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兄:

真真不知道怎么说,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如同祥林嫂,可悲又可笑,所有的局外人都认为我娇气和脆弱,我也不想辩解。

我只知道一点,就是无论如何晓波都会为我骄傲。

我好像从来就不曾理解过这个社会,这种现实,我以自己的方式拒绝它。

我能够承受我应该承受的东西,相信晓波也如此。

在这个社会里,我自觉地成为一种无用的东西。

总觉得应该对朋友们说些什么,特别是一直关心晓波的朋友。可词语到这时就丧失了它原本的意义,行为可疑。

只好抄几句自己的诗给你。

(5首诗,略)

我们在困境中,伦理中,怀疑中只能绝对地,毫无保留地信赖某种东西。

我很少出门,除了偶尔和朋友们吃吃饭,上街买书,基本上就是在屋里读书,给晓波写信。对了,还给晓波画几张油画肖像,很神气。

每月去大连给晓波送书和别的东西,无论能否见到他,我会月月都去。

我就是这个样子了。不可能成为众人心目中“革命者”的老婆。大多数人认可的东西在我眼中很可怕。

我永远站在少数人和死去的人一边。

3月5日在大连开庭时,见到晓波精神很好。开完庭,我和他说了10分钟话,就10分钟。

我们都不会有问题。

以后有机会再见,你们会发现另外一个刘霞,爱哭只是10分之一的我。

王艾做母亲的感觉如何?我是不想这事了。

代我亲吻你们的宝宝。

谢谢你们。

刘霞

97,6,5

对了,我把长发铰了,象个男孩子。

【独立中文笔会】2014.01.1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