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教师萧瀚完全赞同《零八宪章》所表达的宪政民主法治主张,他于2008年12月13日发表“零八宪章”忧思23条,提出一些宝贵意见,我表示欣赏。本来,“零八宪章”就是一个需要集思广益的文本,需要更多的公民参与,多多益善。但是,当我看完萧瀚先生的几点意见,觉得有几条很难认同,认为多余、甚是“糊涂”,若不表达我的不同意见,笔者认为其文实在会有误读者,混淆《零八宪章》所表达的价值观,也会消减刘晓波等签署人付出努力所产生的正面价值和积极意义。

中共不改旗易职,就是死路一条

第一,萧瀚云“中国未来的政治道路,应该是在和平推动中完成宪政改革”,我十分赞同,但接着下一句就很容易引起歧义了:“共产党必定是其中的重要力量,甚至是最重要的力量”。依照目前共产党执政60年的历史经验看,共产党绝对不会成为“完成宪政改革的重要或最重要力量”,除非它改旗易帜,放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放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但是,理性的人都已看到,没有内外压力到一定程度,中共不会放弃这两点。胡锦涛12月18日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公开表态,“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需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有益成果,但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这话有点是针对《零八宪章》而来,可见眼下的共产党还不是1986年的国民党,顽固的共产党试图要“一百年不动摇”。不过,我还可以换个思路看,台湾国民党不是1986年底就成立了民主进步党,到1987年就结束了党禁报禁吗。共产党难道比国民党还顽固吗?是的,是共产党顽固,但顽固的下场就比不顽固的国民党要好吗?2008年底,我们不妨做这样的比较,比如共产党和国民党现在关系很好,假设两岸允许政治合作和政治试验,比如当年的“反动派”国民党到大陆建立支部发展党员,共产党到台湾建立支部发展党员,比一部谁的党员发展的多,谁就更有说服力。目前的问题是,大陆不敢开放党禁,自然不敢也不会尝试国民党在大陆发展党员。台湾就不存在这个问题,现在已解除党禁,成为自由的公民社会,共产党可以存在,毛泽东的书早已进岛,还有什么担心?只是我担心共产党不得民心,到台湾会混不下去并被很快赶走的。

第二,萧瀚还说,“不能把共产党当作敌人看待——无论名义上,还是具体措施的操作上,都不能,而目前的宪章,其措施如果全部实行,那么共产党必然就成为了中国全体国民的敌人。要求共产党经过改革把自己改造成沦为阶下囚的国家之敌,共产党能答应吗?”我认为萧瀚这里说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笑话,《零八宪章》没有敌人,和平主张就不是以暴易暴,就不是暴力革命。《零八宪章》与中共的冲突实际体现的是中国国内的全民内部矛盾的冲突,不是具有推翻性质的“敌我矛盾”,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就没有敌我矛盾,无须暴力革命搞推翻。那么,谁是共产党的敌人呢?就是共产党自身。若中共今后如同苏共一样垮台,同样不是民众暴力推翻中共,而是中共自己终结了中共。实话说,无论中共如何坚持,中共不改旗易职,就都是死路一条。这是后话,但符合历史规律,苏共、罗共等各个专制共产党已经证明了。从目前的《零八宪章》看,中共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初期的政党思路基本上是符合宪章精神的,只是后来中共自己绑架了自己,自己打倒了自己,导致中共至今没有退路,自己成为了中国全民的敌人——也可以说是“国家之敌”,但民间的《零八宪章》没有提出要消灭共产党,只是要落实民主宪政法治,只要中共顺应,中共避免危机,中共可以像今天的国民党一样新生。不过,严重的问题是,共产党不到内外压力到一定程度,是不会改革的,更不会“经过改革把自己改造成沦为阶下囚”。眼下,共产党面临的是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压下来,不是它答应不答应的问题,而是它不是压死就是改旗易职,它能作出什么好的选择?民间仍然给共产党以时间,《零八宪章》就是中共最大的出路和挽救。

