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青:《零八宪章》:中国民主维权运动的共同纲领和旗帜——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三周年暨《零八宪章》颁布三周年

今天是12月10日。63年前的今天,联合国大会第217号决议以零票反对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鉴于各种非民主的专制统治对各国人民所造成的巨大灾难和伤害,《世界人权宣言》具体规定了各国人民应该享有的基本公民权利、政治权利以及社会经济文化权利,这些权利包括思想与信仰的自由权利,言论与出版的自由权利,集会与结社的自由权利,以及公正选举政府、免于非法逮捕的权利等等。自此,“人权”便成为一面最为神圣的世界性旗帜,引领着整个人类向着民主、自由、法治与宪政的方向前进。经过战后六十多年的民主人权运动,今天,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国家已经成为民主或半民主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民也在很大程度上享受到了《世界人权宣言》所规定的基本权利。毫无疑问,这是人类人权事业的伟大胜利。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在《世界人权宣言》通过后的第二年,有着“亚洲第一共和国”美誉的中华民国政府便被共产党人成功颠覆,以马列主义为圭臬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华大地建立了苏式社会主义政体,从此,极权主义独裁统治与寡头集团的威权主义统治便笼罩了这个国家,执政党不仅垄断了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里的各种优质资源,而且先后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这样严重的人权灾难,数千万人在这些难以数计的红色灾难中悲惨的死去,伟大的世界人权事业在中国大陆遭遇了一次又一次来自执政党和执政府的严酷打击。

但是,为了维护人类的尊严和天赋良心,六十多年来,我们的人民从来没有放弃对基本人权的维护和抗争,既就是在最为严酷的毛太祖时代,依然有林昭、遇罗克等伟大先驱的拼死呐喊和斗争。

毛太祖时代结束后,鉴于“被开除球藉”的严重局面,执政党宣布进行“改革开放”,不但在经济领域加入WTO、进行市场化改革,而且在社会政治领域宣布要“以法治国”,“尊重和保障人权”。但是,由于拒绝政治体制改革,拒绝民主和法治,使得这场开局良好的改革事业逐渐蜕变成为一场严重扭曲变形的权贵资本主义改革,不仅“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而且官场的腐败、道德的沦丧、社会的两极分化、对人权的侵犯正将这个国家和民族引向灾难性的深渊。正是在这样严重的时代大背景下,200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的发布纪念日,《零八宪章》横空出世。

《零八宪章》分析揭示了“新中国”“党天下”的丑陋本质及其给中国人民所带来的系列人权灾难,公开宣布了六项基本理念(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和十九条基本主张,正确指出“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并号召“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鉴于《零八宪章》的科学分析与光辉论断,卜一诞生,便引起了体制内外各界良心人士的高度关注。不仅在12月10号,有张祖桦、刘晓波等303位中国公民联署签名,而且此后又有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的连续签名跟进;截至目前,总共有二十六批、总计一万二千多名中国公民签名支持《零八宪章》,中华大地兴起了一场伟大的引领中国社会民主转型的“宪章运动”。著名学者李凡先生认为:“在中国知识分子近期的迫求自由民权的发展中,应该说‘零八宪章’所得到的支持程度是最高的。”(注1)而著名民主人士秦永敏先生则认为:“在当今世界,《零八宪章》真正是政治正确的典范……它在中国已经得到了广泛认同,就国际影响和国内参与人数来看,应该说,在当代中国反对运动的历史上,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丰碑。”(注2)他认为“《零八宪章》的问世为中国的民主化转型提供了一个共同纲领”。(注3)正是在此背景下,漂泊海外的中国民主党于2010年的12月10日讨论决定,将《零八宪章》作为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政治纲领。

由于《零八宪章》的强大生命力和影响力,一经诞生便受到了执政当局的野蛮打压,不仅宪章主要发起人张祖桦先生被抄家,并被长年软禁和严密监控;不仅数千名宪章联署人士被传唤调查,而且北京当局直接逮捕了《宪章》主要发起人之一的刘晓波。之后又置广大民意与社会舆论的不顾,公然于2009年的“世界人权日”开庭审判刘晓波,并于同年12月25日以“煽颠罪”名义判处刘晓波有期徒刑十一年。

