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香港民主团体日前举办声援刘晓波、支持08宪章的集会游行。武宜三摄

在《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起草人之一的刘晓波先生下狱待审之时,重新阅读《宪章》, 深感此文件的温和与理性。逢此国际人权日61周年之际,看看成为世界大国的中国的人权状况,不禁令人羞愧愤怒交加。《宪章》里面说得好,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和繁荣如果没有普世价值作为基石的话,只能让人类堕入灾难的深渊。中国今天所谓的财大气粗,握有巨额的美国国债和外汇存底,是建立在不受法制约束的官员滥权、掠夺公器、剥削平民而形成的财富集中的畸形现象上。有识之士如晓波者指出这样的弊端,做出了建设性的建议,却被冠以“嫌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行重大”, 如今面临可能十年以上的刑期。

一个政权以这样顽强横霸的方式来对付自己优秀的知识分子,只能是出于本能的恐惧,而其后果是加速本身走向灭亡。以往的一年来,《宪章》的303名联署人绝大部分都受到传讯、审问、调查甚至拘禁,然而他们依然坚定不移,不改变自己的立场。在12月10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一分令人刮目相看的支持刘晓波的声明出现——“联署声明: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这份文件是由中国国内原来的宪章签署人起草,里面提出三点:

1、中国的发展与进步必须以人权得到全面保障、正义能够充分实现和法治趋于完善、体制走向民主为基础,除此只会继续造成畸形的繁荣、社会贫富悬殊加剧、严重不公带来的社会冲突,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刘晓波先生秉持着相同的理念和追求;

2、我们愿意签署《零八宪章》并赞同其中的观念,是基于对国家现状与前途的关注,也是依照《宪法》规定的权利承担公民责任的表现,我们从不认为签署《零八宪章》有违现行任何法律法规;

3、如果刘晓波先生因此被起诉,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案件的组成部分,对刘晓波先生的起诉就是将我们每一个人都置于审判席上;如果判决刘晓波先生有“罪”,也等同于判决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罪”。我们只有和刘晓波先生同担刑罚。

于12月10日美东时间下午三点公布的这份声明,上面已经有国内的165名和国外的41名联署者,其中包括刚刚坐了十年大牢的文字狱犯人杨子立,两度入狱、一共坐了九年牢的民主党党员朱虞夫和数度进出黑牢、前后在狱中待过12个春秋,才出狱不久的政治犯刘贤斌。在长长的签名单中,还有许许多多位都饱尝过铁窗风味。现在有些人冒着在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内从事“政治活动”的风险,明知在声明上签名,可以把自己再度送进监狱,却毅然提笔。这批知识分子凛然的正气和勇气将使当政者心惊胆跳,更让国际社会惊叹。昨天当笔者告知纽约时报的著名记者Nicholas Kristof此事后,他立刻撰写了一篇报道,贴在他的博客上(链接),当时的签名联署还只有70多位,24小时之后已经超过了两百。目前该声明不但有英文、德文版本,也有捷克文的翻译。曾经是当年七七宪章的捷克知识界,对于他们对中国知识分子所起到的启蒙作用不无骄傲。他们希望捷克革命改制成功的例子也会在中国发生。以勇气克服恐惧,就能战胜恐惧。反过来看,制造恐惧的专制政权的国家机器,最害怕的就是人们的无畏。中国社会里,近年来真有这么一批誓把牢底坐穿的硬汉子,他们为一代患了软骨病的知识分子又拾回了失去的尊严。

今天,敢于直面国家机器的不仅是知识界的群体和异议分子,走上街头去维权上访的,不仅是拆迁户和为他们辩护的律师,也是跟他们结盟的工人、农民和城市的居民。 人们逐渐懂得了利用法律的手段来为自己的基本权利争抗。晓波多年以前就已经在他的《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的文集里提出了官民势力相互消长、对立,普通民众权利意识觉醒的大趋势了。在社会现象的认知上,晓波跨越了自己青年时代的激越和尖锐,近年来他的社会观察具有一种从容冷静的前瞻性。他对自己扮演的旁观和批评者的角色的危险性,是有所估计的,毕竟四度进出牢狱,他已经练就了高度的敏感性,但是他不退缩、不缄口。

中国政府在国际人权日这一天是否感到如芒在背?关了刘晓波,全世界大惊小怪,抗议之声从国内到国外,从香港到美国,从澳洲到北欧,不绝于耳。一会儿是上海的冯正虎在东京成田机场滞留三十天,嚷着要回国,日日触他的霉头;一会儿又有女子小乔到瑞典使馆举牌抗议被拒于国门之外。里面偏偏还有个四川的底层访谈的廖亦武,闹着要出国,把个围城搅得惶惶然,里面的人要冲出来,外面的人要拱进去。治民如治川,要疏导才能畅通。刘晓波是个烫手的洋山芋,如果处理不好,就有十几个刘晓波前仆后继地出现,处理得好,有些问题可以迎刃而解,有助于“和谐”。

【观察】
【独立中文笔会】2009.12.12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