中共绑架政府,激化民众与政府对立必加速中共垮台

现在的共产党,不是经济不发展、人民吃不饱等饿死时代的共产党了,时代不同了,比如萧瀚老师可以在中国政法大学课堂上讲共产党邓小平六四镇压,尽管自己以退为进提出辞职,事实上学校没有接受,说明萧瀚面对的是新的制度变化,而不是以前唯恐天下不乱的共产党了。甚至可以说,共产党已经不是一个了,而是很多了,这个共产党比较残暴,但那个共产党已经变质为反对共产党的共产党了,只徒有虚名而已。比如北京,《新京报》不是报道山东新泰和肥城把上访的访民关进精神病院吗?山东的这两地共产党还比较残暴,但北京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京报》就已经揭露山东地方政府残暴了,藉以说明山东残暴的共产党是没有好下场的、真相是掩盖不住的——山东残暴的共产党也可以揭露北京共产党如何残暴进行报复也是值得欢迎的,山西检察院派人到北京抓央视记者很好,若地方司法机关按照宪法独立审判权派人到中南海抓贪官更好不过,如实现就说明中国自治的同时就有司法独立了。所以,我们不能说中共至今没有退路,若它愿意退的话,就是主动接受和与全民商议如何实行《零八宪章》。它若不退,就成为中国全民的敌人,中共不愿意又能如何?难道中共7000万党员可以分成三头六臂监控全国13亿人民,监控近3亿网民,难道中共为抓亿万不规矩的人而去建更大监狱,谁来建?如今,中共确实做不到付出如此巨大的成本。即使能够做到,中共就可以在成本上输个干净,因为网络是开放社会所必有,一个封闭社会的力量监控开放社会,无异于黑暗强制地驱散光明,最后光明却胜过黑暗,黑暗不得不退出。这就是中共自我为敌的结局。

萧瀚还说是“政府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了《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先生”其实不是政府干的,而是中共绑架政府干的。我不认同把共产党等同于政府的看法,因为一旦结束党禁,或共产党维持不下去,共产党要被迫退出,政府却不能退出,正如苏共解体,政府却没有解体,联合国的席位也不会消失。没有共产党了,苏联也分家了,但俄罗斯政府照样执政。看看台湾,国民党下台了,反对党上台。后来,作为反对党的国民党通过合法和平选举再上台,这个国民党已不是当年的国民党,已经脱胎换骨了。现在我想,共产党也应该脱胎换骨,否则动不动就拘留持不同政见者,就指控“颠覆国家政权”,实在是反人类文明,反普世价值,也反联合国人权宣言,更是反自己,让自己早日垮台。

萧瀚先生的言论之所以书生意气,是他发言时并不充分了解中国实情,中国现阶段正是大力宣传《零八宪章》所表达的宪政民主法治理念的大好时机,民间赞同声音甚大,中共党内有远见有洞见知情人都应该从心底赞同(肯定不少,只是他们中毒太深,太恐惧共产党的历史黑暗),萧瀚先生怎么能说“在现有形势下其可操作性等于零”呢?反对党们在喝茶聚会,维权人士前赴后继,全国出租车司机大罢工,教师群体抗议,退伍军人集体上访,厦门和上海集体散步,大学生和农民工就业压力,农民民怨沸腾,难道不是说明这一力量很大吗?2008年如此“火山爆发”,2009年就不会压力更大吗?尤其是经济危机,百业萧条,不需要执政者为此付出巨大成本吗?

我不认同萧瀚所言联署签名《零八宪章》是一个政治行动,我认同是公民行动——更多签署人没有政治诉求和政治意愿,他们只希望爱国家,有宪政,有自由,有法治,有民主。《零八宪章》在社会各界有最大程度的可被接受性,因为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建立公民社会,而社会压力所构成的结果就是建立公民社会,《零八宪章》不是改朝换代,而是让中国有宪政,有法治,不但政府官员需要宪政和法治的保护,公民更需要——换句话说,政府官员也是公民,不要把政府官员都等同于共产党,共产党跨了,政府还存在,国家政策存在还需要政府官员上岗。共产党有交通部、公安部,共产党下台了也照样需要一个交通部、公安部。不过,党官就没有出路了,在未来的公民社会,国家财政不能在养一个政府的同时,还要养一个党,养上千党校和党报,以及党务机关和更多无所事事的党务工作者。

