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13刘晓波逝世的周年日,在汉堡的使徒教堂(Apostelkirche)举办祭奠礼拜。图/田牧提供

7月13日,又是刘晓波逝世的周年日,今年为什么选择了在汉堡的使徒教堂(Apostelkirche)举办祭奠礼拜?使徒(Apostle),原意指担负使命的人、传递真理的人,类似于先知。在我们的心目中,在德国朋友的认知中,刘晓波恰恰就是中国未来宪政民主的使徒和使者。

汉堡的使徒教堂建于1893年,1901年的使徒神像被安装在教堂的祭坛上。现今,祭坛前设计了印刻着使徒们的玻璃窗户,是20世纪的6名女性和6名男性的肖像,他们用生命维护正义,传播真理,成为各种教派的现代“使徒”,比如:“白玫瑰反抗运动”的索菲·肖尔(Sophie Scholl),德国和平主义者和反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抵抗战士赫尔曼·斯托尔(Hermann Stöhr),社会活动家、人权运动领袖的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等,刘晓波与他们一样,无愧是当代社会的使徒与先知。

如此,使徒教堂被选为2021年刘晓波逝世4周年祭奠礼拜的中心殿堂。

库讷牧师、廖天琪:与刘晓波的“天国之约”

主持人廖天琪说:“刘晓波去世4年了,他在自己的故国家乡没有安葬之地,没有墓碑,他的骨灰被洒在大海里。人们也不能公开地祭弔,他被政府定为‘罪犯’。今天我们在汉堡的使徒教堂为他举行追思礼拜,聊可安慰怀念他、爱慕他的友人。我也相信今天在全世界各地有许多人都将为刘晓波点上一支蜡烛。唯一心存恐惧的是北京的习近平政权,晓波活着时,他们坐立难安,必将他置之死地,晓波死后,他们的恐惧更为加深,因为民意像洪水,愤怒的民意如海啸,瞬间可以吞没他们。就像年年纪念六四,我们年年纪念晓波,永不忘怀。”

左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罗塞拉·卡索纳托(Rossella Casonato)牧师、廖天琪。图/田牧提供

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当年,刘晓波在天安门广场上说:‘我们不是寻找死亡。我们寻找真的生命。’他如同耶苏一样坚强、安慰与承诺。我们今天在这里是要向世界说,刘晓波不会被遗忘。即使他已经离世,他的理想和愿景也不会枯竭,在人类大家庭里,你有责任:‘为被噤声的人和所有被遗弃的事业说话。’”

廖天琪说:“我们与刘晓波有个‘天国之约’”。刘晓波的墓地在世人的心田里,刘晓波的纪念碑在人们永远的记忆中,不会忘却刘晓波的“七·一三”之苦难日,更不会忘却这一天的“天国之约”,在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祭奠天国中的晓波,点上一支蜡烛,遥相思念与祈祷!继承遗愿并推动宪政民主的事业。

主持人罗兰德·库讷和廖天琪。图/田牧提供

伊莎贝尔的十年之歌

伊莎贝尔(Isabel Schrodka)与她的同学在祭坛前,为刘晓波演唱了《留在这里,同我守护》,德国著名诗人、歌手沃尔夫·比尔曼的“鼓励”(Ermutigung),以及哀犹太人被屠杀的《Donna Donna》……

2010年的国际人权日,伊莎贝尔第一次与莱茵马斯职业高校(Rhein-Maas Berufskolleg Kempen)学生跟随着罗兰德·库讷牧师去到柏林的中国使馆前,为刘晓波声援与示威,为刘晓波向中国政府讨个说法,那一年十几岁的伊莎贝尔在中国大使馆前,一曲〈Donna Donna〉,迎着寒风悲歌……至此每一年的国际人权日,伊莎贝尔都会站在中国使馆前为晓波高歌一曲,不知那些年晓波在辽宁省锦州监狱中可曾知晓?晓波去世后,在天国里可有闻听?

