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晓波先生的死让一些人的心又活了一回

这些天我正全身心阅读一份辗转到手的联名上访材料,发生了刘晓波先生逝世事件这一节。

之所以得提及这一节,是因为刘先生的死让一些人的心又活了起来,又发生了些牵涉到我的小故事,而不吐不快。

刘先生去逝的第二天,我一天在窑洞里接待了两批特殊客人,这在软禁村里近三年来还是个例外。两批客人遣至同一个东家。头一批,是一大早来的为“上面”打前站的,后一批是“上面”的。谈话,更多的是争执,内容范围极广。

头一批客人,即为“上面”打前站分队的话题很简单。一、为什么不考虑重新出去当律师,一切在于自己;二、千万不要再写文章了;三、希望你能心平气和的与“上面”交流。

与“上面”的“交流”则复杂的可观,这“交流”盘亘三个多小时。“上面”极具耐心一一只在心死前。高论大意若下记录:

“参与进来才是价值,旁观英雄,什么也不是。刘晓波咋样?现在还有他的事吗?被淘汰的只是他自己,共产党还不照样是共产党,这件事应该能让你清醒了吧!

“你天天写文章有用吗?每天有海量的人在骂共产党,有谁怕了吗?就像一个香客熙来攘往的大寺庙里,多出或少了一个香客谁会留意?多为自己想想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有能力让你在国内什么也不是,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在国外,我们同样有谁也低估不了的影响力,照样有办法关照你,现在国外还有几个人敢公开支持你?不管背后发生作用的逻辑有多少,对错与否?人们看到的是你的完全失败:当所有的人都不理视你时,你就失败的彻彻底底。至少,你可以表明你的愿望,并不是表明了我们就非拽着你不放!你能在这里耗一辈子吗?”

心死之后,这“上面”就不耐烦开来。警告我:“那就踏踏实实在村里慢慢待着吧!别想出去,出去也没有意义,不管跑到那里,都能把你再弄回村里。即便成功逃出村里,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能把你找出来再弄起来,别找麻烦,自己找苦头吃。”然后昂然而去。

7月14日傍晚,“上面”离去的当天我写下了这段文字,后来一忙竟得了被忘却的命运,今天再览后公诸之,以与朋友们分享!

3017年8月3日于陕北窑洞里。

【参与网】2017.08.0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