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各方所料,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昨天因“长期以非暴力方式为中国基本人权奋斗”,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政治异议正坐黑牢的刘晓波获奖,不仅是中国公民首次得到这一殊荣,诺贝尔基金会抗拒中国政府事前强大压力,坚定地反映了世人对中国专制统治、镇压异议的有力批判,最值得喝采。

五十四岁的刘晓波,现今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关入监狱服十一年徒刑。前年十二月,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签署六十周年纪念日前夕,他发表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为中国人民请命,提出修改宪法、司法独立、保障人权、军队国家化及集会结社自由等诉求。显然,刘晓波身为知识份子,只是行使提出政治主张的言论自由。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却认定,刘晓波的民主诉求危及政权,去年耶诞节当天把他判刑。

这并不是刘晓波第一次被关进黑牢。从一九八九年天安门广场事件以来,这位作家即数度以言论获罪,遭中国当局拘禁、劳改、开除公职等迫害;且每逢敏感政治季节甚或重要外宾往访,当局就对他实施软禁,禁止外出、访友,甚至切断电话。刘晓波的“罪行”,按民主社会的通俗说法,“不过是签署了一纸声明,渴求一个更开放和允许民众参与的政府”;或者有如他自己所强调的,“为尊严,说真话”,但中国政府却不能容忍,并在拘捕审判过程严重侵害其人权,以致美国政府强烈批评中国违反它所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不符大国形象”,“尚未准备好进入二十一世纪”;欧盟及国际人权机构也群起谴责中国。

近一年来,面对国内外抗议,中国政府显然不知自我反省。今年夏季起,中国就直接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施压,要求不能让刘晓波得奖;中国或指刘晓波系被判刑的罪犯,或宣称违背诺贝尔的原则,甚至以危及挪威与中国外交关系要胁。中国的这一举动,只有增添国际社会反感,增益力挺刘晓波的声浪。包括当年“七七宪章”起草人、前捷克总统哈维尔等人公开呼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且获得达赖喇嘛、南非屠图大主教等世界级精神领袖响应。在台湾,由知识份子组成的澄社不仅公开声援,并主张应立即释放刘晓波。即使在中国,也有上百位学者、律师呼吁,让刘晓波获奖,强调将有助中国政治改革。

诺贝尔基金会终于宣布刘晓波得奖,既表现基金会抗拒外在压力的独立性,也凸显中国未能善待自己的人民、容忍异己,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

现实上,实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无疑已经在经济方面“崛起”。但是,一个一党专政、民主人权严重欠缺的中国,不但不能建构和谐的文明社会,也无以成就令人尊重的大国。这种畸形的现况,对于中国权贵及相关利益集团,也许是“盛世”;就一般中国百姓来说,却可悲地连做一个现代公民的权利也谈不上。刘晓波的得奖,因而反映国际间对中国“和谐社会”的质疑及要求,这是继最近从天安舰、钓鱼台到南海纷争,国际社会对中国“和平崛起”高度疑虑之外的另一不利观感。

从中国政府昨天的反应,似乎显示这个极权政府仍一味蛮干。它的发言人仍强指刘晓波所作所为违反和平奖宗旨,获奖是亵渎和平奖的下流行为。同时,它立即骚扰包括新闻界的探访,阻挠中国人民知晓这一“中国公民首度获诺贝尔奖”的天大消息,被官方控制的媒体对此只字未提,主要网站也只出现官方回应,甚至逮捕维权人士。同时,刘晓波所倡议的人权、自由、民主,都属普世价值,中国却连这些都怀疑,指这些价值是西方破坏共党专政的阴谋,引发争辩。刘晓波获奖,极可能使这一争辩加温。

在台湾,一向对中国极度驯顺的马英九政府,虽宣称刘晓波获奖具历史意义,并向他表达祝贺之意。不过,有鉴于马政府上任以来,向中国靠拢,不但引起国际侧目,有如美国专家沙特(Robert Sutter)教授最近所说的,台湾“似乎选择与中国站同一边”。近墨者黑,这已导致台湾在新闻自由等民主倒退,昨天又有苏永钦当上司法院副院长,令人对司法改革前景不敢乐观。台湾要站在民主自由的一边,还是与专制极权同流合污,马政府显然一意孤行,人民却绝不能让它胡作非为。

【自由时报】2010.10.09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