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住处换了派出所辖区,是个国企家属院,独楼独院。住了一年,房东对我们很满意,第二年即2010年8月,合同到期前一个月续签。10月8日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1日晚,老婆在下班途中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房东给她打电话称,派出所要找我。我一听顿时感到警方干的简直是兽行,因为他们本来有我的电话,竟不直接找我,非要通过房东找我老婆,故意给我制造压力。当天晚上,分局国保跟我见面,通知我被上岗。这次上岗连续62天,把老婆气坏了。2011年8月,房东告诉我老婆说不租给我们了。我打电话责问片警,后来由片警出面,房东才同意继续租给我们。2013年,房东说孩子准备上学,要搬回这里(旁边有个小学),不再租给我们。于是我们搬离了这个连续住了四年的地方。搬家时还有个插曲。老婆找了几个对我的背景一无所知的朋友过来帮忙,其中一人在楼下负责看车。我在楼上收拾东西。快搬完了,我下楼来到车前,那个看车的朋友说,刚才门口那个女的问他派出所是否知道我们搬家。我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应该是门卫把他当成搬家公司的人了。事后我对警方很恼火地说,你们派门卫盯着我,我管不着,但连我搬家门卫都要问派出所是否知道,你们是不是太过分?警方声称应该是误会,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

8日上午,一辆警车拉我去了建国路。司机穿警服,还有一男一女穿便衣。根据地图搜索结果,默克公司在建国路北侧的金地中心。司机让男便衣下车跟我去。在金地中心大门外,我用身份证登记后,去了18层,发现整层楼装修,只好下来。问保安,其中一个说好像没搬走,另一个说好像搬走了,去现代城打听吧。回来上了警车,从前面掉头,停在马路南侧,男便衣又跟我去了现代城A、B、C、D四座,没找到默克公司。在大厅问保安,也没听说。于是回到车上,告诉司机下一步去西单。谁知司机顿时变脸,说谁让你去的?我一愣,说早跟片警说好了。司机说不知道。我说你再问问。司机口气生硬地说,那就把你拉回所里,让别人带你去吧。我说好啊,没问题。司机想了想,打了个电话。我听出他是打给分管副所长的,就说让我跟副所长说两句。司机不理我,挂了电话。我火了,打电话给副所长,说,他们态度太差,我早跟片警说好了去西单和航天桥,他们不想去,你看着办吧。副所长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司机蔫了,掉转车头去了西单,后来再没为难我。事后我见到片警,提起司机态度,毫不客气地说,有人就是贱。当然,我没告诉片警的是,既然司机不识抬举,我就在和男便衣单独行动时,问男便衣知道为啥派出所派车陪我不?男便衣说不知道。我问他,听说过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事了么。他说知道,记不清叫啥名了。我说,叫刘晓波,今天是他获诺贝尔和平奖5周年,我认识他,所以我从山东回北京打听药的情况,你们就派车陪我。他有些惊讶,后来明显对我客气得很。而我后来想,穿警服的司机是否把我当成被管制的犯人了?看来,对他们这种只知执行命令、不问青红皂白的家伙,不需客气。

……

……既然这次警方派车,所以我就干脆走了三个地方。后来我在电话里告诉刘霞,这天他们以警车开道带我路过天安门广场和晓波刘霞新旧两个家附近的方式,帮我纪念了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5周年,具有特别意义。

……

【纵览中国】2016.08.17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回京笔记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