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见
你的大脑壳大胡子
我曾以为
你是个酒鬼或角斗士
听说你的老师苏格拉底
额头辽阔而闪亮
装得下古希腊所有传说
他拒绝城邦的赦免
以死拯救了智慧

上大学时
认真啃过《理想国》
你对美的仇恨对诗人的轻蔑
使满脑子文学之梦的我
彻夜难眠地铭心刻骨

在你的学园门前
从小就不懂几何学的我
敬畏地背过身去
不敢举步
而你的洞穴里七彩变幻
尽管虚幻,我仍乐此不疲
正象你陶醉于理念的天国
我甘愿献身于飘渺的东西

你想做哲学王
用理念拯救世界
周游东方去寻找信徒
却被人贩子当奴隶卖出
如同我们的圣人孔子
四处跑官却壮志未酬
只好用诲人不倦
换几束干肉
东西方的智者
有着共同的命运
上帝的玩笑只有一个主题

据传说
你是忠诚的同性恋
那么,二千年前
你就是反文化的嬉皮士
你诅咒男欢女爱的肉体狂迷
却怂恿自己去操男人的屁眼儿
我猜想,生活中的你
一定既拘谨又吝啬
只有理念和美男子
才能给你片刻迷狂
你不相信人需要性交
神的启示才是灵感之源

世界被你划出森严的等级
你是哲学王,高高在上
为后人留下一个虚假的谜语
为上帝开了一扇隐秘的后门
而从小就接受唯物主义的我
只相信人类的所有文明
皆由吃与操完成

由此推断
其实你的梦很简单
因为你曾是一个
畸形发育的孩子
太大的脑袋和太小的身体
太细嫩的四肢和太浓密的胡子
爱冥想的孩子
懦弱而苍白
当夜晚降临时
只需要一束温暖的光

晓波1996.12.28

【刘晓波文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