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全美学自联发出请大家支持提名“天安门母亲”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呼吁之后,各界人士积极参与这一行动。据不完全的资料显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退休教授余英时与教授林培瑞已经分别写信,提名天安门母亲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国内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包遵信等也写信支持天安门母亲获取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原为文学评论家,一九八九年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与镇压学生运动的军人谈判,天安门事件后被捕坐牢。包遵信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也因参加八九民运而坐牢并失去工作。刘晓波指出“六四”后在天安门事件中失去孩子的母亲们作为一个群体,在恐怖政治中所进行的人道救助是大陆民间最具道义感召力和最有成效的人权事业,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和赞誉。包遵信认为天安门母亲这几年一直在为她们的亲属伸冤,为和平不懈地奋斗,为改善中国人权的状况起了很大作用。她们向世界揭露六四真相,她们所做的这一切是“六四”后的良知和道义的象征。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天安门母亲运动”是对中国人民争取人权、自由和民主的最大国际支持。

经方励之转达的北京著名科学史家许良英的一封信表示:提名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是合适的,应该尽力支持。这对于追究64血案,推动中国民主化将产生极大的冲击力量。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群体十年来冒着严酷的政治风险,顶着高压,寻访死难者(截止目前已寻访到173人)。她们向全世界呼吁,为64血案讨回公道,并通过正式司法程序追究血案责任者的法律责任,坚持不懈地努力和抗争。她们十年如一日的可歌可泣的行为,已为世人所了解,得到了多次国际荣誉。

如果把和平奖奖给她们,对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有百利而无一害。许良英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更多地关注六四受难者。

旅居美国的作家郑义在致国内朋友一封信中指出,天安门母亲最有资格获得推荐是没有疑义的。在这个堕落的时代,她们不屈不挠的抗争,不仅推动着社会进步,还为我们这个被调教得冷漠冷酷冷血的民族留存了一线救赎的精神之光。在今天的世界上,没有别人如同天安门母亲这样艰苦卓绝。

曾经六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著名民运领袖、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节目中表示,“天安门母亲”这一个群体比他自己“更有资格获得这一荣誉”,如果她们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对于激励中国人民追求人权、民主、自由更有意义。香港支联会也在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期间举行“支持天安门母亲”的签名运动。(刘晓波、魏京生的文章本刊此期全文刊出──编者)

(林青)

【北京之春】2002年3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