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后,北京崔卫平教授在征得受访者同意后,把许多中国知名知识分子对刘晓波被判刑的看法在“推特网”公布出来。

本台特约记者沈愚继续发来第三篇报道:

昨天,她在博客上转发这些知识分子的表态时说,“我对大家说的,主要就是,不放弃这样一个朋友。”她还说,“我们不放弃。”

章立凡的看法:1.宪政民主是庄严的历史承诺,也是通过社会和解维系执政合法性的救赎通道。今年圣诞节,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再度堵死通道。2.历史上一再失信,当前经济、政治改革和法制建设全面倒退,社会冲突无解。3.丧失现实判断力,开历史倒车自杀。尽管我不热爱革命,但已确认脑残无救。

陈家琪(电话中)的看法:请让我们看看罪证及那部宪章和宣判书,在未看到这些东西之前我们无话可说。(此后)陈家琪来信:欺,是装不知道,瞒,是不说真话。也有在习惯性欺瞒中什么都不再明白的人。11月《艺术世界》,封面是戈尔巴乔夫与昂纳克的热烈拥抱,当时距离柏林墙倒塌不到一个月。戈尔巴乔夫在拥抱完昂纳克后说:“他表现的好像他什么都不再明白”。我们总还不至于如当年的昂纳克那么迟钝、愚蠢吧?

许纪霖:在中国,人民币都可以开手铐,言论颠覆国家政权也就不奇怪。为让海内外不明真相围观者擦亮眼睛,我郑重要求1、吸取当年批“571工程纪要”的好经验,将大毒草“08宪章”公诸于众,作为反面教材教育人民。2、刘晓波胆敢上诉,如公审四人帮,二审全程向全球直播,让广大群众认清他的面目。

刘青峰的看法:此时,我抄录佐拉的《我控诉》:“那份起诉书多么肤浅!一个人有可能因为它而被判有罪吗?如此恶劣着实令人震惊,我要求正直人士都要阅读它:当他们想到德雷福斯因为它而在魔鬼岛付出不相称的代价时,他们的心将因愤怒、反感而悸动。”

孙津的看法:晓波是个很聪慧敏感的人,做朋友尤其讲义气,但他似乎过于相信自认道德为善的良知的正确性。(孙津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致公党北京市副主委,与刘晓波博士同门、同届、同窗)

卢跃刚的看法:我不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但是我同意其中的基本准则和愿景,我反对、厌恶以言获罪。我读了对刘晓波的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这让我想起了已经废除的“恶攻罪”和“反革命罪”。我不知道历史是倒退了,还是进步了?

李大同的看法:这是一次中世纪的审判。暴露出来的,恰恰是审判者内心的恐惧——对思想和表达的恐惧。

张闳的看法:“在这个国家,一个正直的人唯一合适的去处就是监狱!”这是列夫·托尔斯泰说的。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谁更不自由?是正直的囚徒还是那些贼眉鼠眼的狱卒?在把晓波关进了有形的监狱的同时,他们也把自己关进了无形的精神监狱。依我看,真正苦闷和惶惶不安的是他们。

叶廷芳的看法:请共产党的主事者们回顾一下中外历史:当年迫害司马迁、孙膑,迫害伽利略、布鲁诺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振振有词:为了江山社稷的稳固;为了上帝的安宁……但经过历史的沉淀,司马迁、伽利略等人的文字闪闪发光,而振振有词的那些人如今安在?——一个个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崔卫平推特网址 http://twitter.com/CUIWEIPING

上海特约记者/沈愚

【法广】2009.12.31

分类: 报道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