水的地利和历史上的共同作战,但自从中国走上改革之路以后,中朝两国就已经渐行渐远。时至今日,我决不认为中朝两国还是盟友,因为,现在的中朝关系已经与两国百姓无关,而仅仅是两个独裁政权之间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中共政权执意要保持盟友关系的努力,多少有点自作多情,因为金二并不把中共视为可以信赖的盟友。所以,才出现了中朝之间的畸形关系。

一方面,不论金二多无赖,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仍然不弃不离,源源不断地送去石油、粮食、美元,还为金二搭了个六方会谈的大台子,柔化美国强硬的朝鲜政策,帮助金二向美国开出更高的价码。另一方面,金二不但不领情、不买账,而且不自量力,只想与超强美国进行一对一谈判。他以为自己的核武煞是了得,只要胡乱挥舞核讹诈大棒就能逼美国就范。所以,金二对小胡热脸蛋的回报,是一个比一个冰冷的耳光。从2003年8月到2005年11月,由中共主持的朝核六方会谈先后举行了五轮,每一轮都是金二搅局,让小胡下不来台。2005年12月6日朝鲜宣称,如果美国不取消对朝鲜经济制裁,朝鲜将不会重返六方会谈;2006年7月6日,朝鲜发射了导弹;10月3日,朝鲜宣布将进行核试验,9日,朝鲜宣布成功地进行了首次核试验。

金二多次让六方会谈无果而终,小胡一忍再忍,还安排两人的互访,小胡用20亿美元的援助收买金二;直到金二射导弹,小胡政权颜面大失,想给金二点教训,第一次参与了安理会的谴责声明,但还是反对美日制裁,意在为金二留有余地;金二发表核试验声明,小胡有些恼怒,已经萌生不再陪金二玩的念头,不仅发出严厉警告,而且再次参与安理会措辞强硬的谴责声明,中共在联合国的代表王光亚也说:“北韩坚持要做坏事,将面对严重后果,无人会保护北韩。”

但小胡政权的话音未落,金二真的玩起了核爆,小胡也忍无可忍,第一次作出极为迅速的强硬发应,几乎就是愤怒地反对朝鲜核爆,也第一使用了美日的语言方式,称这次试验是“悍然的”、“明目张胆的和不能容忍的”。这也是中共政权第一次公开想金二表达自己的愤怒。

从搅局六方会谈到发射导弹再到核试验,金二硬生生地把一再迁就朝鲜的小胡政权逼入再无回旋余地的绝境。然而,朝鲜的一意孤行的效果,却在客观有利于中国,让中共政权从一厢情愿的中朝友谊的迷梦中醒来,不得不放弃对金二的任何期待,转而寻求与美日的更密切合作,可以进一步加强中美关系,有助于中日关系的修好。

【BBC】
2006年10月16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49北京时间22:49发表

另一版本:刘晓波: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