《零八宪章》是中国发展的目标,至于萧瀚所问执政的中共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份建议,以及如何让中国共产党接受其中的所有观点,也是无需回答的问题。中共不接受是中共自己的事情,自然法则不会因为中共的不承认就不是自然法则了,将来中共不承认公民社会他就会为此付出沉重代价。至于“极权政治存在的一大基础就是它需要敌人,无时无刻地需要敌人,而目前这份宪章的具体建议等于是给他们树立了一个敌人,这对于他们而言,不是削弱了他们的极权力量,而是暂时地增强了他们的极权力量”,前面我已经说清楚了,《零八宪章》文本也已经说清楚了,极权党绑架在政府,极权党是它自己的敌人,是在自己葬礼上致富的僵尸,不是别人想当中共的敌人,而是中共处处为敌。处处为敌的专制党,绑架政府,必然激化民众与政府对立,必加速中共早日垮台。中共必然要亡党,但不会亡国,政府可以更替,但也不会消亡。这点萧瀚自己也承认“从长远看(宪政)当然是削弱他们力量的”,这就是说如今顽固的中共不去化解与人民对立的矛盾,就只能走死路,末路——至于死路、末路那一天到底是哪一天,现在还说不定,不过有历史镜鉴,以及历史规律作见证。强大的苏共也是几乎一夜之间垮台的,中共能躲过去吗?继续为敌,是躲不过去的,垮台是时间早晚问题,拭目以待吧。

作为一介关心中国政治命运的布衣,我认同未来中国宪政改革的必然,既然是宪政,就是法治,就是选票,就是和平政治,还哪里来的敌人呢?没有宪政才有敌人,不实行宪政的就是全民的敌人,也是自己的掘墓人。我相信刘晓波先生作为签署人,他关心宪政和法治超过对自身安全和自由的关心程度,他关心的政治就是期待中共能够早日实现宪政和法治,并为之付出努力,哪怕短暂失去自由。刘晓波们才是真正的自由知识分子,才是真正的大公共知识分子。

共产党注定要垮台,凭什么?

《零八宪政》最大的贡献,就是说出了中国的最大需要,其实最浅层次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和建立公民社会,最深层次也是政治体制改革和建立公民社会。2008年,有人说“火山爆发”不为过,整整一年,灾难频发、人祸连连,专制祸国殃民,罄竹难书,已经到了不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垮台更快的危险关头。到2009年,形势将更加严峻,压制法轮功10周年,六四20周年,西单民主墙30周年,大跃进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五四90周年。这些都是即将来临的敏感时刻,再加上频繁的年年都遇的天灾人祸难以避免,以及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各行各业,如果中共不认真对待《零八宪章》,不顺应时代和国际的潮流,不认真地把信奉暴力的革命党改造成具有执政合法性的现代民主政党,不开放一党所垄断的一切政治资源,中共不但葬送自身,还极有可能葬送前30年的改革成果,民间还会连连反对甚至敌对,最终伤害整个社会秩序,最终必然终结共产党的统治。

《零八宪章》就是中共的出路。而萧瀚所说“这份文件的最大缺陷,在于完全没有考虑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宪政成功转型的成本是什么”,这是不了解中共,也不了解中国国情,中共现在就靠利益支撑,共产党本身就不具有任何值得信仰的价值了,到了一定压力下共产党自己的人就会墙倒众人推,没有多少人还会为共产党的墙倒了而付出生命负隅顽抗或者玩命抵抗,那些外逃的官员就是与中共决裂的前奏。如果说“当前共产党掌握所有国家主要资源”,其实是不同的政府在掌握,到一定时候有了反对党,这些政府也会为反对党所用,利益集团也就不会不接受墙倒众人推的结果,若没有法治和宪政,利益集团同样和中共一起死,为什么不接受公权力由宪政制度约束和监督呢?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换一个船长比整条船沉下去更好,这才是最大的利益。而且,全面实行宪政和法治了,就是和平转型,自然由和平的法治的制度来处理那些在那个体制内获得了巨大的不义之财和地位的集团和官员,最高政治领导人应负政治领导责任——按照宪政制度可以特赦或公布真相后记入历史不予对其人及家族追究。除此之外,只要最高政治领导人之外的既得利益者愿意主导或者推动宪政的和平改革,除了应该“将他们及其家族的财富按照一定比例退还国库,其他一概既往不咎,并且保护他们及其家族的一切安全,使得他们在此基础上成为与广大无罪国民权利平等的公民”,萧瀚的这条建议是可以实现的,关键是他们有没有违反他们执政时制定的法律并直接有确凿的残害生命的记录,如果有法定之罪,即杀人者,自然不可饶恕,但必须依法处置,并保障其基本人权和合法权益。