伊莎贝尔(Isabel Schrodka)与同学演唱〈Donna Donna〉,右图是刘霞面对刘晓波的棺木。图/田牧提供

十一年来,德国的小女孩伊莎贝尔长大了,现如今她是荷兰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了,她相约了大学同学一起来唱:

多娜多娜多娜……
“不要抱怨了”,农夫呢喃
“谁让你是一头牛犊?
要么就有一双翅膀
能像燕子一般飞翔”
捆住的牛犊转眼被杀
没人告诉它为什么
但凡只要向往自由
就得有燕子的翅膀……

知否,知否,依然Donna Donna,一曲悲歌送给远在天国的刘晓波听……

艾丹·厄佐格:中国政府触犯了“反人类罪”

社民党联邦议员艾丹·厄佐格(Aydan Özoguz),也参加了刘晓波的祭奠礼拜,她是现今汉堡市的第一大忙人,她的邀约太难了,但她来了,为了刘晓波,为了中国的人权。

汉堡,是德国社民党的基地,已持续了半个多世纪,早年的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现如今的联邦德国副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都是出自汉堡,舒尔茨曾任汉堡市长,厄佐格议员是他团队一员,也是未来汉堡市长的传人。据台湾驻汉堡罗美舜总领事介绍:厄佐格议员是下届社民党市长第一候选人,未来的汉堡市长非她莫属。

厄佐格议员说:宗教其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知道在中国有上千万的基督徒,还有别的宗教信仰的人,但是在中国的这个体制里面,宗教的自由是得不到保护的。我们在议会里面也谈过这个问题,认为中国政府触犯了反人类罪,比如说对维吾尔人的压迫、强迫劳动,还有甚至于性侵犯、强迫堕胎,我们人权委员会也嚐试跟中方接触,进行对话。

她还指出:我们要鼓励有勇气的人,帮助他们,我们要求进行调查,比如说在新疆进行调查,我们也要启动联合国关于制裁的条约,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条约来采取一些行动。我们要遵循世界人权的原则,比如说一些中国人生活在德国,他们是证人,他们可以作证,他们提供的证据,可以让我们根据他们的说法来追溯罪源。

厄佐格议员还提及1997年刘晓波给刘霞的一封信,大意是:我们对于社会有时候提出一些抗议,不是我们有侵略性,不是我们要抱怨,相反我们表达的是容忍和我们的爱,我们要追求更多的容忍和更多的爱。我们每个人应该有同情心,我们要团结,我们不要只为自己,我们要为别人的权利去争取。

是的,刘晓波不仅仅属于中国,属于未来中国的宪政民主,他更属于整个世界。正如伊朗女律师、作家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指出:“刘晓波是世界级的英雄,是人类的骄傲。”国际笔会会长珍妮佛·克莱门(Jennifer Clement)讚誉“刘晓波是一个伟人,我们大家以他为荣。”

谢志伟大使(右2)与艾丹·厄佐格议员(左1)交谈。图/田牧提供

谢志伟:刘晓波与哥廷根的“七君子”

台湾驻德国的谢志伟大使从柏林赶来参加现场的纪念,他总是给中国民运带来故事,带来启迪,带来勉励,带来激情……,谢大使说,刘晓波不会被中国遗忘,不会被世界忘却,上上个世纪德国哥廷根著名的“七君子”故事,几乎与晓波一样是为了宪法而战。

谢大使讲述道:“晓波逝世已4周年,在德文中有一个字叫Verjaehrung(诉讼时效),即追溯时期已过,那我们可以这么讲,中国共产党谋杀刘晓波,我说是谋杀,因为他不坐牢不会死,是没有追溯期永远都存在的。刘晓波2008年与另外302个中国勇士们一起,要求中国应该有一个符合人性的所谓的民主人群,有言论自由权,有宗教信仰权,有自由选举权,有一个符合人性的宪法,他为此被关进牢里面,将近十年后死在狱中。这让我想起来,德国在1837年就有一个几乎是同样的伟大故事。哥廷根大学有7个教授在1837年,因为新任的国王恩斯特·奥古斯特一世(Ernst August I),要把3、4年前才引进的比较自由的宪法废掉,这7位教授群起跟国王说,‘我们反对,我们不赞成,符合人性的宪法、比较自由的宪法应该保留下来……’结果这7人在圣诞节之前全部被赶出哥廷根大学,其中有3个人不但被赶出大学,还被赶出他们的家乡。有个字在德文中叫elend(苦难),就是只能国外流浪,不能在自己家里的痛苦。”

