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T】北京阻止作家参加文学庆祝会,镇压持续

(北京讯)加入国际作家组织——笔会的中国作家成员拥有很少的权利,很多笔会会员受到频繁的骚扰,其中四人目前在狱中,包括中文笔会创始人之一、评论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颠覆罪”正在服刑11 年。据闻有40余位记者、作家和历史学家因为他们的作品而受到监禁。

上周六,当局再次证明了他们的不满,三位作家被禁止前往香港参加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纪念庆典。被阻止出席活动的是:杭州律师、作家庄道鹤,因着文批评共产党而丢失工作的原新闻学院教授焦国标,以及在周六被授予一个奖项的诗人和电影学者崔卫平。

焦先生和别人一样购买了机票,却被国保人员阻止离开他的住所。“我不知道这个状态还会持续多久,”焦先生周六通过Skype 网络聊天工具接受采访时说,“情况越来越糟。”

尽管拒绝遵守政府限制的作家在中国长期受到迫害,但今年2月以来情况进一步恶化,中共因担忧在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抗议浪潮可能蔓延到中国而开始广泛镇压异议人士。

数十位维权律师和批评者被捕,其中艺术家艾未未被拘留近三个月。当局指责艾先生逃税,但普遍的看法认为他更迫切的罪行是其针对中共的频繁而直率的批评。他上个月有条件释放以来,艾先生明显沉默。

除了被监禁的诺奖得主刘先生以外,大多数中国作家受到当局隐蔽的伤害,他们的作品被禁,就业机会被剥夺,日常行动受到公安人员的压制,他们的正常生活被打乱。

焦先生提供了一份对他行动限制的精确统计,他说,去年他被关在家里249天,在其他日子里,他被要求见朋友要事先得到允许。“我能出去的日子,我感觉我被人跟踪。”他说。

去年,崔女士被阻止出国参加在美国的一个电影研讨会;纪实作家廖亦武被拒绝登上带他去参加德国一个文学节的飞机。在17次尝试离开中国失败后,本月廖先生秘密通过越南转道波兰到达德国,并宣布流亡,此举令当局惊讶。

上周来北京的美国笔会代表团对这种对异议作家越来越多的限制有直接的接触,上周三,代表团邀请了14人参加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举办的讨论言论自由的圆桌会议,结果只有三位到会。

被阻止会见笔会代表的其中一位是戴晴,曾撰文严厉批评三峡大坝对环境的影响。在上周六的电话采访中,她描述了她的电话被监控,当局因此得知了邀请,她说。

上周当她坚持要见美国人时,公安人员到她的客厅,警告她违抗命令会导致更严厉的监控——包括一辆警车会日夜停在她北京的家外面。“这对每个人都是麻烦。”她说这位官员歉意地告诉她。

自从2008年(译者注:原文如此,实际应为2007年)警方强迫取消了一次在北京的研讨会之后,独立中文笔会将每年的颁奖会转移到香港。当被问及政府加剧的限制背后的逻辑时,笔会会长廖天琪说,她认为北京仅仅为了向作家显示他们掌握着所有的牌,“他们决定人们何时能写,何时能够发表和何时能参加文学活动,”住在德国的廖女士说,“对我们而言,这真的很可悲。”

米亚.李对此文有贡献。

(独立中文笔会狱委翻译)

(作者:安德鲁·雅各布)

【纽约时报】2011.07.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