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美国学者:强硬不等于有信心

上星期五在纽约举行的庆祝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集会上,美国著名影星李察基尔与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他指出,“显然最终,邪恶势力决不能真正阻挡人民先天追求幸福、自由、表达、结成共同体的普遍动力。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都是这个共同体的组成部分。”

他说,今天在奥斯陆,因刘晓波缺席出现的空椅子的形象。这个奖由于这一缺席而变得更加伟大。这把空椅子比他本人出席更为雄辩,说明了今天中国的现实境况。他说。读着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声明,他听到了昂山素季、马丁路德金、甘地、达赖喇嘛、图图主教和曼德拉的声音,所有这些爱国者同时也是宽容、爱和同情的象征。

他赞扬刘晓波及其《零八宪章》具有难以令人置信的宽容精神。他说刘晓波的声明里没有愤怒的恐怖革命,有的是道德标准高尚的人,根据《世界人权宣言》、根据伟大的爱、对中国人民的尊重和希望所提出的建议。他建议与会者根据这一精神静默一分钟,想想爱和同情,将此联系到这位现正被监禁的勇敢的人。静默以后李察基尔说,“真是奇怪,仅仅想想刘晓波、爱和同情这些事情,你就会觉得身上发热。”当天纽约的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

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当年我们大家都没见过曼德拉,他坐了数十年牢,但是他极大地激励了我们;他说,极为讽刺的是中国共产党正在把刘晓波塑造成一个未来的曼德拉。

中国政府对待刘晓波获奖极为恼怒,威胁加利诱,强力阻止各国参加颁奖礼。其反应之过度为“六四”以来仅见。为什么中国要采取如此严厉措施试图阻止各国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美国克莱蒙学院科克国际和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说,很大程度上这是出于中国国内的原因。显然中国政府想要向本国人民显示中国政府绝不会在西方的压力下改变其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的政策。他说,从技术角度上讲,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的超强硬立场肯定是中国政府最高层的一种共识。

中国动员了将近20个国家公开抵制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高调宣称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支持中国反对诺贝尔委员会的立场,甚至在颁奖日前一天“突击”出以一个所谓的“孔子和平奖”对抗诺贝尔和平奖。美国外交政策协会亚洲研究资深研究员易明认为,这些国家是弱国和丑国的联盟,这些国家跟中国站在一起并不能向国际社会甚至向中国人民送出什么有力信息。但《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作者马丁·雅克则认为,“这是中国的重大步骤,北京再次显示,即使在这种困难情况下,尤其是在西方舆论关注的情况下,他们还是能够采取行动,把他们周围的国家动员起来。基本上来说,这是一个信心十足的政权。因为它有很多东西可让它感到有信心。”

但是,资深中国问题观察家裴敏欣不表同意。他说,如果你仅观察一下那些经济成长数字,你确实可以认为中国政府应该信心十足。但是,如果想象一下你坐在中南海办公室,桌上堆满了有关各地群体骚乱事件的报告,还有关于经济问题的报告,如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贸易摩擦。他说,“所以我认为,显然这个政府有很多值得骄傲,但这也是一个处于极大压力之下的政府。最重要的是它缺乏根本的合法性来源。它可以产生持续的经济成长,但它毕竟不是一个经选举产生的政府。任何时候它都可能被自己的人民所取代。”

易明认为,中国政府现在如同是一锅开水上的盖子。“看看它对互联网的控制,试图预装绿坝软件,又试图实施实名制。这些在在说明?——至少对她如此——这是一个政治上恐惧、不安全的政权,没有信心的政权。”

在谈到中国的外交政策时裴敏欣说,真正让他感到担忧的是中国在北韩问题上的立场。他认为这是一个基本战略选择。怎么跟一个损害你国家利益的邻国相处?中国的立场是,无论如何要跟这个政权站在一起,因为它将自己的生存跟北韩政权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允许北韩这样的共产党政权垮台,等于给中国建立了一个类似进程的先例,它将释放出一个非常危险的针对中共的冲击力。

以上讨论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扎卡利亚主持的全球公共广场12月12日节目中有关中国对待刘晓波获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讨论的部分内容。

倪安

【法广】2010.12.1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