共产党注定要垮台,凭什么?就凭中共六十年制造的灾难和今天的没有进步,历史伤害今天仍在重演。萧瀚不知道,共产党不到死到临头这天,不会与社会各界共同拟定一份“过渡期宪政方案”的,也就谈不上如何平稳走向宪政深水——共产党将死,谁还会需要它抛出一份“过渡期宪政方案”?若是按萧瀚所言“共产党继续执政,确定具体年限”,其实是纸上谈兵,与虎谋皮,没有内外压力到一定火候,确定年限之说就不会成立。但事物都是矛盾的两面,若是内外压力到一定火候,谁还需要它确定“继续执政的年限”?正如今天和明天的区别一样,今天结束了,就是明天了,不可能今天晚些时候结束,延缓明天的到来。明天说到就到了,正如光明一到,黑暗就消失了,共产党垮台哪还有过渡时间?

所以,《零八宪章》的主要精神就是民间呼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这就是民意,大势所趋,是不可抵挡的公民社会力量,中共国家掌权者已经没有退路了,应当及时抓住机会全面实行三权分立的公权力监督模式,议会、行政和司法三权相互监督,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实行军队国家化并不得介入内政,保障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等宪法所确立的公民权利,由宪法和法律治理国家,与全民共建这个国家,共同保障这个国家的独立,全民的自由,以及全民的富强。对于今日中共来说,现在仍然是一个最不坏的时机。现在,这一步若不迈出,内外压力更大,将来的成本将成大,历史教训将会证明中共到那时将输得很惨,而《零八宪章》所倡导的民主自由价值观和宪政、法治理念,将一定能够救中国。

附:忧思录之十一:关于“零八宪章”

萧瀚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财经》杂志法律顾问

1. 政府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了“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先生,传唤了推动此事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张祖桦先生,我认为这样做是违法的,因为对国家大事发表意见,这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起草人也好,其他签名者也罢,都没有用任何不正当手段去做推翻现政权的行为,只是呼吁现政权下定决心进行宪政改革,与颠覆国家政权完全不沾边。

2. 为此,我呼吁中共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先生,归还从刘、张两位先生家里抄走的物品,并且借此机会广开言路,让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到共商国事的讨论中来。

3. “零八宪章”是一份关于未来中国政治生活的宏观愿景,相对于以前的任何一份重要倡议书,它都显示出更为理性、平和、富有建设性,是事关未来中国大局的一份重要文件,在此谨向倡议者、执笔人以及每一位参与署名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4. 《零八宪章》所表达的宪政民主法治理念,我完全赞同,但在现有形势下,其可操作性等于零。

5. 不管人们是否承认,联署签名“零八宪章”是一个政治行动,既然是政治行动,就应该考虑它在社会各界最大程度的可被接受性。

6. 可以想见,居于被统治状态的人们,包括我在内,都会赞成“零八宪章”的理念和所有保护人权的具体措施。

7. 但是这份宪章最重要的是要解决一个一定程度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问题,即如何让中国共产党接受其中的所有观点。

8. 宪章显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几乎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换句话说,它完全没有考虑执政者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份建议。

9. 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国这次宪政转型,只是在辛亥革命基础上实现共和国理想的最后努力,从中华民国到中共建政,这只是未完成或者说被强行改变了航道的辛亥革命的继续,而现在我们要将这被改变的航道改回到它该驶向的方向。

10. 辛亥革命的主要国父是两位,一位是孙中山,还有一位是袁世凯,以前人们总是将袁世凯打入冷宫,剥夺他作为中华民国国父之一的身份,这是一种道德中心主义观念下的偏见,而不是政治上的公允之论。如果没有孙袁双方互有妥协的谈判及其成功,请告诉我中华民国自何而来?就靠南方革命党账上那几块钱,能打赢政府军?即使筹集到银两巨万,革命党打赢了这场战争,那又得死多少人?因此,无论从哪个意义上,我们都要感谢孙袁两位为基本和平的宪政破航做出的贡献。袁世凯后来想当皇帝不得而死,那是以后的事,至少在1911年,他是新国家的创立者之一。

11. 中国未来的政治道路,应该是在和平推动中完成宪政改革,共产党必定是其中的重要力量,甚至是最重要的力量。因此,不能把共产党当作敌人看待——无论名义上,还是具体措施的操作上,都不能,而目前的宪章,其措施如果全部实行,那么共产党必然就成为了中国全体国民的敌人。要求共产党经过改革把自己改造成沦为阶下囚的国家之敌,共产党能答应吗?