台湾驻德国的谢志伟大使出席与刘晓波的“天国之约”。图/田牧提供

谢大使说:一年之后的1838年,其中一位就是我们所熟悉的格林童话的兄弟,年纪比较大的雅各·格林(Jacob Grimm),他写了一个小册子一篇文章,里面说明瞭他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知道是冒着会失去职业的危险,而去做一件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的理由如下:他说历史会告诉我们,什么叫做一个高贵的自由人,这些人有勇气在国王面前说出真相说出事实,只有有勇气的人,才有能力和资格做到这一点。他们说出的真相,常常是有用的,对后人有用的,但是很多时候,说出真相也会失去他们的职业,甚至于他们的生命,可是不会失去他们的名声。文学作为历史的姐妹也常常看得到,他们对于一些贵族们的行为,可用正义这个字来评判他们。

前一阵子欧洲杯足球赛刚结束,冠军这个字我们一般都讲champion,是名词,但这个字也可以当做动词,当它被当作动词的时候,意思就是为一个理想、为一个信仰、为一个原则而奋战不息。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讲,刘晓波,他为了个人以及整个中国民族的理念,为了人的尊严奋斗不息。我们台湾人在他的“零八宪章”里面也被考虑里进去:两岸问题如何解决,用人性来解决两岸的问题。所以对我来讲,我今天作为台湾的代表,在这里要说:晓波兄谢谢你!您的勇气,您的志向,您的牺牲,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面.我每一次演讲都会说,我们如果集合在一起,刚才天琪有讲,中国共产党政权如此嚣张、如此有权有势,可他们还有一样东西叫做恐惧。所以我希望我们站在一起,只要我们站在一起,台湾人、中国人、吐蕃人、西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还有很多欧洲人,今天有很多在场的德国人或者欧洲人,只要我们站在一起,我们就会是champion,并不是比赛的冠军,而是正义的拥有者,如果我们做了,我们朝这方面做,晓波兄的生命就不会白白牺牲,我们思念他,每一年纪念他,晓波兄,你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跟你在一起!

左起:罗兰德·库讷、廖天琪、谢志伟、罗美舜总领事。图/田牧提供

左起:毛星星、作者(田牧)、活动主持人、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

王丹:有一种勇敢叫做坚持

历史学者、天安门学运领袖、晓波的朋友王丹在Zoom 上发言,他说:在众多的悼念活动中,刘晓波的精神遗产成为最常见的讨论主题之一。不过这样的讨论,大多围绕刘晓波的非暴力抗争的主张和他的“我没有敌人”的著名陈述而进行,并因此导致各种不同意见的交锋。在我看来,前述两个主题固然是刘晓波思想遗产的重要内容,但是如果因为过于聚焦在这些富有争议性的话题,而忽视了刘晓波精神的其他重要方面,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因为后者,恐怕是更具有感染人心的精神力量,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他所彰显的基本内涵。且让我分享一下我感受最深的两点。

我们知道,反对运动面对中共这样的强大专制政权,劣势是相当明显的,因为后者拥有庞大的国家机器,而反对运动在初期阶段很难得到对抗的物质资源,无钱无权,无人无枪,看起来毫无成功的希望。但是回顾历史我们会看到,对抗专制的运动往往还是会获得胜利,而人类的进步就是积累在这样的胜利之上。这是为什么呢?

历史告诉我们:在实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民主力量最终还是会获得最后的胜利,主要来自于道义资源,这才是反对运动的优势所在。在这些道义资源中,最重要的两点,就是勇气和坚持。而刘晓波长达三十年的努力,完美地展现了这两个重要资源的力量。

