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逼上某处悬崖
锋利的石头嵌进皮肤
一个命令让我站立着呐喊
向世界发出最后通牒

我能站立却无法呐喊
我能呐喊却无法站立
笔直的身躯只能僵硬
疯狂的呐喊只能弯曲

深渊的陡峭、尖利
不允许笔直的挑战
身体的极限只能二者择一
绝对的命令却要求两者兼得

选择,无望的挣扎
要么挺直了呐喊,粉身碎骨
要么向深渊屈膝
巨大的苍穹已经俯压下来

1996.12.15

【刘晓波文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