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当下的两岸关系。

从台湾的角度看,中国100多年的现代化努力在台湾所创造的经济奇迹和政治奇迹,使华人所居住的一个岛屿成为举世瞩目的自由、民主、富裕的社会,并因而得到世人的惊叹和尊敬,也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自由联盟的支持。台湾经验为欠发达国家、特别是为大陆中国提供了怎样走向制度现代化的成功示范,有力地驳斥了中国人不适于民主的“国情特殊论”和“文化决定论”。现在,台湾的民主政治已经结束了一党独大的不健康局面,开始了政党轮替的新阶段。多党政治的内部纷争再激烈,也能够通过和平、法治的方式来平息。全世界的华人终于可以期盼自己的第1个多党政治时代的到来,标志着台湾的民主政治正在走向健全──在有着几千年帝制传统的中国,在党国体制统治了半个多世纪的的台湾,也在大陆的13亿人仍然屈从于一党独裁的悲剧下,台湾现在取得的民主成就实在来之不易,值得所有的中国人珍惜。

但是,就现实而论,“台独”决不是台湾人自我珍惜的最佳选择。因为,北京政权毕竟还拥有实力上的和国际法上的优势: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仍然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如果台湾现政府在两岸关系的处理上,仅仅把“国共之争”转化为“统独之争”,正好迎合北京政权应对国际压力而维护一党独裁的惯用手法,即把“自由与独裁”的制度之争转化为“干预与反干预”的民族之争,那无疑是民进党政府的最大失败。

现在,既然大陆政权承诺“在一个中国的原则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台湾政府就可以用承认“一中原则”来交换大陆放弃“一国两制”模式和武力威胁,而接受“民主的和平统一原则”。两岸统一的时间表就是大陆的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时间表。也就是说,只有大陆庄严地承诺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台湾才承诺“一中原则”下的统一。民主的和平统一应该是台湾重开两岸谈判的底线。如果一个只有2,300万人口的岛屿,能够利用统一的契机促成有13亿人口的大陆社会的民主转型,那不仅是对中华民族的、也是对人类文明的史无前例的伟大贡献。

从大陆的角度讲,历尽内忧外患(主要是内忧)的大陆中国人,好不容易进入改革开放的时代,所处的国际环境也是100多年来最好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遇的最优选择,不是追求以武力威胁为手段,在短期内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台湾,而是以台湾经验为中国人的骄傲和典范,集中全部精力从事本身的经济及政治改革。既然对台湾的任何让步都是“让步给中国人”(朱镕基语),既然台湾的民意是民主式的和平统一,那么,放弃“一国两制”的邓小平模式,接受台湾提出的“民主统一”模式,恰恰证明了中共现政权不同以往政权的高瞻远瞩之处。

现在,阿扁的不排除在民主制度的基础上与大陆统一的宣示,已经把球踢到给了北京政权。大陆当局应该认清:“一国两制”能够用于香港和澳门,只因为那是收回殖民地而已,主要由中英、中葡两国政府来操作,而基本排除了港澳的民意参与,所以没有太多可以还价的余地。但把“一国两制”用于台湾这个国共内战的遗留问题,就很是文不对题、强人所难了。国民党退居台湾后,中国分裂成两个政权是已然的客观事实。台湾几乎是在与大陆完全隔绝的环境下,自主地生存、发展了50年,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和政治奇迹,如今又进入了政党轮替的民主政治的新时期。台湾人太知道生活在没有自由的专制制度之下的痛苦,太珍惜靠着几十年的流血牺牲所争取到的自由和富足,他们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专制政权的统治──哪怕仅仅是形式上的统治!邓小平本以为是宽大为怀的“一国两制”,香港人和澳门人的接受已经实属无奈(因为这种统一并没有征求港澳的民意,只是中英、中葡政府之间的决定),更何况已经自主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台湾人了。

实际上,“一国两制”是邓小平面对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失败的事实而不得不做出的无奈选择,等于他已经承认社会主义失去了吸引力,大陆的统治模式无法强加于港、澳,只能在实质上放弃制度性的政治强求,以换取在面子上的民族统一。这种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让步和妥协,本身就是制度失败的结果。那么,面对苏东剧变、冷战结束的社会主义全面失败的国际大趋势,面对阿富汗、伊拉克、巴勒斯坦等地的成功大选,面对自主地完成了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成功转型的台湾,中共现政权为什么就不能尊重现实、顺应民意和历史潮流,放弃“一国两制”而实施“一国良制”呢?

如果大陆政权不想让台湾无限期地拖延和平统一的谈判,那么大陆政府也不能无限期地拖延政治民主化改革。所以,大陆当局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放弃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接受台湾所提出的“民主统一”的对等谈判,把“两制”删除,只留下“一国”。也就是大陆政权放弃“一国两制”,而接受台湾的“民主统一的原则”,以换取台湾政府放弃“台独”而接受大陆的“一中原则”。换言之,大陆政权应该以和平统一的诚意来感召对方,而不是用武力威慑来恫吓对方;以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双重成就来吸引对方,而不是用“一国两制”来强制对方。如果双方能够在“民主的和平统一”的基础上对等谈判,我相信用不了50年,统一大业就会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如果这样,大陆的现行执政者就既在两岸民众和国际社会之中赢得了道义上的合法性,又完成了中国的民主化和统一大业。可以说,谁有魄力完成这种“民主的和平统一”,谁就是开创中国历史新纪元的功德无量且名垂青史的伟人。

道义的责任和现实的要求都指向一个目标──两岸问题的最终解决:和平是唯一的选择,民主是最佳的前提。

对此,两岸都应该怀有充分的信心和足够的耐心与善意。有坚定的信心才会有从容的耐心和善意。无论中共现政权能否完成民主统一的事业,历史的潮流所预示的中华民族的最佳未来只能是:今日的台湾就是明日的大陆。

2005年3月2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论坛】2005.03.09

编者注:本文所注日期有误,因为文内提到胡锦涛在3月4日会见政协民革台盟及台联组委员时,发表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决不动摇》的对台讲话。因此,写作日期暂定为3月4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