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冯·奥西茨基

卡尔·冯·奥西茨基

奥西茨基是第一个在牢房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殊荣的战士。

如果要在上个世纪一百年间诺贝尔和平奖的颁选中,挑选出一个最重要的颁奖,那么,1936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给德国记者奥西茨基的颁奖,毫无疑问应该作为首选。这不仅仅由于它在当时引起的巨大反响和争议,也由于自那次颁奖之后,诺贝尔和平奖染上了浓厚的保护人权色彩,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言:诺贝尔奖本身能鼓励人们思考和平与人权。

奥西茨基是德国杰出的政治记者和政论家,著名的反法西斯和平战士。他于1887年出生于汉堡,17岁的时候他就离开学校,从事新闻事业,职业的要求培养了他敏锐的政治嗅觉和对法西斯的前瞻性警觉。1916年6月被德国当局强制招去服兵役,历经战火的奥西茨基已经认定,做一个和平主义者和做民主主义者同样重要。当他回到汉堡便活跃于各地,到处发表演说,以他的和平主义理论,去影响德国人民和社会舆论,他因此成为反战和反法西斯的和平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牢房书房四进四出

对于魏玛共和国的弱点和纳粹的野心,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果敢无畏地针锋相对。奥西茨基因揭露德国重整军备而屡受迫害。

1913年7月,奥西茨基的一篇批判性的文章,被普鲁士战争机构指控侮辱了公共利益,支持军队的爱尔福特法院开庭审问,新婚不久的奥西茨基不得不出庭应诉。

1926年,奥西茨基担任《世界舞台》杂志编辑职务。发表文章揭露德国秘密重整军备的情况。1927年3月,《世界舞台》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批评德国国防军容许一些机构鼓吹军备。奥西茨基作为责任主编,被以诽谤罪名受审,被判入狱一个月。

不顾当局的威胁,1929年3月,奥西茨基又发表了瓦尔特尔写的一篇文章,指责德国违反凡尔赛条约、秘密重整军备,这实际上是奥西茨基整个反战活动的一部分。1929年8月,奥西茨基被以“出卖军事秘密”的罪名起诉,经过审讯,在1931年被判有罪。在监狱里服刑八个月后,1932年圣诞节时被大赦出狱。1931年1月20日,他在《世界舞台》上发表了针对希特勒的政论文章,唤醒国民警惕法西斯,不要支持纳粹:“一个民族到底要在精神上沦落到何种程度,才能在这个无赖身上看出一个领袖的模子,看到令人追随的人格魅力?”1933年初,希特勒上台,全面实施法西斯独裁专政,德国历史翻开了最黑暗的一页。爱因斯坦早已看穿了那个号称“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简称纳粹党)的狰狞面目,号召德国人民起来保卫魏玛共和国,全力反对法西斯,幸运的是爱因斯坦在希特勒上台前一个月逃离魔掌,来到美国。奥西茨基当然知道,作为和平主义者,他面临的政治形势非常凶险。但是他没有离开自己的国家,他要用自己思想影响德国,以此避免法西斯给德国带来灭顶之灾。他说:“一个人对着山谷呐喊,声音会穿过边界。”

就在“国会纵火案”发生之后,1933年2月28日的早晨,奥西茨基就在自己家里被秘密警察逮捕,当即被送到柏林监狱,然后转送到几个集中营。他在这些集中营里遭到虐待,尽管他的心脏病经常发作,但还是被强迫从事繁重的苦力劳动。

提名风起云涌激怒希特勒

奥西茨基的抗争,在当时不仅仅被视为保卫和平的抗争,同时也是一场反对国家主义的抗争。奥西茨基是一位对于和平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的无畏战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金当之无愧,名至实归。

1934年,奥西茨基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当时,法国巴黎聚集着许多德国流亡者,其中有一个奥西茨基的老同事,他率先发起为奥西茨基提名的运动,获得许多人的响应。

由“德国人权联盟”联合志愿者,在巴黎开展了一个写信运动,找一些组织和世界著名人物给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提名。在著名人物里面,就有刚离开德国的爱因斯坦,他在美国为奥西茨基获奖而奔走。

勃兰特——1971年和平奖得主、前德国总理,当时也流亡挪威,他为奥西茨基的获奖做了大量工作。192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尔·曼和他的兄弟海因里希尔·曼,也都参加了为争取奥西茨基获和平奖的运动。

