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报】和平宪章(草案)

(十几年来,大陆上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巨大变化,对此我们深表赞赏.然而,正如当代世界历定事实已充分表明的,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必然要求实行多元化的民主政治。鉴于当前世界结束冷战,走向新秩序,鉴于所有中国人都关注中国未来的和平发展,我们特提出本宪章。)

古今中外政治制度转型的各种先例,使我们不能不对中国下阶段的历史进程忧心忡忡。既然多元化民主政治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那么,我们不能不问:这一进程在中国究竟将以和平方式还是以非和平方式进行?

我们深信,中国大陆政府当局中,有历史洞察力的人士也同样认识到了上述问题及其迫切性,因此,历史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前苏联和东欧正反两方面的先例,完全足以使我国大陆仍然充满对立情绪的朝野各方达这种共识:

中国大陆从一元化走向民主政治的历史性变革,只有在政府当局有诚意的情况下,从上而下地程序化地和平进行,才能将其负面影响——即对民众社会经济生活的破坏作用,降到最低限度!

应当指出,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国际上空前强大的民主力量,不仅使中国的和平变革成为众望所归,也使之获得了各种必要的条件——今天的国际国内形势,无论从哪方面说,绝不容许“六四”那样的惨案重演,与此同时,正义和理性也不希望“六四”之前的社会管理失控状况发生。

当前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一变革必将使中国社会的上层阶级和某此既得利益者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从而使他们对变革持消极、拒斥态度;同时,一些现制度的受害阶层及个人,也难免出现偏激情绪。这两种情况,均在一定程度上对和平地程序化地政治转型产生消极作用。

至于台湾海峡两岸的问题,其关键显然并不在于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统一,而在于以什么为基础,在什么共识上统一。

在上述历史背景下,我们作为中国公民,满怀伟大的使命感,斗胆站出来呼吁全国朝野上下:

让我们以“全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原则,捐弃前嫌,互敬互让,折中妥协,共商国是,实现中华民族大和解,以求在平和稳妥的方式下,一起来完成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转型,以及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大业!

我们特别提醒朝野各界,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导致必然来临的政治变革进程失去控制,从而使国家陷入无政府状况,造成持续的社会动荡,以及内战乃至割据局面,有关各方从现在开始,便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方法来防患于未然。特别是中国大陆政府当局,尤其有责任尽早采取主动措施,逐步缓和局面,抓住目前的有利时机,自觉顺应历史发展规律,否则,便必须对可能出现的上述各种局面负最大的历史责任。

为了避免中国下阶段的政治历史再次重蹈近百年的恶性怪圈,我们在充分考虑到海峡两岸朝野各方的共同利益,特别是它们各自的特列殊利益的前提下,特向海峡两岸的政府,当然首先是大陆政府,向包括海峡两岸及港澳和少数民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和海外同胞,向海内外一切致力于社会进步的团体,郑重地推荐以下具有可操作性的全民和解程序:

第一、我们认为,大陆政府代表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有义务遵守联合国有关人权问题的一切决议,并应该从以当代国际标准保障中国人民的人权入手,立刻制定与当代各民主国家类等的人身、言论、通信、出版、集会、结社(含开放党禁)、游行、示威、罢工以及公民自由出入国境等方面的法规,立刻废除“反革命罪”,并在国际监督和国际国内與论督促下严格执行。

作为一种善意的回应,我们呼吁民众将自己不可让渡的集会、游行、示威权利,在一段不长的时间内停留在当局目前的法律水平上,以减少由政府主导的和平过渡起步阶段的社会震荡。

第二、我们呼吁大陆政府当局拿出驾驭历史性变革的宏大气魄,从速制定并实施从一元化到多元化,进而建立和健全民主政治的战略措施,从而创造使大陆的政治制度转型过程始终处于中央政府可以控制和调节的范围内的条件。

第三、在大陆政府承认上两条的前提下,我们呼吁全体民众和海内外一切进步力量,尊重大陆政府是唯一有可能主导大陆和平变革的主要力量这一事实,积极主动地与他们合作,提供各种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设性建议,搁置那些无关宏旨的利害冲突,力争与当局之间形成一种良性互动关系,从而共同推动和解进程。

第四、我们督促大陆政府首先做出第一个必要的和解姿态,那就是立即平反“六四”事件,释放因“六四”和其他原因入狱的一切政治犯,不分政治信念和派别,给所有“六四”遇难者及其他政治受害者或家属发放适量抚恤金。