12. 极权政治存在的一大基础就是它需要敌人,无时无刻地需要敌人,而目前这份宪章的具体建议等于是给他们树立了一个敌人,这对于他们而言,不是削弱了他们的极权力量,而是暂时地增强了他们的极权力量——虽然从长远看当然是削弱他们力量的。

13. 中国未来的宪政改革必须是没有敌人的政治,是一种仁者无敌——仁爱者没有敌人——的政治,政治就是事关公共生活,于内政是增进全体国民共同利益,于外交则是争取国家利益的制度以及治理方法。

14. 这份文件的最大缺陷,在于完全没有考虑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宪政成功转型的成本是什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当前共产党掌握所有国家主要资源的局势下,让他们主动放弃利益而走向公权力受宪政制度约束的政治,凭什么?

15. 凭三条,第一条,再这样治理下去,共产党统治会导致烽烟四起、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朝不保夕的日常生活,共产党会和这个国家的人民处在绝对对立的死胡同里;第二条,只有结束这样的治理方式才能挽救中国、挽救中国共产党;第三条,结束这一过程,需要给共产党及其重要成员一些基本承诺。

16. 清帝退位的原因是两个:第一个是在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对清王室的连哄带吓,第二个原因是民国政府给出的《优待清室条例》——和平新建政权是要代价的。

17. 过了将近一百年,中国人的政治眼光应该高于清末,而不是连清末都不如,但这份零八宪章的政治水平却不及清末孙袁。

18. 中国未来的政治,如果要走和平转型的道路,在理念上必须彻底抛弃敌我思路,要将中国共产党作为改革的同盟者——甚至改革主力对待。

19. 由于中国共产党在过去将近60年里,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都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穷灾难,而且迄今依然手握大权,如果宪政的和平改革不能给他们起码的制度性宽恕方案,要让共产党来革自己的命,无异于痴人说梦。

20. 要使得共产党成为和平宪政改革的同盟者甚至主要改革者,必须要有一批“污点国父”——他们可能在这个体制内获得了巨大的不义之财和地位,但是只要他们愿意主导或者推动宪政的和平改革,除了应该将他们及其家族的财富按照一定比例退还国库,其他一概既往不咎,并且保护他们及其家族的一切安全,使得他们在此基础上成为与广大无罪国民权利平等的公民,如果他们成为国家重要领导人的,以后卸任以后也绝不秋后算账。上述政策应该也是针对其他一切共产党官员的做法。

21. 没有上述制度性宽恕政策,将会导致共产党与人民斗个鱼死网破,而最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必将又是暴力、血腥的过程,我们还需要这样一种不知后果是什么、却是谁都不想要的过程吗?

22. 要平稳走向宪政深水,首先得试水,如何试水?共产党与社会各界共同拟定一份“过渡期宪政方案”,主要内容至少应该包括但不限于:○1共产党继续执政,确定具体年限;○2全面实行三权分立的公权力监督模式,正常发挥议会、行政和司法保护公民权的功能;○3允许结社自由,因此而成立的政党,除了在过渡期内不能进行执政竞选,其他一切符合良法的活动都可以开展;○4全面保护原宪法所承认的公民权利;○5增补并保护原未被承认的公民权利;○6军队国家化,不得介入内政;○7拟定对将近60年来共产党过往问题的调查、审判、赦免程序与制度性宽恕方案,并且保证过渡期之后将来的其他执政党绝不出尔反尔;○8过渡期结束之后如果多党竞选的条件还不成熟,那么应该由议会讨论决定是否延长过渡期年限。这些具体方案都是宪法性文件,具有各界不可凌越的法律地位。

23. 上述只是我的一个简要思考,具体方案,一定得社会各界人士集思广益,至少这些问题都应该进入公开、和平与理性的讨论阶段。

2008年12月13日于追远堂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2008.12.23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