首先是勇气。1989年北京爆发民主运动,当时的刘晓波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他完全可以留在海外,进行声援工作;他也不是不知道一旦返回中国所要承担的风险,但是他毅然选择了回到中国,直接投身民运。放弃长春藤大学的访问学者生活,冒着坐牢的危险返回一个专制的国家,这样的勇气,不是很多人可以拥有的,晓波拥有。1989年之后,刘晓波已经成为当局的眼中钉,此时的晓波,更加清楚自己继续留在国内的危险,但是他仍然没有退缩,面对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他联络各地民主派人士,组建“独立中文笔会”,撰写大量文章痛斥中共暴行,这也是需要勇气的,而令中共对他恨之入骨的,正是这种不怕坐牢的勇敢。当局对晓波既恨又怕,一定要置他于死地,所恐惧的,正是他的勇气。因为这种勇气可以感染很多人,带动很多人;也是因为这种勇气,正是最终打败专制主义的道义资源。

历史学者、天安门学运领袖、晓波的朋友王丹。图/田牧提供

其次是坚持。从1989年回到中国那一天起,刘晓波就从来没有放弃过民主运动的推动工作。为此,他先后四次坐牢,30年的时间,一半以上是在监狱中,换做别人,很可能已经放弃,但是具有天生的乐观主义精神的刘晓波完全没有因为一再受挫而放弃;相反,他倒是愈挫愈勇,直至发起组织了08宪章运动,把中国国内的民主运动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这种择善固执的坚持,也是反对运动的重要的道义资源。专制主义可以一时打败所有反对派,也可以永远击溃少数人,但是只要反对运动能够在困难的环境下坚持下去,最后的胜利就一定会到来。这样的坚持的结果,有的人看得到,有的人,例如刘晓波,就看不到了。但是历史会记住,今天的成果,是刘晓波这样的人始终坚持的结果。晓波也会因此而载入史册。

总之,今天我们悼念刘晓波,就是要从他的身上看到勇气和坚持的重要性。事实上,勇气加上坚持,得出的答案就是:希望。

胡平:把对的事做对

著名的政论家胡平从纽约参与Zoom,他说:4年前的今天,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被肝癌死于狱中。

刘晓波是殉道者。刘晓波是为了自由、首先是为了言论自由而死的。正如他在2009年12月26日法庭上发表的《我的最后陈述》中讲到的——“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刘晓波不是唯一的为言论自由而死的殉道者。我们纪念刘晓波,也是纪念一切为言论自由而死的殉道者。

在刘晓波殉道4年后的今天,我们不能不发现,今日中国的言论空间,竟然比12年前刘晓波发表《最后陈述》时还要狭小,甚至比4年前刘晓波死于狱中时还要狭小;今日中国的言论空间,已经被压缩到改革开放40余年来的最低点。

回顾40多年来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我们曾经有过令人激动的高峰,有过令人鼓舞的拓展,有过对未来的高度乐观与坚强信心。然而到了40年后的今天,我们却不能不发现,我们陷入了令人悲痛的低谷,以至于曾经有过的那些成果都荡然无存。

政论家胡平从纽约参与Zoom网路视讯活动。图/田牧提供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不能不问自己: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是怎么发生的?我们自己在哪里没做对?无怨无悔应是指信念的执着和献身精神的矢志不渝,那并不意味着我们先前所作的一切,在方式上和策略上没有任何可以检讨和可以改进之处。我们做的事是对的,但是我们遭到的严重挫败表明,我们没有把对的事做对,如果在“六四”32年后的今天,我们都还不能找出当初的失策之处和谋得今后的改进之道,那就是辜负了32年的光阴。

波兰的瓦文萨在讲到为什么偏偏是波兰最早取得了自由民主的突破时说:“因为我们比所有人更精明,我们从别人的模式中吸取了教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瓦文萨说:“一切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可以战胜的!那取决于你用什么武器,什么方法,抑或是盲目沖动。我以前常坏事,就因为我常常沖动——什么?不行?天啊,这怎么行!然后就被对方一拳打在下巴上。后来终于想通了,这不是办法。我输了,证明我的方法一定不对。所以我后来改变战术,我想,嘿,我今天打不过你,好的,后会有期。改天换个方式再来,不行的话再换个方式,再换一个。如果我还是落败,就说明我还没学乖,或者没有选对武器。”

相比之下,我们缺少的正是这种不断反省、不断改进的精神。八九民运遭到严重的挫败,许多人只是一味地去怪中共——不是我们没做好,而是中共太坏了。要么就是去怪民众,去批判中国人或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就算这些责怪全部正确,那又怎么样呢?既然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民众都是给定的事实,我们的使命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而不是在另外的假想的条件下推进自由民主,因此,我们必须改进自己,我们也只能改进自己。仅仅是做对的事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把对的事做对。这就是对刘晓波最好的纪念。

