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追随我
我的自缢不是自杀
海与沙滩的共谋
时刻都策划着背叛

叩响我的门
你的小手也打不开
那么厚重的门板
还有生锈的大锁

年轻时
我的美丽无人欣赏
年老了
我的智慧无人理解
曾经有过一个似神的诗人
几乎就要载我飞翔
一瞬间只有一条缝隙
他有羽毛
我却没有翅膀

在单调的黑暗中
倾听门外的嘈杂
纯粹的孤独品尝着
随时被吞没的恐惧
我的生命仅仅是一个词
一个划出致命界限的词

在红色沙漠中长大的女孩
请接受我坟墓中的问候
疯狂的革命给我们
刻上了过于粗俗的皱纹
一种美就是一根皮鞭
你也必定呐喊着呻吟着挣扎
让诗把你带向远方

我知道
你出生在一个谎言中
是那个日子也是那个时代
我们的记忆有共同的噩梦
时间充满了敌意
狼的世纪逼迫我们奔跑
而灵魂
却停留在一种透明之中
它发出的声音能刺穿一切

我也知道
你从一个得不到新衣裳的女孩
长成了往返于探监路上的妻子
你曾经用里尔克表达爱情
我曾经用信仰表达里尔克
我们之间的空白被里尔克充满
你的里尔克很幸福
我的里尔克很凄凉
幸福和凄凉只取决于一个人
你找到了
我错过了

晓波 1997、2、16

【刘晓波文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