我们呼吁受难者家属与社会各界,在大陆政府真正表现出和解诚意的时候,拿出向前看的态度,不再追究“六四”和以往各种政治事件的一般责任。

第五、我们呼吁中共及其政府解除一切对政治流亡者的法律禁令,允许流亡国外的一切学生、学者、工运人士和其他人回国。

我们坚信,中国的问题只能靠中国人自己在中国本土解决。因此,我们呼吁一切真正有志于献身祖国的人,立即回国参加中国的经济现代化和政治民主化建设。

第六、以现代国际标准制定与实施结社法并开放党禁之日,就是海内外一切非暴力政治社团与政党可以合法注册之时,届时,各社团与政党均应勇跃到有关部门去登记注册。今天,我们则呼吁各方以公开性、合法性与非暴力为原则,有策略有艺术地开展不会造成社会秩序动荡的思想运动,以此作为争取人权和民主运动所应有的最低限度的压力方式。在能够合法注册之后,当然也应以此为原则。

第七、我们呼吁台湾海峡两岸的政府立刻开始直接的对等谈判。我们相信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足以使台湾与大陆和平统一。因此,我们呼吁大陆当局正式放弃武力解决问题的主张,并以同等态度对待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以及其他政党,在条件成熟时,应当欢迎台湾政党到大陆发展。我们也呼吁台湾朝野各界届时能对等地欢迎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大陆政党到台湾发展,从而最终完成台湾海峡两岸的社会政治整合。我们也呼吁台湾民进党放弃“台独”主张,积极致力于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在内的全中国民主进步事业。

第八、我们呼吁大陆政府充分尊重香港和澳门人民的自治权利,以主权归中央,治权归地方为原则处理港澳回归祖国后的问题,充分尊重当地人民对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与生活方式的选择。

第九、我们呼吁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同时呼吁政府按现代国际标准处理各种少数民族问题,充分尊重各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放弃以暴力维持大一统的封建观念。

第十、在以上各条被各方,当然首先是被大陆政府基本接受的基础上,我们建议从速召开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少数民族以及海内外朝野各界人士在内的圆桌会议,共同讨论并决定中国下阶段的和平变革与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问题。当然,根据客观情况的需要,可以先做许多双边或多边的预备性会谈,并分专题分别举行和平变革或两岸统一的圆桌会议。

我们相信,上述建议不仅符合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中国下阶段历史的理性要求。我们特别要求大陆政府理解我们的善意,接受我们的全民和解主张。

我们呼吁所有的中国人和全世界的炎黄子际与我们一起来联名表达希望大陆实现和平的政治转型、希望海峡两岸实现和平统一的共同意愿。

《和平宪章》是一切认同本宪章的海内外中国人不分政治派别组成的自由而公开的非正式团体,它以个人和集体的努力,为和平过渡到一个多元化的政治力量并存的民主的统一的中国,而开展各种公开的合法活动。

《和平宪章》欢迎海内外同意其观点的人以各种有效方式支持和参加它的工作——发起签名运动,进行广泛的宣传,以及在当今宪法和法律允许并保障的范围内开展的其他活动。

《和平宪章》极端重视和尊重这样一个事实,中共及其政府是唯一能主导大陆和平地完成从一元化转型到多元化民主政治的主要社会力量,真诚地希望能促成其肩负起这一沉重的历史任务,并强烈敦促它不要错过最后的机会。

《和平宪章》所提出的各条措施,只是我们在当前情况下所能看到的具有可操作性的一些步骤,对这些抛砖引玉的看法没有过分拘泥的必要。但我们坚信,本宪章主张在现政府主导下实现程序化的和平变革的精神,不仅符合中国人和大陆政府的最大利益,而且是当代中国唯一理性的抉择。

《和平宪章》签署人包括各界人士,他们共同作为本宪章的发起人对该宪章承担责任,同时,他们推举出三位发言人,在和台湾海峡两岸的政府的讨论中,在国内外的公共场合全权代表《和平宪章》。该宪章颁布的文件依其重要性程度,由签署人或仅仅由发言人签名生效。全体签署人均有义务接受各界人士的签名,与有志于本宪章的各界人士一起来开展各项活动,执行特定的任务,并共同承担全部责任。

让我们和全体中国人一道,为中国大陆的和平变革与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而努力!

起草人:秦永敏

另见:秦永敏: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议报】2011.07.1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