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陈云林以“上国衣冠”姿态于台湾接受马英九政府膜拜,而全球基督世界欢庆耶诞之际,中国政府昨天上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十一年徒刑。这一赤裸裸迫害异议者的粗暴行为,立即引起国际社会严厉谴责:美国指责中国公然违反自己所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民主人士王丹挞伐中国政府“对人民的又一桩暴行”,《华尔街日报》批评中国刻意选在耶诞节残害政治异己。我们认为,判刘晓波重刑,只是再一次凸显中国的专制统治本质,我国与这种国家密切往来,应该保持高度戒心;一厢情愿,心存幻想,只有招来灾难。

刘晓波到底干了什么坏事,要被判如此重刑?中国当局以刘晓波在海外网站发表的六篇文章指控他,但按美国主管公共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劳里(Philip Crowley)较贴切的说法,刘晓波的所谓“罪行”,“仅仅是签署了一纸声明,渴求一个更开放和允许民众参与的政府。”更清楚地说,这位五十三岁的教授,只因在去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签署六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发表他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为中国人民请命,提出修改宪法、司法独立、保障人权、军队国家化及集会结社自由等诉求。显然,刘晓波身为知识份子,只是行使提出政治主张的言论自由。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却认定,他的民主诉求危及政权,去年十二月八日逮捕刘晓波。

令国际社会看不下去的是,刘晓波不但只因以和平方式表达政治理念,即被公安当局带走,在被关押的期间,中国政府拒绝公布他的下落,通令新闻媒体封锁他与“零八宪章”的消息;其基本人权及自由,横遭侵害。尤有甚者,中国剥夺刘晓波公开、公平受审的基本权利,不准其妻及外界到场听审,而且审判速度异常,美国政府因此强烈批评中国处理本案,违反自己所签署的联合国“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不合大国形象”,显示中国“尚未准备好进入二十一世纪”。事实上,不但美国、欧盟与鲁西迪(Salman Rushdie)共三百多位国际知名作家要求放人,国际笔会等全球四十七个团体也就刘晓波案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中国当局不顾国内外广泛批评,粗暴侵犯中国公民权利,反而日益挑战自由民主和人权普世价值”。

另一方面,尽管中国当局极力迫害且打压刘晓波,并不能阻止中国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已经有成千上万人们响应“零八宪章”,显示在致力改善经济生活的同时,争取应有的公民权利,是包括中国人民在内,人性的必然。

显然,刘晓波只是中国更严厉打压异议人士的最新一例。中国近年除了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付政治犯,更常假逃税、泄漏国家机密、违反商业法规等其他污名,行迫害政治异己之实;热比娅、胡佳等人,都是受害者。而国家累积的政经实力,不仅用来封杀网际网路等资讯通讯不遗余力,更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呼吁极力抗拒。今天世人所看到的中国,实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无疑已经在经济方面“崛起”。但是,一个一党专政、民主人权严重欠缺的中国,不但不能建构和谐的文明社会,也无以成就令人尊重的大国。这种畸形的现况,对于中国权贵及相关利益集团,也许是“盛世”,但就一般中国百姓来说,却可悲地连做一个现代公民的权利也谈不上。

马政府所属的中国国民党,与中国专政的共产党,原为师出同门的列宁党,如今两党联手制台,显然台湾的民主自由人权无以影响中国,反而近墨者黑,马政府好样不学,却学起中国的粗暴对待异己,导致其执政以来,台湾民主、自由、法治,在国际评比倒退。三十年前,国民党政府以一场官民冲突的“高雄事件”,罗织“美丽岛”杂志社黄信介等党外人士叛乱罪名,当事人被判重刑。如今,刘晓波不过和平表达政治主张,连群众运动都谈不上,即遭严重打压,显见今日中国民主水准,较诸台湾三十年前远为不如;而且它不但未能善待中国人民,还从不掩饰要把台湾并吞的野心。马政府向这样的邻邦卑躬屈膝,关心自己及子孙民主自由人权的台湾人民,不能只剉咧等;以实际行动强力扭转,才是正办。

【自由时报】2009.12.2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