王军涛:越黑暗越要祭奠晓波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王军涛在Zoom中谢谢德国的朋友们举办这样一个体面的、有尊严的追悼活动,我真的很感动,我们都是做过这类活动的。即使人们对天安门运动还非常敬重,即使我们要纪念像刘晓波这样的人物,在今天的世界上能办成这样真的不容易。可以看到德国的朋友花了很多心血,做了很多的努力。但另一方面在这份心血和努力的背后,也有一份焦虑,我们担心晓波会被这个世界遗忘,我们担心面对共产党强大的大外宣力量,晓波的这份荣誉,他的艰辛努力会不会也受到历史上空前的中伤、冷漠和遗忘。

我想说,在昨天的时候,我当时的一个台湾朋友,他曾经非常真诚的支持过民主化,但他今天说,大陆现在搞得也不错,军涛啊,明天你去纪念晓波,如果在32年前只要你说你来自天安门广场,那你周围会有几千人,如果是刘晓波和你们一起站在这里,那肯定有几万人,但是再看看你们今天,今天你们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再有过去的辉煌,难道你们不该反思一下?你们是不是错了?我跟他讲,其实你不懂刘晓波的意义。就像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路易莎(Luisa Coan Greve)在晓波病逝一年后的纪念活动中说的一句话,其实刘晓波先生说的所有这些话,在自由民主的社会有正常良知的人看来,都是天理良心的正常话。那么晓波说的平淡话,为什么可以赢得整个世界的尊敬,就是因为中国还处在黑暗之中,像胡平先生说的,中国现在没有言论自由,所以晓波的敢言就成了一种最珍贵的品质。我就跟他讲,今天刘晓波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因为中国太黑暗,光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天黑,天越黑,光越亮,这就是我们今天纪念晓波的意义。

王军涛在Zoom中感谢德国的朋友们举办这样一个体面的、有尊严的追悼活动。图/田牧提供

我想今天中国人的冷漠,独裁者刻意的打压,这些并不能减损晓波的意义,恰恰凸显了晓波的意义,因为传达的信息是:我们中国人也需要生活在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不仅要享受经济发展的果实,公平分享经济发展的机会,而且要有人权、有尊严。

当然最好的纪念,我相信,将来当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的时候,当晓波冒着生命危险说的那些在自由民主社会看来很平常的良心话,在中国不再受迫害、而是人人都可以说出来的时候,在教堂中、在学校中都可以朗朗上口的被人们背诵的时候,我觉得那时候才是真正悼念晓波的最好的场所,中国的宪政民主是对晓波的最好悼念。

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在那一天,在天安门广场再纪念刘晓波,纪念那些成千上万为了中国的民主化、为了晓波以生命传递的这个珍贵的资讯,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福音资讯,为了他们献出的生命,让我们再用宪政民主的中国纪念他们。

吾尔开希:刘晓波的责任、诚实与乐观

吾尔开希在线上发言,他说,提起刘晓波,常常想到几个名词,他是一个很丰富的人。

第一个名词是责任。刘晓波认为,他自己应该要承担起他的个人责任,也应该承担起作为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他做到了。天安门学运爆发,本来他是因为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在朋友劝说之下到了国外,结果学运一爆发他就回去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他有那个责任,他对责任的要求应该是我们今天继续缅怀他的时候,时时感受到我们自己身上应该背负的也是那个责任。

另外一个名词是诚实。从个人的经历来讲,我觉得诚实是刘晓波对自己相当严苛要求的一个名词。也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德行,他也这样要求中国政府,对朋友有时候他也会很残酷的诚实,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同样的诚实。中国不是一个崇仰诚实品格的社会,在这样的一个社会,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哪怕最简单的“你吃饱饭了吗”这样问题的时侯,我们的答案都不会是去问一下自己的胃部传来的生物讯号,到底饿不饿?而是应该说,我的回答怎样才符合社会期待,或者说在现场对我的最大利益。而我们很多朋友离开中国以后到了国外,都有慢慢感受到原来这种基本的德行在现代文明中多么重要,而我很感激在天安门的时候从我的老师身上已经感受到了这个诚实的重要。