令当局大失所望的是,重判刘晓波不仅没有达到遏制“宪章运动”的目的,反而在更大范围扩大了《零八宪章》的影响力,海内外迅速掀起了提名刘晓波为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提名运动,这一运动成功推动诺奖评委会于去年的今天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还在狱中受难的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大在授奖演讲中指出:“他(刘晓波)是《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而《零八宪章》是在2008年12月10日发表的”,“《零八宪章》呼吁保护基本人权”,“刘晓波所获的严刑,使他不仅仅是人权运动的一个重要代言人,几乎一夜之间,他就成了非暴力运动在中国国内外的那个象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再一次决定通过和平奖的颁发,来支持为我们全人类利益而奋斗的人们。”由此可见,《零八宪章》不仅成为中国化的《世界人权宣言》,而且成为中国民主人权运动的“共同纲领”和共同旗帜!

可悲的是执政党还在执迷不悟,还沉浸在“打江山坐天下”并希求永远执政的幻想中。在“维稳”的破旗下,不仅继续将刘晓波等民主人士关在狱中,而且继续制造系列对抗《世界人权宣言》、对抗《零八宪章》的反人权事件。仅今年茉莉花革命以来,不仅数十名民主维权人士先后被强迫失踪并施加酷刑,而且先后判处刘贤斌、王荔蕻等《零八宪章》联署人入狱,并以各种借口打压艾未未、陈光诚,侵犯他们的人身权利和基本公民权利——甚至在全国范围打压国家公民以“独立候选人”的方式参选基层人大代表,妄图将以《零八宪章》为灵魂的中国民主维权运动禁锢在“有中国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暴政体制下。

我们认为,执政当局恶意对抗人权的行径不仅是不科学、不理智的,而且将是非常危险的,有学者明确指出执政当局的死维权、死保守、不作为的状态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更有不少学者喊出“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是一点也不假的!

当执政当局洋洋自得的沉浸在“世界老二”的GDP泡沫中的时候,殊不知,官僚掠夺体制、权贵分脏体制、强权维稳体制正为中国社会生产出天量人权悲剧——杨佳袭警事件、钱明奇炮炸政府大楼事件正成为中国底层社会反抗压迫、反抗暴政的区域性信号弹!面对如此危局,执政当局如果还是无动于衷,一味“维稳”,一味沉湎于“这人肉的盛宴”的话,新一波“人民革命”不仅会“掀掉这宴席,毁坏这厨房”,而且必将“扫荡这些食人者”……!这决不是恫吓,更不是危言耸听!

2010年代注定是大民主、大维权的年代,注定是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全面开花、全面结果的年代,注定是《零八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缔造中国大文明、大辉煌的年代!在此历史背景下,执政党当幡然猛醒、改弦更张,顺应《世界人权宣言》与《零八宪章》所宣布的普世人权法则,高扬民主大旗,高扬人权大旗,以主动政改宣示自己对民意的尊重和服从,庶几,可避免人民革命所带给自己的毁灭性灾难。

而对于各届民主维权力量来说,笔者希望在总结既往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继续发扬民间政治智慧,以各种创造性的形式稳步推进民主维权运动,并牢固掌握属于我们自己的“人民革命主权”,以箭在弦上的革命压力促使执政当局进行民主化改革,落实《世界人权宣言》,践行世界人权公约,深入推行《零八宪章》所宣示的普世理念和基本主张,如此,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方可实现朝野互动、和解双赢;如此,中华民族才能迎来自由、民主、宪政的未来;如此,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大业”才会在海峡两岸获得最后的成功!

赵常青(《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
2011年12月10日于西湖新村

注释:
注1:见李凡《当代中国的自由民权运动》第二章:“改革开放以来知识分子的自由民权运动”;(2011年7月出版)

注2:见秦永敏:《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足》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5221.html)
《零八宪章》月刊总36期首发

注3:见秦永敏:《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足》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5221.html)
《零八宪章》月刊总36期首发

【《民主中国】2011.12.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