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台湾著名导演候孝贤拍出《悲情城市》之后,“悲情台湾”已经成为具有象征意义的片语,用于描述处于多重屈辱压力下的台湾精神。说到底,在中共武力威胁之下、得不到国际承认的台湾悲情,主要不是产生于安全受到威胁,而是来自台湾人的尊严得不到尊重。

一方面,只要北京政权不把台湾当作平等的政治实体加以对待,正视并尊重台湾的主流民意,北京无论怎样说、怎样做,也无法赢得台湾人发自内心的合作,更无法遏制台独意识的自发扩张,即便诉诸于武力,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北京仍然奉行在外交上全面围堵台湾的政策,国际社会又不得不与北京合作,不给台湾以主权尊严,台湾扩展合法国际生存空间的努力就不会停止。而北京,除了外交围堵之外,也没有什么更有效的办法遏制台湾争取国际承认的努力。因为,在维持台海现状的前提下,“一中原则”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承认,而北京一旦对台湾开战,国际主流社会必将重新审视“一中原则”。

换言之,在两种制度截然对立的现实下,如果说“台独意味着战争”,是台湾主流民意放弃公投的无奈;那么“战争意味着台独”,就是中共政权不敢轻言动武的无奈。

有人说,台湾应该超越“悲情”而走向清明理性。然而,由反抗荷兰殖民者到抵抗日本殖民者,由反抗外来的蒋家威权到拒绝隔海的北京专制,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复杂原因,台湾必须面对其它国家难以想象的外部约束,必须在背负着多重屈辱的压力下生存。如果你是至今还必须承受这些屈辱的本土台湾人,你该如何面对?如果你是民选的台湾总统,你如何能咽下无法走出国门的屈辱?当身为台湾总统的李登辉被困在夏威夷的座机里,你还能要求他理智地对待这种屈辱?而维持不统不独的现状,也就等于自甘于在国际上没有任何尊严的地位。

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表明,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人,作为属灵的生物,对尊严的看重甚至超过对温饱的追求。自由民主制度的普世性,在根本上来自渴望得到平等对待的人性尊严。现在的台湾已经是自由民主社会,在岛内,台湾人已经是拥有平等尊严的自由人,而在国际上,台湾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却没有这样的平等尊严,也就等于台湾人的民族尊严得不到世界的尊重,如何能不悲情!

现在,港人在争取政治改革的努力,屡屡受挫于北京的蛮横干涉,向往民主的港人主流民意,得不到来自中央政府的尊重,不是同样表现出一种“香港悲情”吗?

同时,悲情产生于尊严的严重受挫。民族悲情是民族自尊严重受挫的必然反应,容易引发强烈而畸形的民族主义。这样的民族主义又很容易导致政治上的独裁。然而,在台湾,世界看到的却是:源于“2.28”悲情的本体化思潮,对内一直是自由民主的最强大催化剂,对外一直是抗拒中共独裁的道义力量。而且,在民间本土化思潮的压力下,台湾高层的本土化和开启民主大门皆始于蒋经国时代,在短短的10几年内的民主化中,已经举行3次和平而理性的大选并完成了政党轮替,实在是政治奇迹。

尽管,黑金和民粹、劣质口水和局部暴力、国民党老朽和民进党的稚嫩……皆是台湾朝野必须加以不断克服的弊端,事实上,岛内对这些弊端也一直有不断深入的反思。然而,环视当今世界,在如此有辱尊严的外部环境下生存,台湾人的自尊怎能不受到极大的伤害!在如此恶劣的外部环境和民族自尊严重受辱的情况下,如果说,由族群分歧引发的种种棘手问题在所难免的话,那么,台湾的民主运作能够达到今天的水平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正是在此意义上,我要说:台湾的民主是在恶劣外部环境压力下的优质民主。唯有台湾朝野的通力合作,不断提升台湾的民主品质,同时也在推动大陆民主化方面有所贡献,才是台湾走出国际困境之正途。当大陆人具有了与台湾人一样的人性尊严之时,就是台湾人赢得国际社会的承认之时。

2004年3月23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论坛】
【大纪元】2004.03.27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