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8日,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在京逝世,终年70岁。噩耗传来,中国知识界、海内外民运人士震惊、悲恸!正在主持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大会的刘晓波博士立即组织治丧小组,向海内外发出讣告。

笔者与包遵信先生有几面之缘。上个世纪80年代,早就受过《走向未来》丛书的民主政治启蒙恩泽,对包遵信先生心中充满了敬意。他是一位导师,是一位启蒙者,是为中国的黑暗政治指出走向未来光明的使者。尤其是在1989年春夏爆发的学生运动中,包遵信挺身而出,敢于站在为民主事业斗争的前沿,鼓舞了当时激情四射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他虽然走了,但他的影响,他的《走向未来》丛书的影响,迄今仍然闪烁着历史的光辉。

我于葬礼的前一天11月2日赶到北京,此间,当局多次电话警告我不要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甚至在2日夜里,电话依然从深圳传来,但我意已决,不管有什么“后果”,都要参加。2日下午,我与治丧小组人员会面,刘晓波、张祖桦、徐晓、马少方等人正在张罗丧礼事宜,得知刘晓波发高烧,一边吃药治疗,一边忙碌,令我非常感动。

第二天一早,我与马少方、温克坚一同乘计程车赶往北京东郊殡仪馆。那里已经戒备森严,虽然看不到穿制服的警察,但殡仪馆内外,布满了便衣警察,许多汽车内的警察头目在通过电话指挥着。

国家机器在运转,它在保卫着一个政权的安全,对付的是手无寸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主张的知识分子。其实,正如晓波对北京警方所说,你不干预,一切会很平静,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你要干预,那就意味着要制造事端。但看来最高当局下了死命令,控制参加人数,阻止一些人前来悼念。本来预计参加人数会在500人左右,实际参加人数在200人左右,有数百人被恐吓、软禁和控制。正如“维权网”抗议声明中所说:“江棋生、天安门母亲代表代表张先玲女士、刘军宁、陈子明夫妇、刘苏里、六四镇压受害者齐志勇、维权人士胡佳夫妇等。连著名律师莫少平也被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强行阻挡在家中长达数小时,不准前往吊唁。维权律师浦志强、法学学者俞梅荪等多人还因此被带到派出所扣押,俞梅荪竟然在派出所被拘留24小时。一些公安人员不仅暴力阻挡一些人士出门,还用流氓、亵渎的语言侮辱当事人,如北京国保大队官员张阳用近乎下流的语言辱骂浦志强律师,毫无任何执法人员应有的基本素质。官方派遣大批便衣到现场监视,甚至试图抢夺吊唁者准备的死者生平材料。有些已到达现场的吊唁者如李海、刘荻等人在葬礼殡仪馆门口被强行绑架押走……”

六四已经过去18年了,但六四依然是当局的心病。恐惧一直在折磨着中共当局,当局一直惧怕群众集会,担心引起不测的政治事件。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仪式,让当局如此如临大敌,草木皆兵,可见这个政权多么脆弱!

【新世纪新闻】2007.11.0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