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哈维尔病逝但却仍然活着

捷克定于本星期五为在首都布拉格家中病逝的前总统和剧作家哈维尔举行国葬。作为将捷克斯洛伐克引领步入民主社会的一位领导人,哈维尔在捷克被人如何如评价?他对中国又有什么影响?

Vaclav Havel, a dissident playwright and leading member of the Czechoslovak opposition Civic Forum, who drafted large parts of Charter 77, the declaration which helped attract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o the civil rights abuses in Czechoslovakia, waves 10 December 1989 to the crowd of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gathered on Prague's Wenceslas Square, celebrating the communist capitulation and nomination of the new government formed by Marian Calfa from Slovak dissident movement the Public Against Violence. At the end of 1989, Havel was elected first president of the then Czechoslovakia when the state-communist system crumbled in the Velvet Revolution. AFP PHOTO LUBOMIR KOTEK
资料图片:1989年12月10日,哈维尔向聚集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广场上的数千民众挥手致意(法新社)

出生于1936年10月的哈维尔,1989年到1992年间担任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两个独立国家之后成为捷克独立后的第一位总统,2003年卸任,今年12月18号去世,享年76岁。中国官方《环球时报》星期二刊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题为“不必把哈维尔推上神坛”的评论文章。文章称,哈维尔是“黯然去世,并没有太多轰动”。记者为此致电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中欧新闻社负责人黄频先生,黄先生表示捷克人民这样看待哈维尔的去世:

“那是作为一个国父一样的来看待的,是民主社会的奠基人,一个转型社会的领导人。从专制时代向民主社会转化的一个领头人。对他评价是非常高。捷克从来没举行过国葬,这次23日要为他举行盛大的国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妇,就现任的国务卿克林顿他们都来。捷克人对他的评价是非常非常的高。”

对哈维尔去世的悼念有媒体称在世界各地就像潮水般,其中包括从美国总统欧巴马、前总统小布什到欧洲各国领袖。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哈维尔用“和平抗争最终动摇共产主义政权”;英国首相卡梅伦说,哈维尔“成功带领捷克人踢走了暴君”;德国总理默克尔称赞哈维尔是一位“争取自由民主的斗士”。

把哈维尔多部作品翻译成中文并面对面采访过哈维尔的流亡海外的中国诗人贝岭表示,哈维尔是当代一位十分重要的政治家和文化人:

“因为他是两个领域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多种身份。异议知识分子的角色他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我说的是异议知识分子。不是一般而言的异议分子,他通过思想的力量改变了人类的进程,除了抗争以外,他重要的著作《无权者的权力》《生活在真实中》等一些重要的论文。他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专制制度的思想性的剖析不是抨击,因为抨击很容易,剖析很难。剖析极有程度更难。我们可以看到他是最好的。另外他同时又是政治家里面最有诚信,或者叫真实能够把道德和责任极好地放在一个有权力的政治家的身上。”

哈维尔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写作,出版过数十部戏剧和随笔。上个世纪70和80年代,哈维尔曾因反政府活动几度被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政府投入监狱。哈维尔以作家身份在70年代参与并起草了启发东欧人权运动和后来催生中国《零八宪章》的《77宪章》。由此,哈维尔这位剧作家也成了举世知名的异议知识分子。

在诗人贝岭眼中“一个简单复杂人”的哈维尔对中国的知识界究竟有什么影响?

“他是中国知识分子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个精神榜样。一个行动和思想兼具的榜样。他在中国知识分子里具有影响力,具有的道德的影响力和感召力在1990代初是最高的。中国知识分子对他如此的敬意和中国反对运动里面文化的系统、知识系统的反对运动对他的东西是认同、敬仰和敬佩。以至于才会有后来的我们看到的很多发展。也包括了他跟中国的联系。”

说到与中国的联系,一个典型事例就是哈维尔提名中国知名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当刘晓波因为《零八宪章》而被捕入狱时,哈维尔是唯一敢到中国驻捷克使馆递交抗议信的前任捷克总统。

贝岭表示,哈维尔的和平抗争方式对中国的政治进程也有“非常良性的影响”:

“他的思想跟他的方式跟我们目前可以看到的这种阿拉伯和中东革命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他提供给我们的模式是易美地讲就是‘天鹅绒革命’柔软似如丝绒和天鹅绒般的东西。他是用谈判让共产党放弃权力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对中国的和平转变和和平变革太重要了。可就是中国真能够和平地去转变吗?其实我觉得哈维尔的所有的部分他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启蒙。通过他的思想和理念建立起一个越来越大的公民社会的基础。”

美国《纽约时报》在哈维尔去世的当天发表社论说,“无论是捷克,还是世界上其它地方,都因有了哈维尔而变得更美好”。这使人们不禁想起中国诗人臧克家当年为纪念鲁迅作诗《有的人》中的名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同样也可以用在纪念哈维尔身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2011.12.2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