吾尔开希认为:纪念刘晓波应该继承他给我们传承下来的精神遗产。图/田牧提供

另外一个名词是乐观。刘晓波会相信任何改变的力量,任何的改变都是积极的。他在最后的陈词之中,对于哪怕这个压制他的中国的司法,中国的公安哪怕做的一点点变化,他都会给予正面的肯定,希望这样的肯定能够汇成一种力量,然后终于让中国走向更加现代、更加开朗。

最后应该要讲一下,我作为在他坐牢之前那段时间常常跟他讨论这个话题的一个弟子,他讲过我没有敌人这句话,我觉得很多人好像对这话有一点点误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刘晓波不为敌人而活,我活着有我的目标,有我的理想,我有我的梦,但在达成的过程之中会有障碍,而那个障碍可能可以非常强大,甚至可以把我刘晓波投入监牢,甚至在监牢之中杀死我刘晓波,但在刘晓波眼中,这些人配不上是敌人,而只是障碍,一个人为了敌人而活是不值得的,所以,我想纪念刘晓波应该继承他给我们传承下来的精神遗产:我没有敌人,这个含义我希望我作为一个他的学生能够在这边做出的翻译、作出的解释,也能够让大家更深刻的了解我的老师。

历史见证人铭记晓波

廖天琪说:对“六四”来说,对中国历史来说,对未来中国宪政民主来说,王丹、胡平、王军涛、吾尔开希等朋友,他们是历史的见证人,是独裁专制的掘墓先驱,是未来中国的星火与希望……

王丹想到了继承刘晓波的精神,胡平想到了“方法”,王军涛指出了“在黑暗中纪念刘晓波的重要性,及尤为难能可贵”,吾尔开希的“学好刘晓波对自己严苛的处世之道”,谢志伟大使的“哥廷根的7君子,从历史的长河来看,还是换来了今天宪政民主阳光灿烂的德国”,也佐证了谢大使坚持的“只要不放弃,就赢了一半。”

廖天琪说:我们不能忘却,不要懈怠,更不用恐惧,因为有人正在恐惧之中,“唯一心存恐惧的是北京政府”,我们“年年纪念六四,我们年年纪念晓波”,犹如一根金针,永远插在中共的心髒,让民心民意民声时刻在他们耳际回荡。

参加网路视讯祭奠活动的朋友们。图/田牧提供

也正如库讷牧师最后的呼吁:“不要忘记西藏人民的命运!不要忘记宗教自由的权利,尤其是维吾尔人的权利!别忘了香港的民运,我们跟他们站在一起!别忘了台湾!德国政府:请承认台湾是个自治的国家!”

与天国刘晓波对话“不能少了我”,在ZOOM网络视屏平台上,有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王安娜、王维洛、王克平、长平、白夏(Jean-Philippe Beja)、海玉尔、王国兴、陈立群、王进忠、梁友灿等一百五十余人。

在此我们致谢所有参加祭奠活动的朋友们!

玛丽教授还特意传给笔者一张“空椅子”作品,这是旅法华人雕刻家王克平结合空椅、监狱和眼镜意象,替晓波打造高达3公尺“铁椅LXB”雕塑,作为“对英雄的崇高致敬”,并在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10周年之际,已安置于法国巴黎东南部的文森森林公园(Le bois de Vincennes)。玛丽、克平、白夏老师都说:我们愿意与大家一起怀念与祭奠刘晓波,这张“空椅子”作品,是我们对天国刘晓波寄予真诚的告慰与祈祷!

法国汉学家玛丽-侯志明(Marie Holzman)教授(左)、旅法华人雕刻家王克平老师与“空椅子”雕塑。图/田牧合成

昨天、今天与明天,我们思念、祭奠、缅怀刘晓波,他的诗歌,他的故事,他的精神,他的风范……给人间留下了独具一格的文化色彩与模式——刘晓波的文化现象。

人们不会忘却刘晓波,永远……

(台湾《民报》首发)

【欧洲之声】2021.10.2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