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贞:和平更觉地球村人类亲

●挪威人在冰天雪地高举火把游行,呼唤刘晓波,哪怕“刘”字发音很拗口,听来有点走音,他们热情不减,恨不能把刘晓波从监狱里呼喊出来。

齐家贞
●齐家贞摄于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蔡咏梅)

十二月十号下午一点,我们参加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之所以从地球南端的墨尔本沿对角线方向去到地球北端的奥斯陆,从正处于温暖舒适初夏气候的澳洲来到冰天雪地寒气刺骨的北欧,是因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奖人刘晓波是百年一遇的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一个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献身正在服十一年长刑的阶下囚,他是独立中文笔会原会长和现在的荣誉会长。作为旅居海外二十多年的我们,内心充满对国内为民主人权勇敢奋斗人们的尊崇,同时,作为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我们渴望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表示深深的谢意和对刘晓波获奖表示最大的祝贺。

颁奖典礼宏大细緻、周到温馨

市政厅外,一辆辆黑色轿车把各国驻外使节、政要嘉宾接到会场,制服笔挺的乐团演奏乐曲欢迎来宾。市政厅里,诺贝尔金色平面浮雕伫立在大厅右侧较高的地方,获奖人刘晓波的大幅画像悬挂在主席台正中,两个超大电视萤幕同步播放整个典礼的进行。

上千名来宾经过安检后陆续就坐,开会前两分钟,军号响起,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国王和王后驾到,他俩单独在前面安坐。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比约.亚格兰(Thorbjorn Jagland)先生宣布“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决定,授予刘晓波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他为争取和维护中国基本人权所进行的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时,经久不息、此伏彼起的掌声表达了人们的赞赏与肯定。亚格兰在讲话中再次强调,“真正实现和平的先决条件,在没有人权和民主的前提下是无法建立的”.他的演讲前后四次被全体起立热烈的掌声打断。

挪威女演员Liv Ullmann以她极其清晰柔和的嗓音,生动、深情地朗诵了刘晓波去年的最后答辩《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会场里,上千人屏息凝神、沉浸在肃穆庄严之中,倾听一个囚徒的自我陈述:“I have no enemies”。刘晓波选择“和平、理性、非暴力”为中国的民主人权奋斗,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根基,也获得来宾们完全的认同。

之后,挪威歌剧院和芭蕾舞剧院儿童合唱团表演挪威民歌童声合唱。据我身边一位挪威女士告知,刘晓波夫妇面对长期的软禁、监狱等诸多苦难,他俩决定不要孩子,这四十多个儿童的演唱是颁奖会专门献给他俩的。

围绕颁奖典礼,还有许多活动:参观和平中心展览馆,介绍以刘晓波为主的各届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CNN电视台现场直播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和挪威外交部长和其他贵宾的采访;当晚国王、王后出席的在GRAND HOTEL的二百五十人的晚宴,以及在不远处平行举行的次一级的中国菜和平晚餐会。

丹素华盛顿一句一个刘晓波

十一号晚,标有“NOBEL”五个大字三个一组的大舞台,超过六千名观众,豪华、壮美的音乐会,由美国知名影星丹素华盛顿和安妮海瑟薇主持,他俩穿插于节目间的对话、朗诵,以及对来自世界各地歌星演员的采访,都一句一个刘晓波,和他以往的讲话。

每年十二月十日前,历届和平奖获奖人下榻的格兰德旅馆所在的大街,相隔十数米就竖着一面白底黑字“Nobel Peace Prize”的旗帜,一路望去,连串旗帜在大街两旁迎风招展,非常醒目。按照常规,颁奖日晚八点,受奖人都会出现在旅馆高楼的阳台上,向聚集在大街和对面广场上热烈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今年得主缺席,旅馆正面高墙上用幻灯打出了刘晓波的巨大头像,人们在他的像前开展活动。一组近二十名举着火把、衣着整齐的十二、三岁少女出现在广场上,她们说专门是为了支持刘晓波而来的。我们惊讶地发现,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是怎样地深入挪威的人心。

远处,组织者集合了创历史记录的上千人的游行队伍,他们高举火把渐行渐近,与广场等候的人们汇合。游行者多数是挪威人,在这极为寒冷的冬夜偕老扶幼,爸爸让孩子骑在肩头上,妈妈推着摇篮车,还有许多青少年参加,大家在香港人权活动家、律师李卓人的带领下,激动地高呼“Free Liu Xiaobo──释放刘晓波”和“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China──给中国民主和人权”,哪怕发刘晓波的“刘”字很拗口,听起来有点走音,他们热情不减,恨不能把刘晓波从监狱里呼喊出来。

朋友遍天下,令人无限感动

这里,只有一个主题:诺贝尔和平奖;
呼喊一个名字:刘晓波;
关注一个国家:中国;
贯穿始终的是:我没有敌人。
这个颁奖会成为我们,以及每一位来宾终身的记忆。

面对这些人,从国王、王后和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从各国外交使节和各方知名人士,从好莱坞和世界其他演艺界的明星们,到男女老少普通的挪威老百姓,他们都在慷慨地、忘我地努力,为了一个中国人,为了别人的国家──中国的民主与人权。

我们深受感动,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深受鼓舞,“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为了中国的民主与人权,我们别无选择,团结一心、精诚努力,奋斗到底。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他国他人的关注和帮助,我们才能使更多国家和更多人民感到中国人是值得关注与帮助的。

自助者天助,我们的正义事业一定胜利。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成功举行,最大的遗憾是二○一○年的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身陷囹圄,他的妻子刘霞和其他亲人也被软禁,中国政府甚至滴水不漏,大陆中国连一个代表也不给出境。

偌大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诺贝尔颁奖集体缺席,相信中国政府这样做,一定很辛苦。其实,与其拽着牛尾巴走,不如,牵着牛鼻绳走,又自然又省力,又体面又有风度,何乐不为?

【开放】2011.01.0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