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侧记1

(廖天琪、余杰与默克尔总理交谈)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第七十二届国际笔会大会在柏林召开,来自全球一百多个笔会的五百多位作家出席此次盛会。德国总统科勒亲自出席开幕式并发表讲话。更让人振奋的是,二十四日下午,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接见了部分与会作家。会见前夕,总理府方面特意强调,独立中文笔会诸位与会作家一定要参加会面。

我们独立中文笔会一行六名作家如期走进德国新总理府。此新总理府如同一间硕大的美术馆,建筑风格前卫清新,完全没有国家最高政府机关通常给人的那种僵硬和单调之感。在总理府宽敞的大厅里,大家谈笑风生地站在台阶上等待总理的到来。一位德国官员介绍说,默克尔总理刚刚结束在中国的访问,直接从机场回来后,便会风尘仆仆赶地来与大家见面。话音刚落,默克尔在其他几位高级官员的陪同下走进了大厅。她身穿一身惹眼的绿色套装,虽然比不上乌克兰“美女总理”的容颜,却端庄沉稳,气定神闲,眼神中亦透露出某种左右大局的超然力量。

我在媒体上看到了关于默克尔访华的有关报道,其言行和立场与前任斯罗德有着天渊之别——她直言不讳地表示,与中国进行的是一场“批评性的对话”,她将人权问题放到一个比贸易问题更重要的高度上。在北京访问期间,默克尔在德国驻华使馆中会见了《中国农民调查》的两位作者和其他两位服务于农民工群体的非政府组织成员,以此表达对中国日益恶化的言论自由状况和正在生长中的民间社会的重视;在上海访问期间,她还接见了一位入狱达二十余年的神职人员,以此表达对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状况的高度关切。默克尔的此次访华之旅,显示了德国甚至欧盟对中国态度的重要转变——人权问题将再不是贸易问题的陪衬,人权将不再是西方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可有可无的点缀。

默克尔在与国际笔会主席格鲁沙及几位副主席、理事握手致意之后,轻松随意地走到讲台前发表演讲。她的演讲宁静而沉着,真诚而本色。在面对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时,默克尔高屋建瓴地指出:国际笔会自从一九二一年建立以来,便一直在为捍卫言论自由而奋斗,这是一项无比艰难的事业,这项事业仍然在进行当中。言论自由是人基本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一个社会的大部分成员都缺乏言论自由,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拥有任何的政治自由。总理的讲话真诚、凝重而简练,既没有故作惊人之语,又毫无戏剧化的措词。她还谈到了此时此刻在全球范围内仍然被剥夺自由、囚禁在狱中的两百多位作家,这一事实本身就表明他们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他们的对立面只有将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士关进监狱才感到安全。另一方面,言论自由正遇到各式各样的挑战,如不久前丹麦画家的一幅漫画所引起的轩然大波那样。许多作家不仅没有言论自由,甚至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基本的保障。这是德国政府不能视而不见的现实。默克尔还提到,在数年之前,德国政府便开始拨出专款,先后接纳了六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受难作家,使得他们在德国仍然可以继续从事各自的文学创作活动。她亦回顾了从纳粹时代的“第三帝国”到奉行共产专制制度的东德的历史,从反面强调言论自由之可贵。最后,默克尔以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名言作结:“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愿意用生命来捍卫你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

德国笔会会长在回应讲话中专门提及中国问题,显然他对近年来中国言论自由状况持续恶化的轨迹有所了解。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会长对默克尔在访问中国期间,持续、坚定地表明德国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表示大加赞赏。讲到这里,我和身边的外国朋友们都热情鼓掌,我个人已经好久没有在群众场合鼓掌了,因为在中国国内基本上听不到几句值得为之鼓掌的话。德国笔会会长还指出,德国政府拨出巨款来安置了六名来自古巴等国的异议作家,这既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也是对“第三帝国”时代德国所犯下的罪恶的反省和忏悔。

当然,最感人的还是国际笔会主席格鲁沙的讲话。格氏说,我来自共产极权主义的东欧(捷克),您也来自同样的东方(东德),所以我们对曾经失去的自由无比热爱。“我本人曾经是共产专制制度的受害者之一,我曾经被迫离开自己的祖国。这段经历使我不会忘记那些仍然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中的朋友们。”格鲁沙不愧为与哈维尔齐名的异议作家和文学大师,他的演讲是在一番充满诗意的表达之后结束的:“我记得当年在灰色的、共产主义的东德,在政府的普遍的愚民政策之外,有一名小小的女孩,她的眼睛深蓝深蓝的,她看透了极权主义制度的黑暗核心。人们都说,她今后一定会像鹰一样飞得很高、很远。今天,她就在我们中间,她就是默克尔总理阁下。”讲到这里,站在人群中的默克尔款款走过来向格鲁沙致意。

酒会期间,我和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廖天琪走过去向默克尔总理致意,她就在离我们几步之遥的地方,像一名普通人一样与大家交谈。有些专制国家的领袖,害怕人民害怕得要命,根本不敢跟普通百姓接近,即便到民间“访寒问哭”,也全都是安排好的“假戏真做”。相比之下,默克尔的平民作风让人深感在民主制度下,政府首脑果然是人民之公仆。在接受了两位西藏流亡作家敬献的哈达之后,默克尔转过头来倾听我们的谈话。廖天琪以流畅的德文告诉总理阁下说:“我们独立中文笔会对于您在中国访问期间高度关注人权问题表示衷心的感谢与敬意。不知您是否知道,经过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狱中委员会的调查,如今在中国国内仍然有四十多位作家被捕入狱。他们并没有从事任何的违法犯罪活动,只是在尝试真实地、勇敢地表达自己而已。”我还将独立中文笔会刚刚制作完成的记录短片《为写作自由而战》赠送给总理,片中有关于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对笔会会员们追求言论自由的事业的叙述,以及笔会会员师涛因为揭露中共宣传部禁止媒体报道天安门事件而被判处十年徒刑的案件,以及雅虎公司在背后扮演的为虎作伥的角色。但愿这些资料能够让总理阁下结合访问中国的感受,而采取“人权为重”的对话外交政策。在得知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独立作家之后,默克尔总理紧紧握作我的手,凝视了我数秒针,那深邃的眼神似乎在这样说:我本人也曾经历过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比如作品无法发表、邻居都是线人。但是,我们终于坚持下来了,我们终于亲历了柏林墙的崩溃以及极权主义制度灭亡,也亲历了德国的统一。因此,我相信你们的事业最终也会取得辉煌的胜利。

【独立中文笔会】2006.05.25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