为了推动给奥西茨基提名,瑞典等北欧国家团结一心,几乎所有的党派、议会议员、和平运动组织、报刊媒体和妇女协会都竭力推举奥西茨基获奖,还有一些社会名流也参加这个运动,例如商业巨头、著名教授和王子。但1934年的提名已经太晚,1935年没有颁奖。1936年又有上千份建议呈报到奥斯陆挪威议会诺贝尔和平奖金委员会,推举奥西茨基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当时,让奥西茨基获奖,可以说是众望所归。正在这时,德国法西斯当局再次施展阴谋,妄图达到继续阻止他获得诺贝尔奖金的目的。德国政府甚至公开造谣宣称,奥西茨基对手诺贝尔和平机构是持否定态度的,即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金,也会嗤之以鼻。然而,这次诺贝尔和平奖金委员会并没有听任法西斯分子蛊惑人心的宣传,于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举行会议,毅然决定授予奥西茨基一九三五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金。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奖金一事,沉重地打击了德国法西斯政府,纳粹当局居然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撕下脸皮,不允许奥西茨基本人去奥斯陆领奖。希特勒为此竟然颁布一项法令,禁止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因为希特勒认为“和平奖颁发给奥西埃茨基是对他的侮辱”。

此时,奥西茨基在狱中患了严重的肺结核,生命只剩下不多的时间了,但德国当局仍然把他关押在集中营,纳粹元帅戈林甚至要求他拒绝诺贝尔和平奖的荣誉。德国宣传部长对外却公开发表声称,说奥西茨基是自由的,可以去挪威领奖,但奥西茨基被禁止获得出国护照。

以此,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只收到奥西茨基的一封很简短的电报:“谢谢这未曾期待的荣誉。卡尔·冯·奥西茨基”。

诺贝尔委员会决定来到奥西茨基服刑的埃姆斯兰集中营给这位声名显赫的罪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纳粹当局迫于国际压力将他释放。获奖的奥西茨基被送进一个民间医院,但始终处在严密的监视之下。1938年,他由于在集中营长期遭受的酷刑和虐待,重病身亡。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和平奖颁发给一位良心犯,开创了此奖“干涉内政”的先例。正如勃兰特所说:颁奖给奥西埃茨基“是对掌权的野蛮主义的道义上的战胜”。从此,诺贝尔和平奖开始面向人权。近几十年来,人权成了颁奖的一个中心标准,越来越多的人权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今天,欧洲各地有不少街道、广场和公共建筑物,都以奥西茨基的名字命名。一代又一代的欧洲青年,为奥西茨基捍卫和平的精神所激励。

一位普通而高尚的殉道者

奥西茨基为了实现德国和平,贡献出了自己的毕生精力。维克哈姆·施特德在回忆奥西茨基的时候写道:“在我看来,奥西茨基的名字包含着一个伟大作家和一个勇敢的人的一切。他是活生生的反对专制主义政治的象征,他的名字使我深为敬佩。”

作为法西斯兴亡见证者的爱因斯坦,目睹了法西斯的反人类的本质和种种拙劣的表演,这不仅让爱因斯坦深恶痛绝,而且也使爱因斯坦以顶级科学家的头脑揭示了一个真理:专制必然走向腐化堕落。

“一个人能够洋洋得意的随着军乐队在四列纵队里行进,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我对他鄙夷不屑。他所以长了一个大脑,只是出于误会”。

“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而且我相信,天才的暴君总是由无赖来继承的,这是一条千古不易的规律”。

这是爱因斯坦继相对论之后对人类的又一伟大贡献,它昭示了专制必然灭亡历史规律。

我想,爱因斯坦为之所以要为奥西茨基获奖而奔走呼号,是因为世界更需要和平、高尚的奥西茨基,而不是那些“品德低劣”的“无赖”。

1936年,在一个法西斯国度,在一座阴冷的监狱,世界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给一个伟大的反法西斯主义的战士——奥西茨基。同年,爱因斯坦向世界宣告:“这就是诺贝尔和平奖的不朽价值——将这荣誉的标志授予一位普普通通的殉道者。”

奥西茨基,是人类良心的维护者和世界和平的捍卫者。世界,需要奥西茨基。

2010-10-10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2010.10.13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