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自画像
色彩过于抑郁
笔触充溢着蔑视和决绝
构图犹如劫难后的废墟
不敢轻易地
用某个词来形容你

只有屏住呼吸
似乎才能与世界交流
用梵高的旧皮鞋放逐自己
深陷的眼球在沁血
如同西藏的老人们的手中
磨搓几代人的念珠
有祈祷、有预言、有保佑
却没有一丝诅咒

亲爱的,我想
为你的自画像
添些响亮的色调
用一个囚徒卑微的爱
但我没有自信
让你一定接受

1996.12.4

【刘晓波文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