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是中国民主之圣地,今年六四,我要去那里祭奠当年为自由和民主而献身的先驱烈士,朝拜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心,缅怀当年民主运动的事迹。

如果在6月4日下午6点40分之前,我还不能到达广场说明可能是遇到了无法排出的事故或者遇到了非法绑架和拘捕。不管遇到什么样地打压,本人将坚持非暴力主义。

当局如果用暴力镇压纪念六四活动,我相信他们必将为此付出道义上和法律上的代价。

今年的六四正是星期日,我很愿意在广场上看到我的朋友们。我也相信,将来六四这一天,在天安门广场上会有更多前来朝拜的人。

作为一个72岁的老人,我期盼着,在我的余生能够参加天安门广场的悼念六四的烛光晚会(就像香港每年举行的那样)。

我建议:将来把天安门广场改名为“六四广场”或者“民主广场”或者“青年广场”或者“大学生广场”。

我还建议将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改为“六四烈士纪念碑”,周围镶刻烈士的名字及像片。

我坚信中国人将会永远缅怀六四,永远不忘天安门广场的民主抗争。

2006年6月1日于山东大学

【独立中文笔会】2006.06.03

刘晓波:孙文广教授去北京失踪,老伴韩培顺向公安要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